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府之中,陆叶手握着修罗令,查探自己在斗战场的排名。

第七名,陆叶,九天界,两百三十二胜零负。

前十之内的挑战,规则上只能顺位挑战,也就是说陆叶眼下能挑战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排名在第六名的对手。

除非这个对手如今不在天修罗域,那么陆叶才能跳过他去挑战第五名。

短暂的休整,稍作回复,陆叶继续挑战。

不过这次却是没能成功,无疑说明排名第六的这个对手不在天修罗域中。

这种情况陆叶遇到过很多次了,自然不算陌生,心中略有些惋惜,因为如此一来,他就少了一个与顶尖月瑶交锋的机会。

重新选定目标,挑战第五名。

依然没有成功,陆叶不以为意,继而挑战第四名,第三名,第二名……第一名。

片刻后,陆叶皱眉陷入沉思。

看样子排在自己前面的这几位都挺忙,如今皆都不在天修罗域,大概是在参与历练之中。

这不免让他有些意犹未尽,一鼓作气打到榜首的打算也就此落空。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根据陈玄海的指点,陆叶知道每次斗战场结算前三日的时候,基本上所有有意维持自己排名的修士,都会返回天修罗域,尤其是这些排名靠前的,是绝对不会错过时间的。

因为若是没有及时返回,被人挑战的话,那么就被直接判负。

不像眼下,陆叶挑战他们没有成功,他们的排名也不会有变化。

暂时挑战不了任何人,陆叶只能作罢,查探了一下下一次斗战场结算的时间,发现还要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的样子。

想了想,传了一道讯息给核桃,告知她这一情况。

核桃很快传讯回来:“那道友请来一趟宝库大广场,我把分给你的修罗印兑换成你需要的资源。”

“不用,先留着,等这次斗战场结算了之后再说。”

另一边,核桃不禁愣了一下,再传讯回去却已得不到回应了。

一旁玉床上,妇人四仰八叉差地躺在那里,双手抱着自己的修罗令,如同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脸幸福的傻笑。

忽然又起身,望着核桃:“进哪个斗战场?”

核桃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师尊:“排名前六的那几个都不在天修罗域,他眼下挑战不了。”

妇人闻言不禁露出失望神色:“那太可惜了,这小子如今携两百战全胜之姿,正是气势如虹之时,就算继续挑战,也有很大获胜的希望。”叹了口气道:“挑战不了也没法,那就跟他分赃吧。”

核桃道:“他说暂时不用,要等此次斗战场结算之后。”

妇人眨眨眼,立刻醒悟过来:“有意思……这小子分明要在结算前三日继续挑战!他对自己就这么大信心?”若非决议继续挑战,怎么可能特意等结算之后再分赃?

老实说,她也看了不少陆叶的战斗,可直到现在也有些摸不清陆叶的深浅,毕竟斗战场隔绝内外,她在看台上观战,有许多不便,也没办法感知的太清晰,所以就算她是个日照,有时候也会看走眼。

“师尊,那怎么办?”核桃问道。

妇人想了想,赌性大发,满是期待道:“他要继续挑战,那咱们就继续押注他!”

核桃不免忐忑起来:“可是师尊,后面挑战肯定越来越难,万一他哪一场要是输了……”

赢了这么久,一旦有一场输了,那眼下赢来的一切都将成为浮云。

妇人冲她眨了眨眼,眸中深处一片亢奋:“这才是赌运的乐趣所在啊,我的好徒儿,所有担上巨大风险的未知才是这世上最值得追求的。”

“哎!”核桃深深地叹了口气,只觉自家师尊是真的没救了,但凡牵扯到赌运之事,往往都能让她痴迷不已。

妇人却是眸光悠悠,无比期待起结算前三日的到来了。

陆叶的洞府中,结束了与核桃的传讯,他直接走了出来。

距离结算日还有快一个月,他当然不可能一直等在这里,斗战场打不了,可参与修罗场的历练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本就是他来修罗场的目的之一,只有赚取足够的修罗印,他才能去宝库兑换自己需要的资源。

