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眉头深锁,很是担忧,当年王喧被惊得遁走,冲向1号超凡源头之外,此后再也没看到。

他心中浮现阴霾,那神秘的白色短发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新纪元开启了,王煊如今在哪里?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当年,守请动戈还有另外一位6破强者,在无边的永寂黑夜中搜寻很久,但没有任何结果。

说起来这是上一纪的事了,最起码过去了数以亿年,但对他和戈等人来说,都似是在昨夜发生。

“万物复苏,春雷乍动,一切都欣欣向荣,生机勃勃。”

“除了疲累,很饿,较为虚弱外,我怎么没有睡了很多年的感觉?”

苏醒的人们,纷纷开口。

一睡就是数亿载,这是所有超凡者都亲身经历的事,深思可怕,可是,上一纪所有事都依旧清晰在眼前。

“一夜,就是万古!”6破大佬“戈”轻叹,越是到了这个高度的强者心态越激动。

“新纪元就此揭开序幕,你们准备好了吗?”

s

少数天纵奇最是激动,慷慨激昂,只要把握住机会,他们这种人注定会一飞冲天!

2号超凡源头,各大道场内,诸多核心门徒也都是满眼的火热,露出激昂之态。

“伏野师兄,在这一纪,你注定会成为真圣,但这应该不是你的最大目标了,你要第二次6破啊!”

单一6破者伏野没有说话,但心中确实有凌云志,既然大时代给予了他这么好的条件,那自然要竭尽所能踏出那一步。

当想到3号源头也在不远处后,他认为,那里或许也是机会。他有信心,终有一天,站到真圣6破层面,一览众山小。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1号源头的那位对手,应该也是偷袭他、从他手中抢走承道瓶的人,潜力很强。

“这一纪,看一看谁能冲的更快,走的更远!”伏野心绪激荡,抬头望向对面。

随后,他又侧首,看向另一个方向—3号源头,那边或许有更加强大的6破竞争对手,那个源头很特殊,融合过不熄的归真奇景。

“不要过于乐观,其中那个我们没有具体接触的超凡源头,很不简单。我已经听到那边的对话,捕捉到各种精神思感,那里应该出过不少超级强者,什么麻、无、道……万一出现,那个源头可能反过来成为我们的恶邻!”也有6破强者很谨慎,这样提醒。

随后,他补充道:“一切都是为了归真,如无必要,先成为善邻吧。或有争斗,但留给下一代,让年轻人去争一争,这样更好。若有意外,也不算彻底撕破脸皮,伤了‘和气’,一切都可挽回。”

新纪元,一切都还未开始,各方就已经在彼此遥视,纷纷暗自思量,如何面对璀璨大世的融合,交流,以及碰撞。

……

惊雷炸响,那是道则的运转,是唯一道的辐射。纵然远在深空中,王煊也有所感应,从“神话冬眠”中复苏。

他走出迷雾感受到重重叠叠的大宇宙不同了,腐朽之气变弱了一些,有勃勃生机从远方飘漾而来。

“我也是活到第二纪的生灵了,寿元数…..真是骇人,我到底几亿岁了?”当王喧琢磨具体数字时,浑身不自在。

他成为一个老家伙了?细思的话,让他对永寂和神话冰封,都有些不寒而栗了。

即便是在很多大人物眼中,都会觉得很不真实,因为按照正常轨迹,一纪元的话连异人都难成,需经历超凡中心更迭,改换一个大宇宙后方可。

王煊笑了,他想到了那些故人,如母宇宙的方雨竹、老张、剑仙子、青木等,还有旧中心的冷媚、牛布、狼獾、晴空等,人实在太多了,但很快就要再见面了。

他可没有恍若在若日的感觉,因为,他一个人独自在无尽的黑暗宇宙海中流浪了数千年才沉眠,有段时期,孤寂感太强烈了,他颇为想念那些熟悉的面孔,想和他们重聚。

他活动了下筋骨,部分老皮脱落,露出新生的肌肤,如他所料那般,为自己准备的经文在沉眠中停止运转了。

“虽然没有在梦中破限,来到御道11重天,但是也快了,估摸着进新超凡中心后,稍微巩固下就可以了。”王喧没什么不满意的。

他立刻就动身了,因为,他相距1号超凡源头还很远呢,当年实在够野,跑了太远的路,于诸天万界中寻找各个神话源头。

“这要是回去后,是否会吓老师兄守一大跳?”王喧微笑。

沉睡前,匆匆别过,而再次回归时,他就是真圣了!

