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皮狗总部。

科乐美虚拟游戏分部负责人三宅拓海和顽皮狗负责人尼尔·德拉柯曼对面对而坐。

这是继八月初以来,两位负责人第二次线下会面,第一次是科乐美下定决心与顽皮狗合作那天。

第二次,合作项目《最后生还者2》已然上线。

按理说,

游戏上线首日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

不过三宅拓海脸上并没有太多笑意,甚至有些阴沉。

整个会议室都处在一种低气压的环境中。

当然,

一个人例外,尼尔·德拉柯曼一直沉浸在自家游戏上线爆杀灵境游戏的幻想中,乐呵呵的,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咳咳......”

三宅拓海清了清嗓子,“三岐桑,你上次跟我汇报不是说《最后生还者2》预计十月中旬上线吗,为什么提前了几个星期就上线了?”

“你知不知道强行赶鸭子上架的作品烂尾的概率很大,还很影响玩家体验,上次鲍雪的惨痛教训还不能让你长记性吗?”

“私密马赛!”

三岐尾站起身,后退一步,躬身九十度,道歉的态度非常虔诚。

他是一个很有眼力劲儿的人,三宅拓海表面上是骂他枉顾游戏质量强行上线游戏。

实际上是在敲打尼尔·德拉柯曼。

作为科乐美实权负责人,三宅拓海能不知道这个项目三岐尾是三把手,完全没有话语权吗。

不过,如果直接冲着合作人说这话,不是当着众多人的面上打尼尔的脸吗。

不合适,所以三岐尾充当了的这个角色。

三岐尾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滑轨道歉的非常丝滑,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拓海先生,让《最后生还者2》提前上线是我的主意。”

尼尔·德拉柯曼知道三宅拓海意有所指,自然而然的接过了话茬。

“哎呀,糊涂呀,尼尔桑。”

三宅拓海叹了口气,为难道:“上次鲍雪因为强行将游戏上线时间提前,导致安全测试没过关,闹了不小的舆论风波,甚至还逼走了一批设计师,导致鲍雪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我们可不能重蹈覆辙啊...”

“安全测试我们已经做好了,游戏开发也在前几天正式完成,《最后生还者2》完全具备备案上线的条件,没必要等那么长时间。”

尼尔·德拉柯曼自信的摆手,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三宅拓海桌子下的拳头捏的乱响。

这个傻啵一!

那点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吗。

就是想碰瓷灵境一碰到底。

为了赶上同一天和灵境上线做出的不理智决定。

和灵境打了这么久的交道。

三宅拓海很清楚,如果没有把握,千万别硬敢着到灵境面前。

否则结果都会很惨。

《最后生还者2》仅仅是剧本问题就让他很是担忧了,为此不惜花大价钱挖了一个设计师团队专门研究2代剧本。

科乐美是真的想打一场翻身仗,从合作开始到游戏开发,再到大规模宣发,都在为游戏最后的成功做铺垫。

没成想猪队友是真的猪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因为细节打磨不足,导致游戏成色和预想中的有差距,玩家不买单的后果呢?”

三宅拓海沉声问道。

“你觉得单凭你一个人能承担的起吗?”

合作之初,这个zzzq入脑的家伙无脑将一些zzzq的东西插入游戏中他忍了,毕竟是当地特色要给予尊重。

合作之后,仅有一个IP没有剧本没有主线,没有人物设定,他也忍了,这些花钱都能解决,不算问题。

都尼玛合作几个月了,眼瞅着就要迎来收获了,这傻啵一又来了一手拔苗助长,还TM提前开香槟,他实在忍不了了。

过往的经验告诉他,凡是提前开香槟的最终都死的很惨。

三宅拓海现在不仅想骂尼尔·德拉柯曼。

还想骂科乐美总部那群煞笔老头。

典型的急病乱投医!

别人都不敢考虑的合作,你们TM上赶着去。

现在的顽皮狗是可堪大用的吗?

他在合作之初就做过调查,之前顽皮狗能在没落豪门起死回生主要是上一任负责人的功劳。

他们将灵境拉到了友谊的小船上,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才有了一代爆卖连带着让梭尼硬件接入仓打入市场的佳话。

眼下这位负责人倒好,上任没多久就把乘凉大树给砍了。

吃水都不忘挖井人呢。

这和自掘坟墓有什么区别。

无奈,

三宅拓海只是虚拟游戏分部负责人,谏言并没有得到上面的认可,反而将烂摊子跟自己绑定了。

“拓海先生是什么意思,你是对我们合作的《最后生还者2》没有信心吗?”

