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圣湖,明净透亮,当一轮弯月就悬在湖面上空包远处,酒落柔和的光,显然是稀珍奇石炼制的新月。

&n|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bsp; 黎琳一袭雪白的苌裙,青丝如瀑,美丽的有些不真实,坐在弯月上,那空明出生,不食人间烟火。

她望着夜空,在思考着某些事,略显纠结。

最终,她还是走出秘境,并取出超凡通讯器。

「琳姐」开口称呼王煊有些意外。,诸圣消失125年了,他一直在蛰伏与修行,很久没见到黎琳了。

清冷星辉下,黎琳惊艳脱俗,仙体带着朦胧的光晕,当听到他这种称呼。

她个顿时有些情绪波澜,对方比他小那么多,都不是一个纪元的,结果每次都喊琳姐,让她都彻底没脾气了,换个人早被她收拾了。

「琳姐,多年不见,甚是想念。」王煊相当自然,通过超凡通讯器的屏幕,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脸。

黎琳虽然纠结与迟疑,但还来是开口了。

在大时代到来后,风云迭荡时,超凡中心各路想成为真圣的超凡者自然都坐不住了。

即便是顶级导人黎林,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原本她还很有信心在未来冲击圣位,可竞争对手若是昔日的至高生灵,这谁顶得住?

不怕欠下王煊因果了,暂时不考虑将来渡劫时是否还得得上「因果债」问题了,眼下想看他的6破御道源地,与他再次共修。

「没问题,过去咱门又不是没一起修行过。」王煊答应了。

反倒是黎琳放不开了,月光下她犹若广寒仙子,可是面色渐渐不自然,不过,她想到前段时间的遭遇,还是要看一看王煊的顶骨印记,即6破领域御道源池。

数月前,曾有一位青年男子登门拜访,最终虽然未挑战她,只是坐而论道,但就将她镇住了。

她确定,对方又见识与经历等,还有掌握的无上经文等,很有可能超越月圣湖的真圣,深不可测,应该曾经是一位至高生灵。

青年异人对她很赞赏,说她天赋异禀,未来若是没有被狙击,总有一天会成为御道领域真圣。

关于这一点,连王煊都不会怀疑,毕竟,黎琳和伍六极是被手机奇物当年「面试」过的人。

谈到后来,黎琳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少青年人竟提及想和她结成道侣。

她当即就惊住了,对方是什么身份?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根脚来历等,但肯定是在重走圣路都不知道是多的少纪元前的古人了,居然还会有这种想法。

黎琳谦逊而委婉地拒绝:「您是前辈高悬在外,末学后进难以抵达您的高度,和您不是同一领域的人。」

同时,她确实惊异,走到这个高度至高生灵,那是活了很多纪元,怎么会有这种世俗的捻头?

青年异人~元初,倒也没有瞒着,他在走新圣路,并非只是重活一遍,要力也求活得真实,经历异人该有的一切。

黎琳闻言后面色滩立刻变了。

元初解释:「我并非将你当成圣路上的工具,确实想有血有肉地融入,生活在超凡中心,好弓弥补此生的遗憾。

黎琳依旧拒绝,没有答应。

虽然元初否认,但是,无论怎么看,对方找她最主要不仅是想真实地入世,最终还是为的了成为超凡中有心的真圣。

青年异人元初临去前,道:「归来强者底蕴都深不可测,无论是下一纪,还是下下纪,想成为真圣,道路注定坎坷,我有所求,但也确实可以帮你护道。」

「琳姐,什么时候开始共修,是我过去还是你来找我?」王煊问道。

黎琳挣脱思绪,心中确实比较纠结,真去认真观摩的话,那人情实在太大

了,未来她怎这么去还因果?

「你最好再破限一次,我先去收集几篇经文。」她匆匆结束通话。

王煊行走世间,体验这画大世之美。

像他这样摇身一变成为外宇宙来客,不说独一份也差不多了,站在6破领域的御道源池让各方忌惮,没人会多想竟有个假货敢这么来。

当然,他很低调,暂时还没有立教,原本养生殿」这个名字都想好了,但恶灵性、没邪神被惊动,竟亲自来查那些青年异人,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他庆幸暂时还末立教,不是出头的椽子,不然外圣登门和他交流,怎么搪塞过去?

「现在倒是差不多安全了,恶灵、邪神有所了解后,对那群重走真圣路的异人颇为忌惮。

不过,他觉得立教的事以后再说吧。

在此后5年里,王宣乘坐宇宙飞船出没各地,正式接触了几个特殊的生灵。

彼此间照面后,他确定过眼神,对方没看出破绽。

他将‘手机奇物的黑白照呈现出的道韵沧桑融入心灵之光确实成功「做旧了自己,导致对方认为他是同类。甚至,有两个精神与肉身都圆满无暇的超绝,还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就打入特殊生灵的内部了?

他确信,这一群生灵相互间不熟,甚至说根本不认识。

这对他来说,那是一则好消息,让他松了口气。

在一次偶遇中,王煊发现自己的亲侄子~王道。

王道最终意识到,眼前这个外字审来客是谁后,了解到王老六的骚操作,下巴差点掉在地上。这都能行?他切底无言了。

王煊警告他,别跟着模仿,那种沧桑的心灵之光一般人根本体现不出来。

「六叔,我服了。对了,我外婆想见你。」

当王煊听到这则消息后,顿时不一怔,不过马上反应过来,那是冷媚的亲娘,这位前辈上一纪差点就成为真圣,结果被梅宇空的老对头「穆」伤了本源。

还好好的一百多年前,经过王泽盛、姜芸、梅宇空三大高手会诊,问题不大了,如今她已经复苏来?

