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啦!现世星海中混沌电弧瓜划过深空,让无数超凡者要窒息了,少数人意识到,有至高生灵在赶路。

世外之地,有真圣踏在神桥瞬间突破到36重天。

地狱,有腐烂之力的至高生灵觉醒意识,举霞飞腾,贯穿大界壁障。刹时间,到了36重天。

这一天超中心各也,皆有至高灵启程前去赴会36重天,有的道场内已经有部分真圣赶到。

谁都清楚,即将有剧变,以36重关为中心辐射出颠覆整片超凡界的雄浑力量。

机械天逃狗,来了力,永寂黑铁铸成的尾巴如旗杆般高高竖起,起源古铜铸成的头颅上有浓郁的紫气缭绕。

「这狗子,乌云压顶,一看就要倒霉。」有人说道。

机械天狗迈着虎步帐,冰冷金属脚掌落地生辉,步步金莲,它很威严,让迎宾的异人都心颤。

当听到非议后,它猛然回首,一眼看到让它刻骨铭心的心恶霸「老王」,还有那曾经以长戟劈伤他肩头的银甲女子。

瞬间,迈着大猫步的机械天狗,不再沉稳从容,嗷的一声怪叫,黑铁尾巴低下去,铜头冒出活性金属液体撒丫子狂奔而去,冲进「有」的道场最深处。

不止诸圣到此,更多的异人亦赶到了,允许他们在远处观礼。

外面,还有部分实力强横足够制京艳与强大的超绝世,若是愿意前来,也被放行,有机会见证这场前所未有「盛事」。

王煊自然有资格来这里,不过不是从妖庭出来的,是自古令道场而来。

在不远,王道一声不吭也亲临现场,不过没敢和王老六凑一块去。

因为,这个地方情况非常复杂,各种目光都投向王煊那里,不乏有敌意的生灵,陆芸,齐源,均衡等则直接走了过去。

「各位,情况有剧变希皇今后能守望相助」王煊主动开口。

「王兄冠绝同辈,力压数代人,我等自然愿结盟。」极道破限者陆芸虽然是女子,但也很果断与干脆,代表身后36重天部分真圣门徒表态。快速形然成一个小联盟。

超凡界各地,今日出现种种异常现象。

「什么情况循,超凡光海的惊涛拍向了外宇审,超凡中心该不会是要转移了吧?天啊,好恐怖的大事件。」

「这是怎么了,今日成仙渡劫,要那雷霆…..居然自动溃散,天劫不敢降落」

有苦修多年老异人,抬头,道:「今日至高生灵都动身去了绝地,超凡中的心的真圣都激活了属于他们的权柄,很决绝啊,要么涅叶新生,要么彻底毁灭!」

36重天,「有」的道场内,只有一株万法树洒落着,像是永远也落不尽花瓣,纷纷扬扬,流动着柔和的道韵。。

这里没有其他景物,只好有一座巨大宫殿,里面非常空旷,甚至可以说是单调,仅有一地的蒲团,留给诸圣坐。舍此之外,再无其他大。

「按照约定该把去探路的恒、太初母舰,食腐者等接引回来了,真正了解清楚对面是否对我们有恶意」妖族巨头顾三铭开口。

「有」的道场中,至高生灵已经到齐了,气氛压抑,他们直奔主题,没有多说其他事宜。

「恒,太初母舰等,他们进行所谓探路,难道是真正进入23纪前的旧超中心了」有真圣询问,猜测到部分真相。

「不是彻底深入!」有位至高生灵回应。

但凡加入大阵营的真圣,都已经知道很多秘密。

这一次,无论做哪件大事,无论如何都绕不开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

道场中一阵骚动,没有加入大阵营的真来圣低语了起来,这是场超级大事件。

他们已经知道23纪的旧超凡中心复苏,但是,却没有想到,己方的的探路者竟敢这么生猛地直接闯过去。

「按照目前所知线索看,那边可能有部分旧圣活着,或许还有其他一些极端危险的怪物。」起源阵营的领军人忘忧开口。

旧圣阵营的大佬遗民道:「有种猜测,那边至高生灵,有可能想让我们代替他们去死,但也许是曲解了,为避免误判,所以这次我们派人先去调查去。」

「将他们接引回来吧。」这时的「有」开口了。

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宇宙,随着岁月的消逝,不断在远行而且越来越远,坐标不断更改,沿途无比混乱。

想要找到,并且跨界过去,极其艰难。这显然不是一位真圣可以做到的事,上半张必条名单中留名的大佬联手,才将恒、太初母舰等送到上的路,现在,也是这批至强生灵再次出车布置相应的无上法阵,接引那几位真圣。

「嗯,该有个结果了。」远方,「无」开口,以他为首,盯着深空尽头,激活了神秘法阵。

而后,上半张必杀名单上的生灵渺全部站出,身体发光,一时间导致整片超凡界都在轻微震动,超凡光海大浪滔天,有很多巨浪冲向腐朽的外宇宙。

很快,36重天出现一个深邃而恐怖的漩涡,带着密密麻麻的至高纹里,连向多重宇审之外。

「好远的路,居然涉及部分永寂之地,23纪前的旧超凡中心究竟票移到了哪里了」有真圣震惊

片刻,荒芜的路,深邃,寂静,死气沉沉,涉及到无神话,无因果命运的部分区域,这相当的恐怖,竟然隔那么远?!

过了片刻缓慢转动、至高纹理无数的可怕漩涡渐渐有了动静。

一道暗淡的光和这边呼应,带着不朽以及永恒之意,那是排位第四的超级化形违禁物品-恒。

找到了,带他们回来,无、有、忘忧、顾三铭,遗民,照古等都动手了,借助无上法阵,一同牵弘对面四人回归。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这种路途也不知道多少重腐朽间大宇宙,漫苌归程,无尽遥远。深不可测的宇审漩涡中有了光亮,真圣级波动出现,诸圣看到锈迹斑斑,像是彻底腐朽了的太初母舰露出部分舰体在缓缓接近,他看起来非常慢,但真实速度其实相当骇人,因为它跨越的是一重又一重腐朽的大宇审。

「嘶,太初母舰舰尾都断掉了?」机械天狗倒吸了口混沌物质。

太初母舰被重创残缺了部分,以超级违禁主材炼制舰体都被腐蚀的不成样子。

恒也出现了,化也成人形,可以看到部分暗淡的轮廓,远无法和平日璀璨的状态相比。

它迈着沉重的脚步,手中提着一只怪物,人首野兽的身体,章鱼一样的触手竟是食腐者。

随着它们接近,若是仔细看话,在太初母舰上,还有条体形庞大九首龙,血淋淋,九颗头颅只剩下三颗,躯体断了半截,龙鳞差不多全部脱落了。。

母舰很大,这一块区域都被圣级龙血染红了,整体尽显破败,凄惨,它们遭受重创。

无尽时空外,一些腐朽的大宇宙中,此时皆升腾起莫名的气机。

「他们发动了吗?」有人在低语,骑坐在狠背上,眸子开阖间,有至高纹理交织,但却没有光绽放。他很通慎,生怕惊动正在眺望的超凡中心,避免引起无上强者感应。

事实上,这仅是一片腐朽大宇宙的异常景况。除了这里,还有其他更为恢宏的古老宇宙,以及被舍弃的,已经全面腐朽的旧超凡中心之地。

一些漠测的古宇审中,有个特别庞大无边的恐怖身影缓缓站起,熄灭自身的所有道韵。在无声沉默地遥望超凡中心。

sdldwx/xs/15098807/735933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