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现在不过才成为完全之龙,又哪里来的实力,足以支撑他去审判天理?

当初龙王带着七元素龙,裹挟着深渊的力量,与天理战斗数千年都未将其击败,他一只弱小无力的水龙,虽是完全之龙但又如何是天理的对手?

秩序之执政还真是爱说笑···

那维莱特对于自己现在是一个怎样的处境,有着十分清晰的认识。

林羽其实并没有将刚才那维莱特的话放在心上,他也不相信那维莱特具有能够审判众神的能力。

毕竟尘世可是在他秩序之执政的管辖之下呢。

只要是有他在的话, 那尘世之间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既然嘉奖已经送到,那我也就不继续打扰你的工作了,便先行离开了。”

说完这句话林羽打开了一道空间之门,抬脚便要走进空间之门中,从那维莱特的办公室离开。

但在林羽就要走进空间之门离开的时候,那维莱特开口却开口留住了林羽。

“林羽先生请稍等一下。”

正准备离开的林羽,被那维莱特出言叫住。

林羽驻足朝着那维莱特,投射过去了一道疑惑的目光,并询问:“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你且道来。”

“璃羽银行是璃月的产业,因为预言的缘故枫丹多处遭受灾难损坏,在维持枫丹正常运转的同时,又急需尽快对这些地方进行重建工作。”

“所以说?”林羽看向那维莱特。

他基本上已经猜到那维莱特想要说些什么了,不过具体想要做什么,还是由那维莱特自己说出来好。

“在各地都继续重建,又要维系枫丹正常运转,同时接下来枫丹可能会迎来改革,诸多事情堆积在一起,已经对枫丹的财政造成了极大负担。”

“从而导致整个枫丹都将面临巨大的财政赤字。”

“所以为了缓解枫丹的财政压力,目前枫丹上的决策是准备从璃羽银行里面进行大额贷款,以此来缓解枫丹的财政压力。”

在听完那维莱特所言之后,林羽一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看向那维莱特说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枫丹财政上面存在压力,想要从璃羽银行中进行贷款,合理的借贷行为这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想璃羽银行方面应该也不会拒绝。”

“这件事情枫丹方面安排人员前去谈论即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那维莱特一时语噎。

如果仅仅只是简单的贷款,那他自然是不用在林羽面前刻意提及,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不算简单,所以他才需要如此。

片刻过后那维莱特在心中做出了几番心理斗争,最终那维莱特总算是完成了心理斗争。

虽然有些艰难,但胜在能够开口说出此事。

“枫丹方面是想要获得一笔大额的无息摩拉贷款。”那维莱特总算是说出了心中实话。

无息的摩拉贷款?

那维莱特的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枫丹刚刚经历过一场巨大的灾难,以普遍理性而论璃羽银行具有国际的性质,所以国际上给予一些枫丹人道主义支援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无息贷款也是属于人道主义支援中的一部分。

林羽认为这是在合理且能够接受的范畴之内。

“一笔大额且无息的摩拉贷款吗?”

“以目前枫丹的情况来说的话,想要取得这样一笔大额且无息的摩拉贷款,自然是不存在任何问题,也是在合理的范畴以内。”

“所以按照如今你的请求,是想要让我出手,在璃羽银行和枫丹之间,为这一笔无息摩拉贷款牵线搭桥?”

林羽轻声一笑,他看向那维莱特的方向说着。

那维莱特点了点头:“嗯,我所想的,正是林羽先生刚才所言。”

“可是牵线搭桥什么的话,未免也有些太过于麻烦了,我个人的时间可是十分忙碌和宝贵的。”林羽淡淡的说道。

听到林羽这般说辞,那维莱特的眼神,以常人无法察觉的黯淡下去几度。

无息的摩拉贷款,不行吗?

