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不说话,盯着对面,目光贯穿无尽大雾区。

「有」也不出声,遥望对岸。

现场气氛紧张与凝重到极致,部分真圣觉得压抑,彼此快速拉开一段距离,都在戒备着什么。

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竟也存在「无」和「有」,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对岸在作妖吗?

还是说,已方这边的「无」和「有」,和对面本就是一体的?部分真圣有些怀疑自己这边的「无」和「有」,原本就有问题。

若是细思的话,他们心底冒寒气,因为打开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本身就是由「无」和「有」主导的。

诸圣原本齐心协力,可现在心中强烈不安,都有种惊悚感。

「有」打破宁静,道:「不止我们,你等仔细去感应,对岸大雾中,屹立着一尊巨妖,疑似顾三铭。」

瞬间,和顾三铭挨着的真圣,都迅速拉开距离,彼此间的信任被打破,所有人都谨慎起来。

「有」逐一念其他名字:「对岸还有忘忧、遗民、空沙、余烬、鲁煌……」

诸圣失神,原本正在戒备,提防其他真圣,结果竟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只有少数人能贯穿大雾,看到对岸的模糊景物,很多真圣被两大超凡界间的无上道则所阻,还见不到真相。

怎么会这样?诸圣戒惧,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种问题严重的过分。

如果正面遇到一批顶级对手,他们也认了,血战就是了,可是真实情况却是,遇到了他们「自身」!

对岸,大雾中,一群至高生灵也在默默注视与观察他们,有绝代高手层面的存在以审视的目光在打量。

双方都无声,彼此戒备着,都在忌惮着什么。

「无」郑重地说道:「我就在这里,那不是我!」

老男孩看着对面大雾尽头,发现了朦胧的火堆,纷舞的黄纸,还有糊好的纸人,他转头看向无,少有地主动开口:「不是你,那会不会是‘道,?」

「无」沉默着,打量对岸,凝视深空中那个无形无相的生灵,一片虚寂,深不可测。

随后,「有」声音低沉,道:「我们都知道,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被遗弃了,本已经熄灭,不可能再复苏。究竟是什么力量让那里重新繁盛起来?最为重要的是,竟有和我们相近的至高生灵盘踞,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他提醒与告诫诸圣,在这种神秘与严峻的氛围下,他们这边的阵营不能乱,应该一致应对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

对面也在密语,双方隔空对峙。

「你们是怎样诞生的?」最终,顾三铭开口,正式打破双方间的宁静。

「同根同源,你等是我们执念的延续,没有想到,你们竟能找到这里。」对岸,面容相仿的巨妖顾三铭开口。

真顾三铭寒声道:「闭嘴,你这恶灵休得张狂,冒充本座有意思吗?!」

「揭开真相,你等确实难以接受,但这就是事实。」对岸,有绝代强者开口在大雾中凝视这边,道:「我等超凡者皆由弱小而来,应该都知道成仙劫。你等的状态,就如同渡劫成仙时,失去原始肉身后的执念与残骨,在神话领域惯性前行,走到了今日。」

忘忧驳斥:「胡言乱语,纵然是执念与残骨,到了异人领域后,也能重塑出血肉和主元神,再现真我。」

对岸,那个生灵接着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耐心一些。真相就是,我们是真身,你等皆是我等心灵之光的具现化,在对面的神话宇宙中,和道韵

