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别于秩序的乐声忽然响彻在大剧院上空,柔和的羽毛泛着光自天上缓缓飘落下来。

所有人都错愕地抬起头,天边泛着光际的地方,闪亮着的光照耀匹诺康尼,那是属于知更鸟的舞台。

这是一个下雨的夜晚,寒流与狂风暴雨肆虐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人都沉浸在名为美好的秩序之梦里,唯有女人的声音像是流淌着的溪流。

缓缓地,轻轻地,顺着那些美好幻想世界的缝隙流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不协和音抨击着每一个角落。

在秩序乐章中横空响彻的是知更鸟的歌声。

按照原来的计划约定,在由仙舟联盟的云骑将士们涌入匹诺康尼影响太一之梦以后,才是知更鸟登台演唱的时间。

眼下知更鸟的声音响彻整座城市,那么就说明仙舟联盟的好汉子们果真没有沉浸在太一之梦中无法自拔。

星心里松了好大的一口气,可她又有点担心江凡,这种担心莫名其妙的。

就像你明明知道江凡是端着火箭筒回到古代跟弓箭手跟着2公里中门对狙。

明明是稳操胜券的,可就是心里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坏事要发生。

根据现在的情况推断,她们在大剧院和星期日一决死战。

仙舟联盟的好汉子们正涌入匹诺康尼,可这里的动静那么大,江凡去哪了?

按照江凡那逼王的个性来看,他绝非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扫地僧。

而是开局满级降龙十八掌去横扫新手村,还不忘点评那些初出茅庐怀有武侠梦的热血男儿们说“未来是属于你们的”那种逼王才是。

眼下匹诺康尼如此大的舞台,正常的剧本应该是她们体力不支,眼见马上就要败于星期日之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声龙吟,江凡破碎虚空而来,冷声一哼,淡淡地扫了一眼星期日,说区区小神秩序,安敢犯我不朽疆土,然后一个大跳砍断了秩序梦......

星心里思绪万千,刚想抬头问知更鸟知不知道江凡的下落,却被人先一步打断。

“知更鸟...是你在唱歌...?”齐响诗班那具庞大的身躯受忽然响彻的同谐歌声影响,动作变得极其缓慢,仿佛身躯的每一个部件都生了锈。

“我咧个妹控啊,这语气怎么忽然就变了。”星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吐槽说。

“哥哥,你听到人们的心声了,这不是他们希望的乐园。”知更鸟的声音像是羽毛似的飘下来,她刚想继续劝说哥哥迷途知返,就被星期日打断了。

“但他们依旧不知道要走向何方。”星期日说,“所以,我必须成为天空中唯一的星予以指引,这,就是我的使命。”

星沉默了一会儿,她一直觉得星期日是那种自命不凡,总是莫名把天下苍生都扛在肩上的人。

这种人往往会认定自己是救世主,是生来就要牺牲自己也要拯救别人的人,是故事里那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大好人。

奇怪的是连知更鸟都劝不动这位妹控,那段他的说辞,他想要的,是他们兄妹理想中的乐园。

可眼下知更鸟拒绝这座乐园,星期日却反常的坚持,这就很不合理了,除非是有什么人还站在星期日背后支持着他。

知更鸟叹了口气,同谐的歌声却从未停下,她的声音混着歌声从远端飘过来:“即便那颗星星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永远孤独的黑夜?”

齐响诗班的身躯缓缓直立,扫了一眼大剧院身前的众人:“如果你我从不孤独,又怎会踏上渐行渐远的道路...最后一次和谈,就到此为止吧。”

星站在大剧院的中央,身边是同样严肃以待的同伴,眼前就是缓缓抬起手臂的齐响诗班。

秩序的乐符忽然欢快地跳跃,像是无数的飞蛾扑火一般涌入它的掌心。

“一切造物的工已经完毕,无疑之日已到—”

“哲学的胎儿,为我等重塑天地万象。”

“倘若你们的乐园能拯救更多的人,那就亲手为我断绝前路吧。”

站在逆光的舞台上,星掩着手强睁开眼,看见有光落在齐响诗班庞大的身躯上,看见星期日的样貌重塑,看见那个古铜色异形怪异。

“不知道怎么的,本小姐一落地,就发觉这里有问题,果真不出本小姐所料。”白露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身边,腰间挂着葫芦,手摸着一柄眼熟的剑,斜眼看着星期日,“这东西长的真别致,一看就跟丰饶孽物有关。”

“姑奶奶,别来添乱好吗?你一个医生捣什么乱啊,我怎么没看见敖霜那姐们?”星往白露身后看了一眼,发现空荡荡的一片,这姑奶奶还真是千里走单骑来的,瞬间心凉了一半。

她根本来不及问白露是怎么来到这的,也不想问。

她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敖霜没来,为什么景园没来,为什么镜流也不来,再不济来几万个云骑也行...

可偏偏这位姑奶奶真就一个葫芦一把剑,把自己当做镜流来闯荡匹诺康尼,可除了性别以外,她真心没发现其他什么共同之处。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本小姐可是带着帮手来的。”白露脸色黑沉沉的,“你以为本小姐是来添乱的吗?”

星无声地笑笑,懒得搭理她,心说反正铁打的辅助流水的c,队伍里有个血厚的奶妈也不错,关键时刻还能挡在身前当盾牌使...

白露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电筒造型的灯来,把手电光圈照在身前的地板上,“看法宝。”

地板被手电光照射的发亮,偏暖黄色的灯光里映着一个巨大的感叹号,仔细观摩两眼,还能看出些许红色来。

“这什么东西?哆啦A梦的手电筒?”星凭借本能微微后撤几步,却不忘警惕地盯着缓缓有所动作的星期日。

白露摇了摇头,可还没等她解释,物体下坠的极速俯冲声冲破了狂风暴雨。

雨幕开始扭曲,风声雨声中,有重物带着炽热的温度从天而降。

大剧院的地面剧烈震动,黑夜中一束强光扫过,机械声轰鸣,如同血液沸腾。

......

黑色的长发在雨中舞动,滴落在炽热的刀锋上碎裂。

那张漂亮倔强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坚定凶猛,德丽莎像是一只炸毛的猫,气势却跟母老虎差不多。

隔着同样碎裂的雨幕,江凡静静地看着德丽莎的眼睛,握着天火的手却未松开,瞳孔炽热狰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veshu。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yv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