尼尔·德拉柯曼脸色板了下来,“就算你没有试玩我给你准备的demo,至少也看过网络上玩家和主播们对我们游戏的评价,我们诺达团队呕心沥血几个月开发的作品不是垃圾,你一个撒手掌柜没有资格对我们的心血做出评价。”

三宅拓海被怼的哑口无言。

他虽然是该项目科乐美分部最高负责人,但是因为科乐美那边也有项目需要监督,合作事宜一直交由三岐尾负责。

对于项目的了解一直都是通过三岐尾的汇报工作得知,三宅拓海能感受到三岐尾对项目保守的态度。

所以中期他就失去了对《最后生还者2》超越《最后生还者》的期待,只求这个项目能平稳落地。

不求能再造原作辉煌,至少能做出一份满意答卷,将诚意拿出来,即便最后没有超越原作,也能做出属于自己的特色。

对于科乐美和顽皮狗而言都不算是坏事,起码科乐美口碑能提升一点,顽皮狗能成功让IP落地,至少摆脱了灵境对IP的影响。

将来的IP价值潜力无穷,再差都是双赢的结果。

万万没想到,尼尔这吊毛这么跳,还有一股没受过毒打的蜜汁自信。

不是哥们儿你凭什么觉得,几乎款款都能赚钱的灵境会输给你们只能靠合作翻身的老牌大厂啊。

就凭你那zzzq入脑的萎缩小脑想出来的创意吗?

闹呢!

“得...”

三宅拓海摆手,“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辩,用成绩说话吧。”

“希望《最后生还者2》真的能如尼尔桑说的那么争气,否则尼尔桑可以考虑自己的退休生活了...”

说罢,三宅拓海起身离开会议室。

三岐尾随后跟上。

他在顽皮狗总部这段时间,早就受够了这个自大的家伙,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多少有点大病了。

“滚吧,都滚吧!”

尼尔冲着几人背影怒吼,“若不是顽皮狗没有足够的开发团队打造这款游戏,哪能轮得到你们这些人染指这个超级IP,得了便宜还卖乖,典型的小人嘴脸。”

嘭!

尼尔一脚踢开会议室的椅子,向着会议室外喊道:“洛克。”

“boss,有何吩咐?”

助手闻声赶来。

“给我准备一台接入仓。”

他看了眼手表的时间,“按照时差来看,龙国那边灵境应该已将游戏上线蒸汽平台。”

“我倒要看看,将这群胆小鬼吓破胆的游戏到底有多牛。”

“好的。”

助手立刻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一台超长待机六小时的梭尼牌接入仓被搬到了尼尔·德拉柯曼的办公室内。

“哼,《消逝的光芒》,丧尸题材?”

尼尔冷哼一声,“看来灵境也是有备而来呢。”

游戏市场题材这么多。

偏偏选择跟最后生还者2一样的末日丧尸题材。

显然就是针对他顽皮狗的。

【经检测,玩家心率/心跳/血压皆在健康值,符合游戏准入水平,是否进入游戏?】

虚拟界面中,尼尔看着眼前一串安全提示愣了一下,他们好像忘记在游戏准入前放置安全声明了......

这个基础的设置,怎么没有人提示一声呢?

一群酒囊饭袋!

尼尔心中怒骂一声,刚进游戏就感受到了和自家游戏不同的地方,还是比自家游戏做的好的地方。

说不慌是假的。

【游戏内的所有角色和地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温馨提示:由于本游戏具有一定程度的限制级画面,是否设置心率安全阀并开启实时监控?】

小把戏。

搞心理暗示那一套是吧?

否!

尼尔表示众人皆醉我独醒,一般恐怖游戏都喜欢玩这种小把戏,先在玩家心中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到时候游戏中风吹草东都可能引起玩家惊慌失措。

事实上都是前面铺垫做的多。

玩家自己吓自己罢了。

确认选择后,背景故事直接平铺直叙。

事件发生在哈兰市。

过去两个月哈兰遭受未知瘟疫肆虐,全世界人民都在密切关注。

灾难原因未知。

当地政府的国防部门在瘟疫爆发不久后,就建立起了高墙,用来隔离疫情。

全球救援计划稳定为城市内的幸存者投放物资。

国防部打算采取更激进的行动。

打算用火力覆盖强行摧毁一切病毒。

不过,群众有人质疑城市内是否如GRE坚称的一样,已经没有未感染病毒的幸存者?

