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你是发现什么危险吗?”七长老询问前方的宗主沈星月。

“并没有!”沈星月的回答干脆利落,却是让在场众人一愣。

他们还以为沈星月是发现什么难以抵御的危机,这才选择退走,没想到她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咱们为何要离开?这时正是掠夺阴鸦一族千年积累的最佳时间!”七长老继续问道。

“刚刚你们应该都曾感受到危机感,我也是如此。”简单的一句话,让众人纷纷沉默,因为刚刚那种被注视,被凝望的感觉,让他们心中升起恐惧,

如今看来,宗主沈星月比他们感受得更深,而且对那未知的危险更加忌惮。如若不然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增强天澜圣宗的底蕴。

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叶枭已经来到大师兄岳玄身旁,与他神识传音交谈,

“师兄,这阴鸦一族到底是什么来历?”叶枭问道,

“此族乃是被天道诅咒的一脉,每一名阴鸦族族人,从出生开始,随着生长,体内会不断积累孕育诅咒,若是无法以秘法抽出体外,他们必然会被诅咒杀死。”

大师兄岳玄眉头紧锁,刚刚他曾默默扫视八方,他看到那些视线传来的方向,赫然是一只又一只乌鸦,

只不过他们并非普通的乌鸦,他们的的状态极为恐怖,全身黑气缠绕,眼中更是有一条又一条宛若触手一般的黑气缠绕在一起,看起来格外恐怖,

这也就是他的记忆中,残存着许多事物,认出那些乌鸦的来历,都是未能将诅咒抽出体外的阴鸦一族族人,若是换做其他人见到如此一幕,定然会惊恐得不能自已,

“被天道诅咒?天道为何要诅咒他们这一族?”叶枭颇为疑惑,

天道乃是一方世界的意志,同时也是一方无限宇宙的意志,他们居然会亲自去诅咒一个种族,那么这个种族到底做出什么事情,才能有如此结果。

“我也不知,这是极为遥远的事情,遥远到难以追溯。”大师兄岳玄遥望远方,眼眸变得深邃,似有一方星空在其中旋转。

而就在两人交谈之时,众人已经重新来到阴鸦一族的外围,返回战舰之上,

随着宗主沈星月的一声令下,战舰发出阵阵轰鸣后离去,只留此地一阵寂静。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不知过去多久,随着两道身影出现在虚空中此地终于再度有声音传出,

“宗主,您的盛阴瓶被那女人夺走,过不了多久,您便需要抽出诅咒之力,没有盛阴瓶的帮助,那该如何是好!”

一名身材干瘦的老妪跟在阴屏身后,半弓着身子,一脸愁苦地看向天澜圣宗众人离去的方向。

“没事,大不了将那诅咒导入其他生灵体内,有生灵替我受诅咒吞噬之苦,至于盛阴瓶,我会尽快重新炼制一件。”

阴屏面色难看,此行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将沈星月拿下,反而被对方重伤,最后还要被种下奴印,要为奴千年才行。

二人在虚空中静静地站立,遥望着天澜圣宗离去的方向,双眸深邃,不知是在思索什么,

与此同时,一双又一双眼睛在二人身后浮现,闪烁着漆黑的颜色,几乎与四周的黑暗融为一体,若不是此地还有丝丝光亮,此刻根本看不清这里隐藏着什么,

“族长大人,你说那女人是不是察觉到什么,居然在阵前突然停下?会不会??”老妪面带忧虑,他们隐藏不知多少岁月的秘密,可不能就这样暴露。

“应该不会,她虽然战力强大,但也不过是皇者境界,想要看透老祖宗的安排。还是差上不少。”

微微一笑,阴屏脸上绽放笑容,显然对自身有绝对的信心,

二人在交谈片刻后徐徐消失在黑暗之中,此地再度恢复平静,陷入黑暗之中,

而最为奇怪的事情,莫过于二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谈及阴屏体内的奴印,二人像是对此漠不关心一般,对此没有丝毫担忧。

……

战船之上,叶枭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股血气从下往上一路直冲头顶。

只见此刻天澜圣宗宗主沈星月已然将自己完全显露在叶枭眼前,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

叶枭此刻只觉得口干舌燥,眼前的一幕太过香艳,曾经抚摸过每一处角落,曾品味过丝滑的触感,在此刻再度充斥脑海,依旧让他忍不住血气翻涌。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面对如此惊心动魄的考验,这让他有种要把持不住的感觉,试问这世间谁能面对一名绝世美女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而不心动。

“宗,宗主!”叶枭想要阻止对方的动作,侧过头去试图忘记刚刚的一幕。

只是越是刻意忘记,越是记忆深刻,体内血气越是躁动。

刚刚沈星月的动作缓慢,画面感太强,此刻就像是烙印在脑海中一般,不断地冲击他的心灵。

“我体内的诅咒已经开始暴走,若是再不祛除,恐怕会伤及根基。你确定还要制止我吗?”

