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山在打开门的那一霎,就随手拍晕了来人。

但他并没有急着逼问,而是重新插好门闩,转过身去施出一丛火意罩在了童盛年的身上,十几秒钟的火焰冒起,随着刺刺拉拉的燃烧过后,童盛年的身子再也不见踪影。

随后再随手一挥,一点燃烧后的痕迹也没有了,便是地面上也干干净净。

真气迫入,神志摄控,又一名人形傀儡出现。

面容冷漠地做着这些事,刘清山的心里没丁点愧疚,于他看来,无休无止的被暗算,已经让自己失去了所有耐性。

这个人比童盛年知道的多一点儿,但也仅限于此,他顶多知道为他提供车辆的是一个叫庆叔的手下,而他本人是被雇请来的。

此人的身份让刘清山产生了兴趣,也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又有了点判断偏误,喜欢找暗网杀手的风格,似乎不像是赵家人的惯常套路。

可这些并没让他就此分了神,控制了来人的思维之后,没有半点耽搁,就让他拿起童盛年放在桌上的包,转身走了出去。

刘清山披上斗篷紧随其后,走出宿舍楼,来到不远处的停车场,在其打开车门的那一刻,他已经俯身钻进了车内后排座位。

等车辆驶出科技园大门,那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的还是一直手握望远镜的那位。

“江先生,东西到手了?一切还顺利?”

开车的人声音稳定之极:“目标是药物吞服,没有外伤可查,黑色皮包就在我手上!”

“我要的是一个u盘,童盛年为什么要拿那么大的一个包出来?不知道更惹眼吗?”

“u盘在他口袋里,皮包我打开看过了,里面装的是一件女式外套和化妆品之类。”

“那你为什么带上它?”

“最下面藏着一块电脑的主机板,来不及检验,我不确定他取来有什么用途!”

“好吧,感谢江先生的细心,稍后我会短信给你地址,到了地方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那人只是“嗯”了一声就按掉了电话,没开出几百米远,一条短信就来到了。

按照地址,汽车来到一处郊外正在施工的工地,不远处是一小片尚未拆解完成的破落平房,外面还遗留着清晰可辨的门牌号码。

找到带“76”字样的拆迁户门前,司机下车随手把拎着的皮包甩进了院子里,回到车上一溜烟消失在不远处的街道拐角。

刘清山命令他停下车,车辆熄火,他走下车远离了十几步,这才一蓬火焰笼罩上去,那人的身影随同汽车弭为了无形。

其实他一直留意在随后紧跟来的另一辆车,里面坐着的就是曾在宿舍楼更高一层,一直在通过望远镜遥控指挥的人。

他早已望不见前面的车辆,却停在工地外的公路上,迟迟没拐到这条侧路上来,可见不是一般的谨慎小心。

但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驱车赶到,在其翻墙进入院子里的时候,刘清山已经坐在他的汽车后排了。

这个人在院子里把包打开,找出那个u盘和电脑主机,把其余的东西丢掉,得意地吹了声口哨返回车内。

直到开在了来时的公路上,他才拿出手机拨号:“生哥,一切顺利,我们的同事也彻底安全了,东西已经到手,除了u盘,却不知怎么多了块电脑主机板,姓童的带它出来是不是另有发现?”

“主机板?他精通电脑编程,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带这个东西出来,你不要丢掉,一起带过来吧?”

“还是回园区?我心里怎么有点不安呢?”

“呵呵呵,那是你心里有鬼呀兄弟,别听说过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来吧,晚上哥哥为你庆功!”

一路不紧不慢,进入科技园大门时,那人还跟门口保安开了几句玩笑。

等跟随者他来到了另一处小别墅区,刘清山看到了一位他很不愿意看到的人。

这人叫做寇冠生,属于雪域工作室真正的第一代科研人员,是刘清山把弗雷德里克等四人带回国后招收的首批员工。

这个人原属于华影旗下的数字科研人员,有过海外留学经历,学成回国后被韩山坪亲自出马挖了过来。

他个头不高,半秃稀发,人长得也老相,才四十五六岁,看上去却像六十大几的年纪。

更让刘清山感到不可接受的是,这个人给所有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科技狂魔,属于那种关起门来不知天下事、只知埋头钻研各种数据的工作狂。

