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的儿子回怼,无相皇的脸色很不好看。

不过也看不出来就是了。

“哼!”

冷哼一声,无相皇招了招手,天地元气便裹挟着皇上乘坐的轿子,漂浮在他身后。

零零喜有心阻拦,却被零零财给拦了下来。

注意到对方别有深意的目光后,终究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

黑白无常则是见了自己老爹这么轻松就能将轿子搬走,刚才竟然还让自己去充当轿夫,又是小声嘀咕了几句。

零零喜和零零财没有听清。

但从无相皇那已经有些扭曲的面孔不难推测,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不多时,无相皇已经带着轿子和儿子走没了影。

与零零恭正在鏖战的柳婆也像是接收到了什么讯号,诡异一笑后,又是一卷袖子,无数宛如利刃一般锋利的叶片,朝着他席卷而去。

零零恭也是不得已,凝聚护体罡气,将叶子隔绝在外。

他的横练虽然有极高的造诣,可他的衣服没有,这要是被刮个衣不蔽体,回去还指不定被怎么笑话呢。

而且,零零恭也是看出来了,柳婆明显是没有再战的打算。

这也就意味着皇上那边可能出了什么事情。

就是柳婆不急着脱身,他也要甩开对方,回去看一看究竟。

等到他回到零零喜两人身边的时候,见到空地上已经没了轿子的身影,皇上也不知所踪,不禁一愣。

“皇......公子呢?”

“被一个无面人给抓走了。”零零喜老实回答,而后看向了零零财的方向,期待对方给出解释。

零零恭也看了过去,面色不是特别好看。

“我知道你们急,但你们先别急。”

零零财缩了缩脖子,显然是有些害怕,但还是不紧不慢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在得知皇上已经提早脱身,被抓走的只是一具用来一探究竟的傀儡,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而后目光扫向四周,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发现了保龙一族的引路标记,一路追了过去。

终于在大约两里外的两棵紧密贴在一起的大树前,发现了皇上和霍休的身影。

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零零恭有些担忧的问道:“公子,你没有受伤吧?”

“当然没有。”

皇上笑了笑,又看着几人身上的伤痕,又伸手从噬囊中取出几张疗伤符来,就要给几人分发下去。

却被零零恭几人摆手拒绝了。

“一些小伤而已,吃一些保龙一族的秘药,再调息一会儿就好,还是不要浪费疗伤符了。”

虽然皇上手中的疗伤符是批发当助兴工具用的,为了给皇室血脉开枝散叶,几乎每个月都安排十几个人去买,日积月累下,也积攒了不少。

可这次出行却也没有全都带在身上,只是寥寥数张,破庙之后就用的差不多了......毕竟最大的制作商就在身边,也没想过会出现不够用的情况。

所以在苏木回来之前,疗伤符可是稀缺的战略物资,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浪费。

皇上也没有强求,但递出去的疗伤符也没有收回来的想法。

比起他这个在后面观战被保护的皇上,零零恭这些奋斗在第一线的护卫,肯定更容易受伤。

更何况,他身上除了疗伤符,可还有十几件护身用的法器。

短时间内的防御力,还要在零零恭之上。

根本不用担心会受伤。

等等......我护身法器呢?

皇上忽然愣了一下,下意识摸向胸口吊坠的手扑了个空,而后有些慌张的双手在身上摸了起来。

“不光是吊坠,玉牌、玉佩、扳指......怎么全都没了?”

听到皇上的话,零零恭几人再次紧张了起来。

皇上这是丢东西了?

“会不会掉在了轿子里,或是来时的路上?”

零零喜试探问道。

这一个晚上,皇上都没有离开轿子,之后更是只走了这一小段路。

不可能掉在其他的地方。

如果是来时的路上倒还好,沿路回去注意一些总能找到,可要是遗落在轿子上,那可就糟糕了。

“不,不是丢了......”

皇上这时候也镇定了下来,脸色略显苦涩,而后伸手从胸前摘下一道符箓。

身体瞬间仿若褪色一般,原本生动无比的表情,也变成了木雕一样的僵硬。

“机关傀儡!?”

“那真正的皇上......”

“怎么可能?!”

恭喜财三人的目光,忍不住落到了一旁的霍休身上。

霍休也有些意外,注意到三个人的目光后,连忙甩锅:“苏小子的幻形符那么逼真,我哪分得清啊!”

虽说机关傀儡没有体温。

但他带着皇上跑路的时候,后者可是自己乘坐飞剑跑的,二人基本上都没有过接触。

再者说,非亲非故谁没事闲的敢去摸皇上啊?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霍前辈,麻烦您去保护皇上,我们几个随后就到。”

最终还是零零恭最先镇定下来,朝着霍休拜托道。

霍休这次也没有再推卸责任,点了点头,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之前质疑苏木能否逃脱,并不单单是出自宗师后期的自尊心,而是境界到了他这个程度,即便没练过轻功,凭借这一身强横修为,跑的速度也不会太慢。

零零恭三人也准备朝着皇上的方向追去,却被皇上操纵的机关傀儡叫停。

......

......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两天,皇上那边的联络不知道为什么断了,苏木再拨过去也是无人接听。

无奈只好作罢,朝着事先约定的财神客栈赶去。

还有几天,天外飞仙大会就要召开。

苏木可没有忘记这才是自己的第一目的。

而财神客栈,就是天外飞仙大会之前的最后一处休息站。

考虑到天外飞仙大会之后,紧接着就是竞宝大会,皇上或许会感兴趣,他也有一些东西要买,索性就多订了几间房,一直到三月十六号。

付了房费,拿了钥匙。

苏木正要上楼,就见楼上走下来一对谈笑风生的男女。

那是一个白袍的中年男人,胸口绣着一头飞鹰,是天鹰教的服饰。

女子则是尽显妩媚妖娆,身材很好,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不过苏木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迷香?