“至于那些对手,以及各大道场的真圣,对我心怀叵测的人,这很明显,他们的目的地不一样,看样子那个至高生灵应该是赶向熠辉、茗璇他们所在的超级神话大世界。”

“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可老夫活出新生,涅槃了,这一纪注定要惊艳了时光,惊吓到所有对手!”那个至高生灵精神之光波动剧烈,看得出他心情很激动。

“对,对,对,你说得全对。”王煊和他远远的交错而过时,这样大声喊道。

远处的生灵心头震动:”这是什么怪物,我有精神领域的无上至宝,才能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极速横渡,他怎么比我还要快很多倍?!”

王煊没有结识的意思,瞬息就消失了。

就这样,他以超越常理的方式赶路,依旧消耗过去了上百年,若是换成现实世界的常规道路,让很多真圣都要眼前发黑。

可即便这样,过了这么久,他还在路上,并没有赶到呢。

他自己都咋舌,长夜前夕,他浪的太过遥远了。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不然怎能能抵临“阳九”之地,又怎么能发现“阴六”的最后一个超凡源头?

不止如此,周边的宇宙也被照亮了,辐射的范围很广,这注定会是深空灿烂,附近宇宙皆超凡的结果。

百年来,1号和2号超凡源头,合并到一起,两个大世界的超凡者自然也要跟着融合,有密切交流,当然也存在摩擦因为谁不想占据最好的地盘,进入至高净土中?

好在6破领域的至强者碰头,有效的把控住着节奏,没有让矛盾与纷争扩大。

相对来说,总体气氛不算坏,有竞争有交流,让新纪元的超级神话大世界更加显得绚烂多彩。

在此期间,3号超凡源头无限靠近,真的距离不是很远了,照亮了附近更多的宇宙。

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神话时代!

最起码,对于这一纪元的超凡者来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三源头映照,共辉映。

3号源头的大佬暗中拜访,在大宇宙外和守、戈、耘陵、混天等6破者隔空相望,这次似没有要穷凶极恶血战到底的意思,他们和善地笑着,表示想成为隔壁宇宙的好邻居。

甚至,他们积极撺掇,若是三方共同努力的话,未尝不可为。

“我封禁了你500年,但已经提前给你解封了。”

老张也在群里留言:“小王赶紧出来,攥脖子**,已经被我领悟到6.0版本了,速来,让我练练手!”

“一代舰仙青木复苏了,王煊你在哪里?”

“陈破限,正在喊话小王,赶紧出来,别潜水了!”陈永杰也出声。

新纪元开始百余年了,可是,王煊还没有出现,让一群故人都强烈不安了。

尤其是,他们联系上了御道旗,结果它却说,先等一等。

可是,这一等就是上百年,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他到底去了那里?”方雨竹蹙眉,非常担心。

“都说打弟弟要趁早,王煊出来,让我打十顿!”妖主也在喊话,虽说现在打不过让她咬牙切齿的“恶弟”了,但她还是很关心的。

同样的不安,在黑孔雀山晴空、狼獾等人那里正在上演,也在想办法联系王煊。

“究竟去了哪里?”妖庭,冷媚、王道等坐立不安,想尽各种办法找人,牛布都快发布寻人启事了。

一群人得悉昔日真相后,心都沉了下去,王煊不会出事吧?!

“王煊,你一定好好的,新纪元都开启了,熊很想念你。”机械小熊和乐乐在一起,他们也在念叨。

已经赶路200年了,王喧自己都冒火了,感觉要炸了,路途实在是太遥远,不过他终于有盼头了,有所感应,应该快到了。

“带头大哥哪里去了,怎么两百年都没有冒头?”

不止是一群关系最好的故人在念叨王煊,还有一群“老小弟”也在谈他,如陆坡、白毛维罗、巨兽青牛等。

甚至,连真正的裁道老魔都在念叨,神话冬眠前,他走进一家道场,和冥血教祖的真身相遇,观其识海,得悉王喧是个异数。

他自语:“了不得啊,应该划拉到我这边来,待我未来成为两次6破的神主时,也好有个左膀右臂,相近与超纲的人应该走在到一起才对。”

至于王煊的那些对头,那些仇敌,则是则冷眼旁观。而200年过去了,有部分人已经有小道消息,得悉他可能出事了,不禁幸灾乐祸。

“听闻融合的超级神话大世界中有个异人比6破的伏野还厉害,应该去见识一番。”便是3号源头都有人在研究他。

sdldtxt/xs/15098807/766682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