如果还有,这种行为是坚决不被允许的。

因此,计划搁置下来。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可以确认,那就是留给哈兰这座城市的时间不多了......

“嗯...很传统的表现手法。”

尼尔·德拉柯曼作为游戏行业的领导,对于游戏中常见的套路司空见惯了,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位深度游戏爱好者。

【HUD已激活,开始简报。】

第一视角的UI界面中,出现一些文字,耳麦中也传来指挥者的声音。

“正在接近哈兰市。”

男人的声音传出。

尼尔环视周围,目测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一座移动的载具中,他能从体感反馈中感受到那种轻微的颠簸。

盲猜不是装甲车就是飞机,从平台的材质看,更像是飞机尾舱部分的待跳伞区域。

【对象数据。卡迪尔·苏莱曼。一名受雇佣在僵尸疫情爆发后维持秩序的政治人物。他的弟弟哈桑在得到疏散前,死于一场与疾病有关的事件。】

UI界面的左下角,一个寸头男人的头像出现,络腮胡,眼神阴翳,通讯中语音介绍道:

【苏莱曼把哈桑的死归咎于GRE。他窃取了一份高度敏感的文件,成为了他与GRE谈判的筹码。并指示说,一旦他发生了任何不测,就公布文件。】

【文件详细描述了该病毒的一种治疗药物尚不完善的合成方法,如果在当前状态下被实施,其所产生的物质可能是剧毒性的】

“在十秒钟后跳下。”

机舱工作人员提醒道。

显然,通话中的人是在给身为主角的玩家介绍此行的任务,尼尔觉得这个任务未免有些太过于简单了...

嗡——

尾舱缓缓开启,金色的阳光映入眼帘,尼尔站起身,虚拟世界跳伞他经历了无数次,因为他是APEX老玩家了,所以非常轻车熟路,甚至有点跃跃欲试。

“现在!”

机舱协助人员一声令下,尼尔果断跳下,耳边还在传来指示者的声音,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只记得一个无线电设备能克服某种全城市覆盖的信号干扰,这是联系GRE的唯一手段。

穿过云层,哈兰城市在尼尔眼前越来越清晰。

呼呼呼~~

风阻在耳边吹过。

片刻,尼尔稳稳落地。

“不错的跳伞体验。”

他刚站稳,正打算观察四周的环境,眼前三个人影拦住了去路。

“我告诉过你那不是一个普通的降落伞。”

“打断他的腿,然后把他带到赖斯那里去。”

三人或手持榔头或拿着钢管,走路痞痞的,俨然把刚刚降落哈兰市的尼尔当成了肥羊。

末日生存法则,人就是资源,既可以做苦力也可以做欲望发泄器,还可以作为后备口粮。

“退后,所有人退后!”

尼尔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警惕的看着三人,他不会轻视游戏中出现的任何一个活人。

因为他深知末世中人远比普通的丧尸更可怕。

“停下!噪音会把他们引来的!”为首的男人举起手劝诫道,似乎并不想跟尼尔发生冲突。

因为声音会引来某种存在。

尼尔:?

声音会引来丧尸,这个是游戏设定吗?

嘭!

愣神之际,一榔头砸了下来!

妈的!

尼尔这才知道被骗了。

趁三人围上来时立即开枪。

砰!!

清脆的枪声在空荡的街道显得异常清晰。

其余两人也不管倒地的同伴。

“赶快撤退!撤退!”

立刻转头就跑。

非常果断!

紧接着。

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某个方向传出。

“吼昂!!!”

犹如引发了多米诺牌骨。

一连串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叫的尼尔心里直发毛!

“吼!”

“吼啊!!”

“吼昂!!!”

......

(消光我已经快要通关了,就差赖斯没打了,那个吊毛找他特别费劲,要各种跑酷找路往哪个建筑上爬,非常费劲,我就卡这儿了)

sdldwx/xs/14456570/19191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