出了自己的洞府,陆叶纵身而起,朝天外掠去。

左右四望,明显能看到附近有不少修士也在朝上飞掠,正如他随着归漪刚进天修罗界时候看到的场景,这些修士明显也都是要去参与历练的。

忽忽间身形拔升,直到某一瞬间,陆叶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撞上一层柔软而无形的薄膜。

视野陡然变得黑暗,就连强大的感知力也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没有任何慌乱,虽说是头一次参与历练,但关于这方面的情报他已经做了足够的了解,自然知道这是每个修士都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如今的状态很奇怪,他知道自己还存在,可就是感觉不到,仿佛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股单独存在的思维。

茫茫黑暗之中,有古老苍凉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

“黑云大陆,底蕴深邃,疆域辽阔,物产丰饶,修行界能人辈出,界域昌盛,直到有一天,有修士从星空中带回来一件宝物。”

黑暗中忽然亮起一道光芒,紧接着一物呈现在陆叶眼前中,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人头大小的圆球,通体碧绿的颜色,瞧不出太多名堂,不过陆叶知道,这应该就是那苍凉声音提及的宝物了。

光芒消散,视野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消息外泄,引的无数强者前来争抢,一场大战,黑云破碎,残存修士护送黑云宗传人逃亡星空,欲要逃亡邻近星系寻求庇护。”

又有光芒亮起,陆叶看到一支残破的舰队正在光芒星空中航行,光芒在闪烁,印照着残破的战舰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可能覆灭。

陆叶眉头一扬,暗想这次的历练应该是与护送这所谓的黑云宗传人有关了,所以只需要坚持到这支残破舰队逃亡到邻近的信息,应该就算是完成历练的考验了。

这事倒是不算难。

根据他眼下了解的情报来看,修士初次进入修罗场参与历练的难度都不会太大,基本上都是修士自身能力能够应付的范畴,这也算是修罗场给修士的一次福利,让修士亲身了解一下历练的流程。

不过除了第一次历练,剩下的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基本上来说,修士每次历练都会有付出性命的风险存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起到历练的作用。

天修罗一族的族人当年为何那么强大,就是因为在修罗场中磨砺出|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来的,大浪淘沙,不够强的族人早就在那一次次历练中被淘汰了,能活下来的全都是精锐,这才奠定了他们一统几百个星系的基础。

心思变换时,那古老苍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九天星盗团的魁首,率领自己的星盗团,与其他星盗团联合,就在追击的路上,势要夺取那件宝物,将黑云修士赶尽杀绝!”

陆叶忍不住惊了。

只听那声音前面所说,他还以为自己这次的历练是要保护好黑云宗的传人和那个圆球一样的宝物,然后将他们护送至相邻的星系中,就算完成历练的任务,毕竟自修行至今,他素来与人为善,保护弱小,他义不容辞。

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历练他居然是为恶的一方!

陆叶不禁皱眉,为非作歹终于与他心中理念有悖,但这就是修罗场的历练,没人知道在进入之前,修罗场会给自己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身份,给与自己什么样的磨砺。

而且天修罗一族本身也不是什么和善的种族,要不然也不会奴役那么多星系,这些历练本来就是给天修罗一族准备的,为善为恶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

陆叶无奈叹息,事已至此,他别无他法,只能认命,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不迟。

修罗场历练的结算不是死板的,而是非常灵活的,只要在历练中有足够好的表现,哪怕不按照修罗场的安排去行事,也能得到相应的修罗印奖励。

可以说,这每一场历练,都相当于一个真实的世界,修士可以在其中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任何选择。

又有光芒亮起,这次印入陆叶视野的,是一支规模不算太大的舰队,十几艘虎鲨战舰围聚在一艘中等战舰的周围,那战舰的表面,还有两个大字铭刻,赫然便就是九天二字!

毋容置疑,这就是自己的星盗团了,如今正在追击黑云的舰队,只不过体量的对比上,自己这九天星盗团与黑云舰队相差巨大。

视野忽然往前延伸,继而突破了战舰的隔绝,陆叶惊奇地发现那战舰内一道熟悉的身影端坐在一张椅子上,长刀横握在身侧,目光前视,神情不怒自威。

不是自己又是谁?

视野突兀地融入那端坐在椅子上的身影中,陆叶重新感知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不禁眨了眨眼。

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这战舰内部了,就如方才看到的一样,正坐在这里。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