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吃瘪被捶,尝到败绩,老妖现场摆席。

「这是14色奇茶,是我亲手从超凡光海深处的一座无名岛屿上采摘回来的,当时甚是凶险。师妹,请,感觉怎么样?老王,你也尝一尝。」

伍六极等人发现,平日喜欢清净、大多数时间都在书房研读经卷的师尊,今天话语变多了。

妖庭中,排摆盛宴,天龙背负餐桌,朱雀衔来果盘,比仙境更超脱的巨宫中,魅筹交错,妖女起舞。

儒雅的梅宇空,白衣不沾红尘气,今天算是破例了,搂着老王的肩头,多次给老对手倒酒,展现风度,忆往昔峥蝶岁月。

王泽盛忍了,也认了,毕竟确实败给王老六,在老妖面前」出丑」。

他的眼神数次落在自己儿子身上,慈祥而仁爱,但也有遗憾,怎么没成真圣?不然的话,他非得痛快出手,亲自教导下。

「你是怎么连着6破的?」老王询问王煌,详细了解其中的情况。

关键是,王泽盛的」半超脱」,不是一早就破限出来的,甚至他的5破领域等,都是通过多次寂灭复活重塑的,以九灭重生真经生生打磨出来,这就显得十分恐怖了。!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老王真都不谦逊,感慨道:」所以说,我是在为神话开疆拓土,在为超凡续命。」

梅宇空叹道:」你们现在能体会到一二了吗?我和你们父亲同生在一个时代,真是受不了。不可一世,他也就是运气好一些,确实厉害一些,始终没遇上狠茬子,不然,能活到现在吗?有这么个人时常在你面前啃瑟,着实是一种苦难。」

王煊在笑。

王御圣赶紧起身,为岳父,为自己的父母倒酒,真不想被」误伤」。比如此前,最终便是他一个人背负了所有。

长孙王道拾缀双王大战,最后躲在姜芸身边没事。而王老六捶败老王,也没挨揍。

王泽盛这么强硬的人,自诩低调,将众多对头都给干掉了,自然罕有吃亏的时候,但今日在姜芸的示意下,没怎么和老妖争辩,被动豁达地听着。

但最后他还是没忍住,吃瘪不是他的性格,主动和梅宇空碰杯,揽住他的肩头,暗中传音:」我觉得冷媚这个孩子不错,被封住了血脉还能5破,确实了不得。而我家老么的潜力,更是无穷大,未来的成就不用怀疑。你看,两个孩子关系多好,要不要亲上加亲?」

「姓王的,你可真是够可以的,逮到我们家薅羊毛没完了是吧?当年,我师尊都不怎么待见你,结果你拐走我师妹。你家大郎偷渡过来,又拐走我女儿雪晴,现在,你又送来王老六!」梅宇空想到这些就有些闹心。

王泽盛笑道:」我家老么,在神话破限领域的尽头踏出了别人都无法迈出去的那一步。即便现在没有公开这些,就冲他连败梦境圣章、颁道残文等6大禁忌圣物,外面也有不少至高生灵帖记他。想要招媚呢。我这么早提出来,考虑到老朋友,完全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好意。」

「你这是什么破比喻?」梅宇空瞥了他一眼,道:」答应你也行,没什么问题。还是上次那句话,你再生个女儿~王老七,我再生个梅老七这才算是亲上加亲,更进一步。」

「我.….!老妖,你的执念怎么会这样深!」

「师兄,嫂子呢?是不是出事了,有仇家等。」姜芸暗中问道,她和梅宇空亲如兄妹,很关心他的一切,若是有问题,必须要出手相助,问起来相当地直接,因为两人间不用委婉。

老妖叹气,道:」初来超凡中心时,未成圣前很不易,有各种竞争对手,有生死仇家。那一纪,我有了一个欢的女子,有了几个孩子,但是他们部死了。」

这段隐情,他几乎没对人讲过,梅云飞、梅雪晴等,

都属于后来的孩子了。

「仇家呢?我帮你去斩了!」姜芸娥眉微微扬了起来,带出一缕煞气。

「早期的那些对头,都被我自己击毙了。」梅宇空说道。

现在,他还有一个最大的对头,在上两纪确实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严重威胁到了妖庭。

「冷媚他们的娘,就是在上一纪末期,初步摸索到成圣契机时被我那位宿敌针对妖庭出手之际,波及到了,沉睡至今。」

「我们去看一看,说不定能救治。」姜芸说道。

梅宇空道:」救活过来不难,可想保住成就真圣的根基,却很难,我们都经历过,那种底蕴不可捉摸。」

姜芸道:」没事,这次在最高等精神世界,要杀纸圣时,有个老男孩具现出模糊的身影,送了一部《来生经》,我研究过了,确实非凡,应该可保住嫂子的道果。」

然后,她招呼王泽盛,一起去救人。

老王一听,自己的老兄弟被人这样针对,那位对手竟凶狂至此,当即就强硬了起来,道:」老妖,一会你带路,直接灭了他去!

梅宇空摇头,道:」不用了,如今他已经无法给我带来压力,我自己会找机会出手。现在变局临近,并不适合珠圣。你们也不要妄动各方都在看着。」

王泽盛点头,但也有些惊异,老妖绝对不简单,腐朽宇宙路与超凡中心的路并行,那位对手还曾威胁到他?

「此人来自外宇宙,的确非常厉害。在超凡中心外,有大量的腐朽宇宙,总会有个别神人,此外那些被遗弃的超凡中心,昔日都不简单。」

梅宇空怀疑,他那位散圣对头,曾经是某个滞留在旧超凡中心的真圣,而后改路不彻底,便又踏足新超凡中心。

「我们会否死去?」在36重天上,」有」的道场中,竟传来它的自语声。

须知,它可是无上强者。

另一个声音回应:」谁又能说清,连旧圣第一强者之位都数次更迭,数代皆死去。我们最后也可能是后世诸强记忆中一张渐渐褪色的老张片。」

「有」沉默过后,道:」要开始了!」

sdldwx/xs/15098807/735959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