目光在女子身上着重打量了两眼,他也就没再去留意。

估计只是小夫妻平日里调情助性用的吧。

上了楼,选了一间安静的房间,苏木便关上房门,再次尝试了联络法器,依旧是断联的状态,进入内景稍微确认了一下皇上的安全。

确认无恙后,也就没有去管。

他已经和楼下的店小二打过招呼了,将零零恭几人的穿着打扮也告知给了他们,如果一行人来了,会有人来通知他。

至于接下来的时间......从噬囊中取出一截小拇指,苏木的嘴角微微扬起。

好歹他也是锦衣卫千户,皇上敕封的天下第一神医,陪逍遥侯跑了一个晚上,怎么能一点好处费都没有。

这堪比武者世界记忆金属的东西,他可是要好好研究研究,要是能复刻出来就更好了。

一整个上午,苏木都在研究逍遥侯的小拇指,时不时还要敲敲打打,测试一下这根不知名钢铁手指,在各种情况下的特性。

声音不小,在这房间隔音效果稀烂的环境下,这一劣势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

中间还让人找过一次。

之后苏木就长记性了,在房间展开一个奇门格局,隔绝了声音的同时,也更方便他观察这根金属小拇指的特性。

时间一晃而过。

到了下午,零零恭几人也算是姗姗来迟,刚进入到客栈内,环视一圈,便找到了店小二,上前简单描述了一下苏木的外貌特征。

以防万一,他将易容后的面孔也描述了一下。

最终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拐角的一间房。

“笃笃——”

“公子,您托我关注的人,我给您带上来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房间的大门突然打开,却不见人,店小二被吓了一跳,零零恭几人却习以为常,目光朝房间的更深处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确认是苏木后,零零恭递给了店小二一小块碎银子,道:“这里没你的事了。”

店小二也是识趣,满心欢喜的接过银子就走了。

零零恭几人这才是进入房间,又将门顺手带上。

“黄公子呢?”

苏木这时候也停下了手上的活计,看了眼只有零零恭三人,忍不住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零零恭将皇上想要借助机关傀儡查明幕后真凶,最后却失误弄混了,自己则被抓走的事情,和苏木说了,脸上带着几分羞愧。

他们是保龙一族,无论皇上出于什么原因被抓走,这件事说到底都是他们的失职。

苏木听到这戏剧性的事件,也不免愣了一瞬,而后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听几人对那几个歹人身手的描述,他也是来了兴致,摩挲着下巴,轻声道:“听起来像是西域金山教的武功。”

“金山教?”零零恭一愣。

也不怪他不知道,这金山教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西域,如果不是事先从锦衣卫处得到了情报,外加一些前世记忆,他也很难这么快联想到金山教的头上。

“......对了,金山教**成可能就是这次天外飞仙大会的组织者。”

为几人科普了一下金山教的知识后,苏木也没忘记补充一句。

“也就是说,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到天外飞仙大会召开,然后去营救皇上就好了?”

零零财说完,就察觉到了零零恭和零零喜幽怨的目光。

“有,有什么问题吗?”

“毫无问题。”

不等零零恭说些什么,苏木就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袭杀大明医师对于金山教的无相皇来说,同样是一份功劳,对方不会轻易抛弃,所以就算是要带黄公子前往蒙元,也只会在天外飞仙大会结束之后。”

“更何况,还有霍休前辈在,黄公子的安全不会有问题,提前去只会打乱天外飞仙大会的节奏,让我们损失更多的大夫。”

苏木的一番话,让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零零恭和零零喜也都沉默了下来。

但两人还是有些犹豫。

毕竟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皇上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要他们袖手旁观,着实有些困难。

好在就在这时,苏木手腕上佩戴的联络法器亮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听听黄公子怎么说吧。”

苏木摇晃了一下联络法器制成的手串,随即接通。

“苏小子,听得见吗?”

联络法器的另外一头,传来了霍休的声音。

“听得见,霍休前辈,是黄公子有消息让你来转达吗?”苏木回了一句,同时也有些好奇。

“皇上说,让你们暂且待命,一切等天外飞仙大会召开以后再说。”

显然,皇上也意识到了,若是现在闹起来,对他们拯救大明大夫,并不会产生什么好处。

毕竟,就算天外飞仙大会被揭穿了是个骗局。

可那些风尘仆仆赶了接近一个月路的大夫,会甘心无功而返吗?

显然不会。

所以按部就班,等到天外飞仙大会的时候,他们再将这些大夫救下,也好让他们接受现实,到时候再揭露幕后真凶的身份,说不定他们还能同仇敌忾,更加的忠于大明。

霍休的一番话,让原本还有些犹豫的零零恭,瞬间轻松了下来,又和霍休询问了几句皇上的近况。

几人这才从苏木的手中分了钥匙,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苏木则叫了一份饭菜上来。

吃过后,继续投身到研究的行列当中。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今天,也是天外飞仙大会,正式召开的第一天。

根据邀请函的内容来看,大会会持续五天的时间,好让大明医师,有大把的时间对于天外之人解剖研究。

不过真正热衷于医学,会不远万里赶赴西域的大明医师,无论哪一个,都不会让自己落于人后。

所以一大清早,便能见到成群的骆驼,好似族群迁徙一般,从财神客栈始发。

一路向西。

sdldwx/xs/79326891/19191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