的隔130年,王煊再进入妖庭,不变的是景物,只是小了几位真圣。

「主人,想死小牛了。」伏道牛第一个冲出来,这么多年经,它几乎算是妖庭养得专属瑞兽了。

冷媚一身黑裙身段婀娜挺秀,她冷艳出众,但很快便露出明媚笑颜,顿时似风雪解冻,整个人风姿绝世。

在一座恢宏的殿宫中,梅云飞、梅云腾作陪,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起身!亲切地接见他,整体来说,她美丽而又气质出众,道行极深,很和蔼,目光落在王煊身上后就没怎么移开过,还不断点头。

她是洛琳,冷媚的母亲,从上纪后期沉睡,到现在。

她始终挂着笑容,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样子,很是满意。

王煊第一次被人看得不自在,被这么上下打量,前后审视,让他忍不住想开口说些什么。

显然,洛琳展现得都是善意,听闻了这么多年段发生事,更是从梅云飞那里知道,这是一位让人难以相信「6破者」,而且这应该是古来唯一的的全领域6破者。

她是真不想放任这样一个盖代奇才远去,在为自的己女儿考量,至于自己丈夫心中的芥蒂,想让老王去生个女儿王老七,压根没被她放在心上。

「伯母,祝您早任日成为真圣,就在本纪元,敬待佳意」在酒席上,王煊摆低姿态,礼数做足。

「这孩子真会说话。」洛琳笑了,竟亲自为小辈倒了一杯酒,然后她自己也举杯,一饮而尽,王煊如坐针毡睡真有些不适应这种被

人一起围观。

梅云飞和梅云腾含笑,被更有他们的子女来敬酒。

最后,王煊在酒宴结束在后,逃也似的准备告辞,结果却被伏道牛拦住,在那里诉苦,现在还没帮它梳理御道化法的筋骨。

王煊没办法,在伏晟的宫中,帮它调整御道纹理,现在以他超绝世的道行帮天级的牛布重塑一番,自然不难。

梅云飞想着,让王煊小住一段时间被他赶忙婉拒掉了。

不过,王煊临去前,也帮冷媚再次可精细着的调整了下御道印记,同时给她演化真一经,具现愿景之花,让她参照。

王煊回到红尘星海,一边修行一边在这个灿烂大世中见识着不同D的文明,接触了不少来自外宇宙超凡者,其中不乏恶灵后代,邪神的亲传弟子等,着实让他开好阔了眼界。

「因果,命运,你们怎样了?」他用暗语联络远方圣虫入主的混元神泥之躯。

「谁是因果,谁是命运?我们是朝晖和商毅。」两只打工圣虫还端起来了。

「行吧,你们高兴就好」王煊点头,以暗线聊了一会儿,对它们还是比较满意心,做得相当不错酸。

接着,他补充了句:「嗯,既然你们用了商毅这个名字,早点找到他,将他解决掉,此事就留给你们了。」

最近数年,商毅想骂娘,有人冒充他和外圣的后人切磋,虽然没有闹出血案,但是真不轻。

搞得他现在都不敢以真身冒头,一旦出现,估计就会,被外宇宙来客强势地要求论道与对决。

「肯定是姓王的小子,真是想不到阿,他也过以来了,而且,道行突飞猛进,成为终极破限者,实在是不可思议」商毅心中杀气腾腾的猜测。

有可能是王煊所为,但是让他自己暴露出来辟谣,那显然不可能。

他只有蛰伏着才会感觉安全,毕竟超凡中心高人实在太多了,他如果出来肯定会被人盯上。

如果,反过来去冒充王煊?那更不可能了,姓王的崛起猛烈,竟是终极破限者,实在太耀眼了,连外宇宙的人都在找他,想与之切磋。

这个时候顶着王煊的光环走出去,妥妥的背锅侠,想都不用去想肯定会被一群外宇宙超凡者围堵,被动接受切磋切,挨刀挨枪。

「没有路了,我也该晋升为异人了!」他决定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坐关,去突破,身上的至宝人世剑是他最大的倚仗。

真圣消失145年时,王煊意外收到文字信息,当初接触过的外宇宙来客中的少数特殊生灵有人联系他小聚。

什么情况?他的寒毛都支棱了路起来,须知,那些可不是一般的超绝,而是真真圣活出第二世!

而且,那些人便是在至高生灵中,都疑似有莫大的来头,连恶灵、巨兽、改路者都对他们的真身源头忌惮不已。

王煊没有急着回复信息,接着,又一个特殊的的生灵联络他,说此次共议大事,非常重要,务必到场。

几年前,曾有两个特殊的生灵和他互换联系方式,结果现在都主动找来了。

「他们要商议什么,看起来很郑重样子….」王煊略微思付,有些犹豫。

他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自身带着机兄」提供的褪色老照片道韵沧桑,相当符合那小撮生灵的气场。

他严重怀疑,这群生灵是不是和手机奇物一样古老?

「既然相邀,那我就去涨一涨见识!.」王煊想藉此次机会探听一下他们真正的根脚,到底是何方神圣,最为重要是,他们这样严肃与正式,到底要做什这么?

其实他原先真没想打入对方内部。他原本的初衷只是为了自保,因此成为了他们当中的一员。

「嗯,不过,也要做好各种准备。」他琢的磨着,都是特殊的超绝世,万一有战斗,真要死磕的话,谁按死谁还不一定呢。」总体而言他有些把握,这次很有可能会接触到这些神秘生灵部分核心秘密!

sdldwx/xs/15098807/735067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