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磐离京时,司马炼带着人赶到御史台。对于这位大名鼎鼎却又臭名昭著的新晋官员,御史们给不出什么好脸色。倒也不怨他,其实御史们们本就对所有人都没有好脸色,他们巴不得有人犯错才好。

司马炼行事雷厉风行,哪怕雪路难行,也迅速来到御史台将搜来罪证一一铺在案头。御史们打了鸡血似的来回传递,顾不得室内少炭便撸起袖子开工,一封封弹劾奏疏信手拈来。其实有些错处譬如内宅之争,到底是官眷们的事,谁家还能没几房拈酸吃醋的妻妾?可如今不同了,他们早就看不惯那些说一不二的阁臣,如今没有摄政王和光献郡主撑腰,正是敲打那群人的好时机。

因要规避本人,弹劾奏疏不经内阁,直接送去大理寺。大理寺见后犯难,光献郡主谋反一事还未有着落,她手下阁臣又犯了事,怎么看怎么都是大势已去的劲头。思来想去,拿着奏疏进宫,打算去万清福地探探口风。却未料到万清福地前看到几位老阁臣|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还跪着,身上坠满了雪,人已经快没了生气儿——这等情形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于是赶紧借着问话的名义将人抬走,以免闹出人命来。

一日之后,雪依然未停。即便是鹅毛细雪,接连下上两日,也有寸余厚。

御道成了雪道,宫人只来得及清理出来,再撒上一层粗盐,总不至于使人绊倒。

审讯不过一日,司马

炼依照檀沐庭嘱咐,明暗两处施压。大理寺有心庇护,私下寻前御史中丞——也就是而今的阁臣赵元直问话。赵元直因有把柄在檀沐庭处,闭门不出,谁来也不见。

朝堂无首,还能撑到现在,全赖先前皇帝修道,众臣自有一套务公自律的习惯,而这习惯仅仅是建立在摄政王与光献郡主坐镇阁部的前提之下。如今内阁阁臣被捉去十几位,光献郡主因谋反被扣押在万清福地,摄政王不知所踪,皇帝病情堪忧,时至今日,众人终于惶惶然——这天难道真要塌了吗?

这份难以遮掩的惊惶迅速在朝中弥散开来,万清福地的皇太侄成不了气候,思来想去,余下几位阁臣在夜间私下商议——究竟是归顺了这位外来的皇太侄,还是将荣王殿下请回来。

然而这场密会还未谋划完成,司马炼便带着人找上了门,不由分说便将人一网打尽。

血溅三尺之后,终于有人反应过来,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指向他:“司马炼!你、你们这是谋害机要大臣!我们是殿下提拔上来的,你怎么敢——”

司马炼回首看他一眼,见出声之人是在内阁时常私下与人提起他卖妻求荣的那位,也正因如此,自己在内阁的日子可算不得好过。

司马炼那张脸本就酷似小阁老,这一回眸望来剑眉上挑,嘴角却是耷拉着的,面容竟同死去的小阁老重合,令人心底生寒。

倒也有平日里

没得罪过他的,譬如陈九和与方圆张忱等人,大着胆子想求他放诸位一马。可司马炼一句“诸位到如今还看不清当下吗”给堵了回去。

司马炼又扫了几眼,未见到林嘉木,神情不见悲喜。顺嘴问了一句,陈九和想了想,站出来提醒道:“嘉木早已被郡主禁足,今日我等在此聚集,不干他的事。”

司马炼却冷笑一声:“禁足?他跪在万清福地前请命时怎未想起禁足这件事?”

这下陈九和彻底没话说了。

司马炼带来的人将阁臣们被关在了一处,好歹也是摄政王跟前常走动的人,哪里受过这等待遇?不多时便将司马炼与檀沐庭二人骂了个狗血淋头,骂檀沐庭“残害股肱,逆乱朝堂”,称司马炼是“党助奸佞”。

然而骂了一晚上,屋里烧的还是奸佞运来的炭,次日一早还是要吃奸佞送来的饭。

内阁一下空了十数个位置,檀沐庭又来到皇帝榻前,拿出早就写好的诏书,取了印玺来盖上,以皇帝名义另择新人入阁。

当然,这番动静是万万不可能告诉萧扶光的。

在神殿里,他依然是体贴细心,处处为她想得周到的臣子,照顾她到了只差将饭喂到嘴里的地步。宫人说檀大人对郡主好生体贴,只是说话时低着头不敢看她。

萧扶光没应声,看着开了半扇的小窗,问:“雪还没停吗?”

檀沐庭说是,转头悄悄同人递了个眼色。宫婢悄悄关了那

扇窗,萧扶光的眼神却依然未从上面挪开来。

檀沐庭朝她挥了挥手,她眨了眨眼睛,这才将视线收回来。

“阿扶,你看这个,合不合你心意?”

他将一副草图展开,上面描了一顶鎏金辇,单看辇顶镶缀一层又一层的金玉宝石,沉甸甸的好似有千斤重。先帝在时常赐下珠宝,加起来也不如这顶辇上的多,可见檀沐庭着实费了一番财力。

寻常小门小户出嫁的姑娘乘轿,富庶些的便乘车,魏人民风奔放,皇亲国戚成了婚有与民同庆的意思。此前萧扶光备嫁时摄政王便命人打了一顶辇,好叫天下人都来沾一沾她的喜气,只是后来司马廷玉暴毙,辇被收进库中,早已落了灰。

檀沐庭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此,他先前提过的话怒恼了她,此后便不再提,然而他总有各种方式来旁敲侧击地提醒她——有些事,不是不说便能避得开的,你日日与我相见,总有一日会要你点头。

今日事了,檀沐庭出了神殿,罕见地去了司马炼新宅中。

竹斋怕极了檀沐庭,未敢出门相迎,好在檀沐庭手下可用的人不少,也不在乎这一个竹斋。

“新宅收拾得不错,只是主母不在,未免冷清些。”檀沐庭直言道,“明日秦仙媛便可归家了,愚兄应承你的事,总算能办到了。”

司马炼听后,拱手一拜到底。

檀沐庭满意他的态度,又道:“你我能有今日,你夫人可谓劳苦

功高。阿炼,你是男人,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即便她回来了也不要为难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veshu。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yv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