沈星月面无表情,眼中无波无澜,似乎对于此事毫不在意。

只是叶枭看得清楚,沈星月的纤纤玉手每脱掉一件衣服,便会微微颤抖一瞬,虽然她竭尽全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试问有哪个女孩子能够在被人看光光时保持淡然,

听到宗主沈星月的话,叶枭眉头一皱,不由得想起二丫曾说过的话,

他的至阳之力,只能暂时压制诅咒的力量,若是不曾厮杀,可以保持一段时间,若是经历厮杀恐怕连一天都无法坚持。

现实同样如此,宗主沈星月与阴鸦一族的皇者厮杀一场,虽然看似赢得痛快,但谁能想到她此刻的狼狈不堪。

“刚刚那阴鸦一族的皇者不是给您拔出诅咒力量的方法吗?为何不试一试。”叶枭问道,

“已经试过那方法,只不过在使用那方法前,必须要让诅咒凝聚在一起,稍有分散都没有作用,”沈星月的声音似乎很无奈,

阴屏所说的方法有三种,第一种便是直接以盛阴瓶吸收体内的诅咒,这种方法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将诅咒之力全部祛除,

第二种多位强者合力,强行镇压体内的诅咒之力,只不过这样的办法只能略微镇压,随后以盛阴瓶祛除。

至于第三种,便是想尽办法将诅咒之力集中在一起,随后以盛阴瓶将已全部祛除。

第三种方法最快,但即便如此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到,而且每次祛除诅咒,都要将诅咒集中在一起,方能有如此效果,

对此,沈星月只能长叹一声,无奈地选择第三种,

因为半月之后,她将前往中州参加五域争霸战,其中危险重重,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身死道消。

而她若是真的三年五载才能祛除诅咒,那根本等不到诅咒杀死她,五域争霸战中的强者就会将她的头颅斩下。

权衡再三,宗主沈星月还是前来找到叶枭,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况之前已经有过一次,至少不会像第一次那样紧张,

“我会将心神沉入意识深处,你速战速决,”说罢,也不等叶枭反驳,便见沈星月已经躺在一旁的床榻上,双眼紧闭,显然是将意识沉入深处。

眼见如此情况,叶枭索性豁出去,人家一个女子都没说什么,而自己堂堂男子汉,又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而畏缩不前,

“来就来!”

说罢,叶枭走上前去,握住那纤细的手掌,阵阵丝滑传来,同时将体内至刚至阳佛力量涌入其体内。

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无论是对心性还是修为,都是巨大的考验,这一次相较于之前,叶枭对她的身躯已然了如指掌,

时间飞逝,当叶枭手握双峰不断催动体内至阳之力时,阵阵舒爽的还是让宗主沈星月不由自主的嘤鸣一声,那动人心魄的声音回荡,令人体内气血不断上涌,

若不是叶枭意志坚定如磐石,此刻怕是已经做出一些其他事情。当然最后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下场,必然会被沈星月拍成肉泥。

一炷香过后,叶枭满头大汗起身,体内的灵力已然消耗得七七八八,但是好在沈星月体内的诅咒除却拔出的那些,其余皆已聚集在一起,

刷!

一枚黑色的小瓶出现,阵阵吞噬之力笼罩沈星月的身躯,很快丝丝缕缕的黑色力量从她的身躯中冲出,最终被盛阴瓶吞噬,

这盛阴瓶不知是什么材质制作而成,居然可以容纳诅咒之力,片刻之后,吞噬之力消失,盛阴瓶再度返回沈星月的手中。

呼!

沈星月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体内的诅咒之力很明显的少去,若是长此以往,最多三个月的时间,便可以将之全部祛除,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明日我再过来。”沈星月说罢,卷起一旁的衣服,周身散发阵阵神光遮掩身躯,逃也似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