但很快林羽话锋一转,同时手中白光一闪,一份文件出现在了林羽的手中。

“牵线搭桥什么的太过于麻烦,这种事情我就不亲自前去了。”

“那维莱特,这是一份璃月总行的文件,上面有关于枫丹无息贷款的事宜,你命人拿着此份文件前去谈论此事即可。”

林羽现在手中所拿着的这一份文件,乃是他刚刚以自己尘世璃羽银行负责人的身份,所签发出来的一份璃月总行文件。

拿着璃月总行的文件,在璃月银行确认真伪以后,就算是从璃羽银行里面取出一千亿摩拉,那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璃月总行文件可不是别人想仿制便能够仿制的,文件的制作需要当时林羽所下发的设备,设备制作文件的材料源自于具现模板的转换。

没有具现模版的话,自然也就不可能仿制林羽的东西。

同时尘世之上,想来也应该没有如此胆大包天的人存在,能够将主意打在璃羽总行中的设备之上。

要是尘世之上真的有这种人存在,那林羽看来这人应该是很想吃钉子了。

既然是如此的话,那林羽倒是不介意给他几钉子,让他好好尝一尝这来自于高天的钉子究竟是何种味道。

想来尘世之上还没有人品味过其味道如何。

“璃月总行的文件?”那维莱特从林羽手中接过了这一份文件,然后在林羽面前简单的查阅起了文件上的内容。

林羽这一份文件上的内容十分简单易懂。

若是将其总结起来的话,应该可以如此说:我,璃月总行,枫丹要借钱,那就借!无息的借!

嗯···真是十分的简言意骇,像是秩序之执政的风格。

“多谢林羽先生的帮助,真是感激不尽。”

“还有一件事情,芙宁娜她们打算在沫芒宫中召开一场晚会,以此来表达枫丹对于预言中积极拯救的人们谢意。”

“芙宁娜她说,一定要将林羽先生邀请过来,否则缺失了林羽先生的晚会,就像是缺失了···呃···最高审判官的枫丹一样。”想起芙宁娜的原话,那维莱特不由得有些语塞。

“这件事情本该有他人前来邀请,但既然林羽先生如今便在眼前,便不妨由我亲自将这件事情告知于林羽先生。”

林羽轻声一笑。

这倒是像芙宁娜能够说出来的话。

感谢积极拯救枫丹的晚会吗? 到时候钟离一行人都会收到邀请,若是单单自己一人不来也不太好。

既然如此的话,那他便将晚会答应下来,一同享受着语言过后的美好时刻。

“好,我已知晓。”

“届时晚会开始的时候,我会亲自前往。”

林羽看向那维莱特说道。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便径直走进了空间之门内,从沫芒宫那维莱特的办公室中消失不见。

看着空间之门消失,感受着空间波动泛起的涟漪,那维莱特这才想起还有一些信息没有说明,那就是晚会开始的具体时间···

不过随后又很快释然,秩序之执政如此强大的存在,想要知晓一场晚会的开始时间,这便是极其简单的事情。

所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拿着璃羽总行文件的那维莱特,随即便从自己办公室当中走出,然后将要与璃羽银行商谈无息贷款的这件事情,交给了沫芒宫中负责枫丹政府财政的人员负责此事。

有了这份文件以后,有关于从璃羽银行中贷款的事情,自然也就变得十分轻松。

所以在那维莱特这里,有关于枫丹无息贷款的优先级也就往下进行了调整。

如今他需要处理的枫丹事务非常多, 能够不浪费一些时间便不浪费一些时间。

除了救灾、重建、治安、改革···之外的花费,还有着一件让那维莱特感到头疼的事情,那便是在秩序之执政手下,起死回生的前代水神·厄歌莉娅。

按照现任水神·芙卡洛斯的意思,她想要将枫丹还政于前代水神·厄歌莉娅。

对于这件事情那维莱特倒是没有什么想法,不过该如何运作这件事情,而枫丹的人民又如何面对如今枫丹的三神。

枫丹三神之间的权责该如何划分,之后司法体系又该如何进行更改。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那维莱特感到有些头疼···

虽然头疼但这却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毕竟如今明面上能够动用枫丹权利的水神·芙宁娜,她根本就不具备真正处理枫丹政务的能力。

所以这一系列的事情,自然也就落在了他那维莱特身上···

还好他是强大的元素龙生物,否则若是换常人在这个岗位上,估计早已经累垮在了这个岗位上面。

不过早已经将枫丹看做自身一部分的那维莱特,自身也不可能选择撂担子不干,关于枫丹如今也有着属于他的一部分。

虽头疼,但仍需努力。

通过空间之门返回到旅店中的林羽,便又见到了位于房间中的清羽和魈。

此时两人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头上戴着绿洲设备,很显然两人是进入到绿洲世界中畅游了。

sdldwx/xs/57652738/19191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