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蔓似乎看出霍清辞的疑惑,“你是不是想问我异能怎么来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在手术台上不是打了麻药昏睡过去吗?”

霍清辞点头,“打了麻药都会睡过去。”

“我昏睡过去,我的灵魂飘到另外一个世界投胎了,在那个世界我只活了二十三岁,就被人推下山崖。”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蔓蔓竟然在手术昏迷期间穿到另外一个世界投胎了,还只活了二十三岁就被人害死了,她该不会一直在做梦吧?

“蔓蔓,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你说的投胎只是做梦呢?”

林蔓摇头,“不可能是做梦,那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不然我身上的异能怎么来的。”

“那你投胎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你竟然会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简称异能,他说的没错,她会特异功能,霍清辞也会特异功能,只是他们的异能不一样罢了。

“我穿越的是末来世界,在我出生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

二十岁那天末世来临,天降神火,气温不断上升 ,上升到六十度,冰川快速融化,海平面急剧上升引发海啸。

海啸过后,地震、洪灾酸雨接踵而来,没多久又出现极寒天气…”

永夜来临前她挂了,又穿回六零,好在她回来了,不然她在末世迟早得死。

“啊~!蔓蔓,你说的是什么?要是末世天气变得这么恶劣,人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末世来临,天降神火,有些人和动物没抗住死了,抗住的动植物都发生了变异。

人的身体也发生变化,有些人有了异能,死去的人身上都带着病毒变成了丧尸。”

“那丧尸跟湘西僵尸有什么区别?”

“丧尸武力值很高,身上病毒能传染被咬了也会变成丧尸。

而且他们脑子里有一种异能晶核,打爆他的头取出异能晶核,就可以给异能者修炼。”

霍清辞不敢想象末世的人是怎么生存的,估计比饥荒年还恐怖吧,饥荒年只是不下雨地里没有收成。

末世动植物都变异,极寒极热天气交替出现,还有那个会咬人会传播病毒的丧尸,这叫人怎么生存?

林蔓把自己上辈子被害死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霍清辞听了心脏直抽抽,他想过去拥抱她,林蔓一见他过来就赶忙后退。

“你别过来啊!我今晚在林家被雷电击中,雷系异能跟着升级了,可惜身体还不够强悍,接收的雷电不能一次全部吸收。

体表现在还带电流,过几天才会慢慢散去,你要是不想被|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电到就离我远一点。”

霍清辞有些无奈,今晚是不能拥抱媳妇入睡了,“蔓蔓,你今晚去林家干什么?”

“去把你妈给林家的六百块断亲费拿回来,幸好我今天去了,要是不去,我都不知道,我竟然不是林国盛和周萍的孩子。

你不知道这个周萍有多可恶,我竟然是她18年前从医院偷来的孩子。她自己当年生的孩子有心脏病,怕养不活就跟富贵人家换了一个。”

“什么?她怎能这样做?”

霍清辞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蔓蔓身上的事情,竟然这么狗血,而且都还是真的。

蔓蔓被林家人摧残十八年不说,被人捅一刀上了手术台,最后离魂穿越到末世,然后又带着异能从末世穿回来。

回来之后还被林家人逼着去嫁给王家大傻子,要是他没有娶她的话,她该多难啊!

可怜的蔓蔓,直到现在才发现摧残她的家人,竟然根本不是她的亲人。

既然蔓蔓是被周萍调换的,那她的亲生父母又在哪呢?

霍清辞对妻子的遭遇非常同情,听了之后心里非常难受,他的蔓蔓身世太可怜了。

他以后要好好爱她,跟她多生几个孩子,让她感受家庭的温暖。

霍清辞哽咽道:“蔓蔓,你想找你的亲生父母吗?”

林蔓讥讽一笑,“其实亲生不亲生的不重要,你看林霜不是周萍和林国盛亲生的,他们照样不是对她好?”

随即她又苦笑一声,“呵~!也许我这个人天生就没有父母缘吧,找到亲生父母又能怎样?

周萍当年调换的那个孩子,也许还没死吧,那她应该备受我那亲生父母的关爱吧?

你让我去寻亲,寻到了又怎样?难道要我去跟那位假千金,争夺亲生父母的宠爱?”

小说里那真假千金那一套,她真的厌烦了,大家互不打扰,就当自己无父无母天生地长,从石头里蹦出来好了。

“蔓蔓,他们要是知道你是他们的孩子,也许会补偿你也不一定。”

感情的事岂是一句补偿就能过去的,亲生父母能把她弄丢就说他们失职,分辨不清自己的孩子说明他们脑子也不清醒。

不负责任脑子不清醒的人她认来干什么?闲着日子太清闲了,硬要凑上去证明自己的存在?

林蔓不屑地说道:“补偿又有何用?你说,他们跟假千金相处了这么多年,我的亲生父母是不是早就把她当作亲生的抚养。

我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家庭,会不会打破他们那平静的生活?”

唉…就这样吧!什么真假千金都见鬼去吧!她才不会傻到没事主动去寻什么亲。

现在她有吃有喝,有钱和物资,还有一个长相俊美如斯,拥有种植空间的丈夫陪着。

她去寻亲,不是没事找罪受,自寻烦恼么?

搞不好,她去认个亲回来,反而加重她的生活负担呢?她可不想只为了那一丝血缘关系,主动讨好他们,去扶贫。

不管是假千金也好,真千金也罢,她都不想当了,现在她只想做自己,做利己主义者不好吗?

霍清辞又说:“万一你的亲生父母,发现那个孩子不是他们的,他们一直在找你呢?也许他们真的在思念着你呢?”

林蔓呵呵一笑,“十八年过去了,他们要是真的在找我,早就找到了,既然没找到,那就说明我们没缘分。

我猜想,他们现在就算知道那个孩子是假的,他们也会为了假千金的身体着想,继续当作这件事没有发生。”

社会就是那么现实,世人都同情弱者。

那个孩子一出生就有心脏病,心脏病又没那么容易治好,她还不得被全家人当宝贝一样呵护?

要是她找上门,那位假千金病急得发了怎么办?

她可不是受虐狂,被林霜折磨一次不算,还要继续看那个“病娇娇”白莲花在她眼前蹦哒。

病娇娇要是心脏病突然发作了,亲生父母会不会怪到她身上来?

这样他们还会认她吗?

他们会不会跟林国盛和周萍一样,就算认了她,也不把她当人看?

林蔓不敢去赌,也不想去赌,这个世界上最难赌的就是人心和人性。

要是真的再经历一次林家同样的事,她会忍不住用雷电去攻击那些所谓的亲人,哪怕他们是亲生的,她也不会放过他们。

一想到这,林蔓的眸子里流露出淡淡的忧伤,眼泪也不争气地往下流。

“蔓蔓,你别哭了,我会是你永远的家人。你不想去找他们,我们就不去找。”

“嗯,不找。我有你就够了!要是你也背叛了我,我就用藤蔓把你吊在树上,每天赏你几个雷电球吃,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sdldwx/xs/80204411/19191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