和云影打架那一天,或许称不上打架。

只是两个成年男人之间进行地某种友好的切磋。

当然,双方也对对方的脸并没有客气,是直接用拳头砸上去的。

男人们之间打一架,很多事情反而畅通了不少。

云影说,小师妹一向无忧无虑,是个很混的魔女,惹出的祸子也不少,但对人都极其的真心。

直到一场巨变发生。

十七岁之后,她沉默了不少。

多少个夜晚她都躲了起来,一个人面朝着大海,默默地流泪。

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他们师兄姐弟也不清楚。

只有郁夕珩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姐姐遇难了。

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他也愿意用余生去等她和他说的那一天。

郁夕珩也没再追问,只是抱着她,任由她抱着他发泄内心的情绪和委屈。

很长一段沉寂之后,司扶倾才又抬起了头。

他微微失笑着,拿起纸巾动作轻柔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好点了吗?现在可以给我说了?怎么跑过来了?”

她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她的手也凉得惊人。

现在虽然已经是三月底了,可北州的温度还有些低。

郁夕珩的眉微微地皱了皱,将外衣脱下来把怀中的女孩裹住:“跑过来就算了,怎么也不记得自己是进化者了?”

司扶倾还是没说话,她的另一只手也扣住他的肩膀。

触感是真实而温热的。

属于他的体温和熟悉月夜桂香落在了她的身上。

没有骗人。

“我做梦……”司扶倾终于动了,她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声音闷闷的,“梦见你死了,我怎么都没办法把你救回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

“姐姐离开了我,你不能……”

彼时她是看着胤皇死在她面前的。

她对胤皇的确只有崇敬之情。

但也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她想,那么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怎么会死得那么早呢?

可他现在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十分关切地看着她。

郁夕珩沉默了一瞬,用双臂将她抱得更紧:“或许我什么都不能保证,但我会保证不论如何,我都会把命给你留下来。”

司扶倾紧紧地看着他,出口的声音哑得不成样子:“我不信,你对天发誓。”

“天怎么束缚得住我。”他很轻地笑了笑,低声说,“倾倾,我对你发誓。”

他从不轻易许诺。

司扶倾的心蓦地一震,她猛地抬头看她。

那双眼眸也回视着她。

是帝王难见的温柔。

这是胤皇。

只有胤皇才不会把天命这样的东西放在眼里。

“好,说到做到。”她声音沙哑,将头重新靠在他的肩膀上,又紧紧地抱住他。

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狮子终于有了可以依靠的港湾。

很快,她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陷入了昏睡之中。

郁夕珩也感受到了,他一怔。

她竟然这么睡过去了。

悄无声息的。

郁夕珩皱眉。

他抬手扣住她的手腕,不动声色地试了试脉搏。

脉象倒是平稳,是脱力了。

哭得脱力了。

郁夕珩叹气。

他又怎么会不心疼呢。

他将她抱起,走上楼到卧室里,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床上。

替她将被子盖好后,他也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坐在旁边陪着她。

因为一个梦就跑了几十公里的路来找他,或许他的一些担心是多余的。

郁夕珩思虑着如何以更好的方式告诉她他的身份。

楼下忽然传来了重响声。

他瑞凤眼一眯,挥手之间已经通过空间变换来到了一楼。

进来的是源明池。

“小师妹呢?”源明池的眼神有些危险。

郁夕珩淡淡地应了一声:“睡着了。”

源明池开口:“我和老三今日去给小师妹送东西,发现她哭得厉害,你——”

“哦?”郁夕珩微微抬眸,“我倒是还没问问源先生,我走之前她还很正常,你做了什么把她惹成这样,我护她也护得紧。”

源明池:“……”

这招恶人先告状跟云影和司扶倾同出一辙,是在什么地方学来的?

源明池转头,眼眸眯起:“老三,你没有话要说?”

月见抬起头:“啊,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哦,霍宴行找我了,哎,这个任务好重要啊,我出去了,你们慢慢聊。”

她果真就这么离开了。

源明池笑容不变。

很好。

他记住了。

老二说得不错,小师妹果然被大灰狼叼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一条信息。

【朽木明月】:副本,打架,二选一。

“……”

【源明池】:副本。

【朽木明月】:两分钟。

源明池将八岐大蛇召唤了出来,吩咐它留在别墅外,自己则离开,找了一家网吧。

在带朽木家这位大小姐打游戏和与她打架之间,他还是选择前者。

**

司扶倾睡了一天一夜。

身体上的疲惫是真的,但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提心吊胆。

在确认郁夕珩就是胤皇后,她紧绷的精神也彻底放松了。

“醒了。”他坐在一片阳光里,朝着她招手,“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一会儿再睡。”

温暖的阳光将他的眉眼染成了淡金色,整个人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从她的视角看去,能够看到他的双重模样。

现在的和千年前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她慢慢地起身,坐了过去。

咬了一口他递过来的莲花酥后,眼泪又一次落了下来。

他的动作也十分快,迅速用纸巾盖住了她的眼,开始了擦拭。

“怎么又哭了。”郁夕珩有些无奈,“我不想惹你哭啊。”

他起身抱住她:“我在呢,没有死,你能听见我的心跳声。”

“没有。”司扶倾低头,“我就是……就是醒来看到你刚好在,觉得这个世界特别好。”

她的话很朴实无华,但却让他的心都为之而动。

郁夕珩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呆毛,眉挑起:“怎么忽然这么会哄我了?是又准备一个人去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告诉我?”

“哪有,你怎么恶人先告状啊。”司扶倾嘀咕,“我明明很认真的!”

她吃完一块桃花酥,正琢磨着她该怎么说她就是无衣。

可话一到嘴边,却没办法说出来。

是游戏系统。

《永恒》这款游戏对现实也有着影响。

游戏玩家在永恒大陆所获得的实力,也会反馈到现实中。

只不过因为地球是一个高科技世界,即便有着超自然元素,也无法像永恒大陆这样的魔幻世界一样,发挥出移山倒海的实力来。

她果然没办法将她和胤皇相处的那段经历说出来。

只能让郁夕珩自己认出来。

可要命的地方就在于,无衣这个身份是个男儿。

那只鬼就更玄幻离奇了。

司扶倾沉默了下来,旋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又亮了起来。

她可以给他下一碗面。

说不定吃到之后,他就至少能够知道她是那只鬼了。

司扶倾立刻起身:“我那什么……”

还没有说完,她的话忽然顿住了

司扶倾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她以前可是当着他的面,十分激情澎湃地吹捧胤皇的功名与荣耀。

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她也完全没有吝啬将所有美好的词语都用在他的身上。

什么天上雪,云间月,白月光,朱砂痣……

那个时候的胤皇对于她来说,还十分遥远。

即便她可以通过《永恒》穿越回大夏朝,以无衣军师这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人物陪在他的身边。

可在她的认知里,胤皇依然和她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所以她当然可以肆无忌惮,甚至还兴致勃勃地和郁夕珩讨论过网上一些写胤皇的同人文。

有些同人文写的十分得大胆,开车上了高速。

她都给他读过。

现在回想起来,她恨不得撞墙。

而他,就这么平静地且微笑地听着?

“唰”的一下,司扶倾幽幽地看向了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正在翻阅文件的男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