而且由于他是经由韩三爷亲自推荐的,刘清山一直对他相当有好感,更因为这个人在业务上表现突出,也是整个雪域集团里,首批获得这类小别墅奖励的有功之臣。

也是迄今为止,雪域科技园里唯一能跟那四位海外工程师有同等待遇的华国人。

在这个时候,刘清山就联想起来曲哲梁转告的那句话:别小看任何人,越不起眼的人,往往会做些让人想不到的事。

显然,有人通过曲哲梁转告,提醒他警惕的这个人,应该就是这位寇冠生了。

不过他也马上隐约猜到了为什么那种层面的人物,都能掌握到这个人的信息,恐怕此人回国的目的就不纯粹,有关部门怕是早就掌握了他一部分海外经历背后的隐情。

这样的结果也让刘清山立时惊醒过来,怕是自己不能针对此人做些什么了,要是因为自己耽误了国家大事,他说不定可就真的成了罪人。

他的转念飞快,也立马收起了自己之前的打算,仍隐身在暗处,偷听两个人的谈话。

此时简单的客气后,寇冠生就直奔主题:“童盛年处理了?我接到了平叔的电话,知道这个人临时起了心思!”

为刘清山引路的人叫做王申,他之前并没见到过,大概是后来招入的人员。

王申笑道:“是与咱们之前的计划有了出入,不过并没有影响,有人追查起来也只会找到王咏梅这条线!况且那个江先生说是用药物灭|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口的,只要不是明显的暴力手段,他们还暂时查不到会跟专业杀手有关联!”

“嗯,这个人的死因不明,只会把线索引到赵家人身上,按理说我不该接这个私活,但庞志伟那边不知道怎么查到的我,况且这一次他的出价极高,我没抵住诱惑!”“也没必要坚持我们的底线,他们既然知道了平哥的一点底细,也不得不冒一次风险了!”

刘清山听着那个庞志伟的名字有些熟悉,刚想跟小星连通,就想起来这个人了。

庞志伟许翔东身边的机要秘书,几乎所有对外联系的事情他都会有参与,应该是他的主家最后要推出来的一道挡箭牌。

于是他马上就清楚了这件事的大体轮廓,整个事情就是祥东集团在密谋一切,而且颇有点想要假手与赵家的意图。

此时,屋内的两人谈话仍在继续。

寇冠生的声音听上去充满着得意:“这样也好,对方抓住我们把柄的同时,我们同样也掌握了他们的脉搏,这件事由始至终我这里都有录音备份的,况且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老美那边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

王申深以为然;“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基于这一点他们也不会拿我们如何,说不定通过这件事,我们又多出来一条生财之道!”

没想到寇冠生在大摇其头:“不不不,刘清山可不简单,这种投机取巧的事做一次也就知足了,千万别忽略了这个人的存在!”

“我个人猜测,生哥被派到这里来,是不是就因为刘清山?”

“做我们这一行的别不能瞎打听,你我关系好也就罢了,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我会马上把事情汇报上去!小心行得万年船,可不仅是嘴上说说的,阿申啊,即使你是我的亲兄弟,以后也不能再问这种话了!”

“那是那是,我就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生哥,这个电脑主机板要不要接上检查一下?”

寇冠生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拿起了那块板子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然后又在摇头:“不用查了,应该是早就拆下来的旧物,这上面的痕迹至少有一年往上了,估计跟我们做的事并没有关系!”

“那他拿它回来做什么?”

“我个人的猜测,应该是童盛年绝不是表面上的那么老实,或许早在我们把他坑过来之后,他就在王咏梅的电脑上留下了暗门,想籍此找出来他老婆背后的人吧!”

“咦,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不对,这么一来,岂不是在说明,童盛年早就打算好了拿到这笔钱就远走高飞,脱离我们的控制?”

“这些都不重要了,阿申呐,你要牢牢记住一点,能在这里混饭吃的人没有一个简单人,即使是被我们拿住把柄的童盛年也是一样,表面的唯唯诺诺之下,隐藏着另一副面孔,不甘于被人钳制是很正常的思维!”

“平哥,我会牢牢记住的!这块板子,我要不要毁掉?如果把那个什么平叔牵扯进来,我们不就危险了?”

“只会牵扯到你,我倒没什么危险,你自己做主吧!平叔自以为藏得很深,其实我早通过别的渠道把这个人查出来了,他其实就是宏源科技的老板赵夙霞!”

“宏源科技我知道,但这个赵夙霞好像并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吧?而且听上去怎么像是个女人名字?”

“她本来就是个女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