凝结,最终成圣。」

诸圣阴沉着脸,沉默着,皆不相信,盯着对岸。

「无兄,你怎么看?」神照开口,身为违禁物品中排位第五的强者,他都感觉心头沉重,对面的生灵很强,较难对付。

「无」十分平静地开口:「他们所言皆为虚。」

这时,王泽盛站了出来,背着黑色的长刀,盯着对岸,道:「有本事的话,将我也认作具现化的假身,我的真身在哪里?出来走几步。」

对面一阵安静,那批至高生灵中真的没有王泽盛,甚至,还有部分真圣也不在那群生灵中。

很快,对岸有了回应:「你是域外的大恶灵,自然非我等心灵之光具现之人。」

王泽盛一向强硬,直接回怼:「老子还说,你等是旧圣余孽,具是走火入魔的怪物,是域外天魔呢!」

机械天狗看了又看,闻了又闻,它的「元神嗅觉」异常敏锐,不说超凡界第一也差不多,感觉对面没自己的相似体。

它满身金属光泽,庞大无边,如史前大岳,迈着大猫步,流动着御道纹理,道:「对岸,你们具现不出王爷真身,能具现出狗爷之真形吗?应该也不存在。」

顿时,对岸的大雾中,出现一个机械人,似是能撑破成片的星系,巨大无比,屹立在那里,冰冷的金属躯体,由起源古铜、永寂黑铁等多种超级违禁材料炼制成。

他露出一嘴钢牙,冲着机械天狗微笑,可是冷冽的金属面孔怎么看怎么冰寒。

「狗子,你和机械之祖,是我的心灵之光一分为二具现化的产物,你和机械之祖都等于是我的子嗣。」

那个庞大无边、比已逝机械之祖还要磅礴与壮阔的机械人,咧嘴淡笑,竟在和机械天狗认亲。

机械天狗的金属狗脸顿时沉了下去,而后直接骂道:「汪,C#M!」

虽然身为真圣,但它却没绷住,直接口诵三字经,表达愤懑,那该死的机械怪物居然敢占它便宜!

诸圣无言。

对岸,那个巨大无比、挤压满迷雾星海的机械人,其起源古铜脸顿时黑了下去,转身就走,消失在大雾深处,他顾忌身份,没和机械狗子对喷。

机械天狗最记仇,狗脾气上来了,站在这里嗷嗷骂个没完,什么三字经,四字咒,五行怨,都没有重样的。

「耿直」的狗子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一旦得罪了它,且它能惹得起的话,它可以堵在对方道场门口,连着骂三个月。

36重天,连王煊都能听到机械天狗的开骂声,这可真是一犬吠,两界鸣。

狗子破口大骂,传到了两个神话宇宙,让两大超凡界风云齐动。

此际,王煊心绪起伏,诸圣贯穿了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手机奇物如今赶到那边了吗?

还有,机兄的女儿,自地狱尽头消失的六纪第一奇才,是否也在那片宇宙中?

他倾听了片刻,感觉情况不对劲儿,对岸有很大的古怪,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有」听不下去了,这可是两界对峙阶段,机械天狗这是要骂到什么时候去?虽然确实压制得对面安静了,但成何体统。

「差不多就行了。」

「好嘞!」机械天狗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最后警告对面道行无比恐怖的机械人,道:「你给我注意点,C#M,下次没完。」

「无」很严肃地开口:「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早已被遗弃,我不知道是哪些强者,动用了怎样的逆天手段,让那里复苏,但料想应该付出莫测的代价了。这是真与假,实与虚的共振吗?那里的确荒芜了很多纪元,腐朽很多个时代了,即便有心灵之光具现真圣之说,你们也是我等思绪

的延续,扩张。」

说到这里,他看向远方重重外宇宙,道:「善,请过来一观。」

「好。」腐朽宇宙中,恶灵中的巨头——善,第一时间给予回应,并迈步走来。

「前辈,无和有都在那里,你一个人过去?」大恶灵元宙皱眉。

「无妨。」善从原地消失,横渡腐朽的深空,将自已投送到超凡中心,出现在诸圣近前。

「无」传音道:「你活得足够悠远,而且,记忆并未出问题,还请一观,在那大雾最深处,是否有昔日熟悉的圣者?」

善点头,并认真观察,自语道:「对岸,着实不简单,整片大世界……都有些异常。那批至高生灵,算是超级阵容,不知道的真会被唬到。」

突然,他一怔,接着露出前所未有地凝重之色,道:「嗯?在那大雾的尽头,诸多至高生灵的大后方,很远的模糊地带,我似乎闻到了‘老朋友,的气味儿。」

sdldwx/xs/15098807/735514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