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管事仔细挑了几朵花,随后立即从不远处跑出来一位小厮。

他把花交给小厮后,才看向段景曜和楚昭云。

两人只是寻常人打扮,他根本不可能想到两人的身份。

刘管事笑了笑,说道:“不知两位找在下何事?”

楚昭云没有立即说出本意,而是问他:“刘管事摘这些花是送给清歆园的主人?”

“正是。”一说到此事,刘管事脸色又严肃了起来。

东家哪里都好,唯独对花格外严苛。

若是他每日送去的花让东家不满意了,他绝对得挨训斥。

不过这些都不足为外人道矣。

刘管事又问道:“两位这是?”

楚昭云看了眼段景曜,段景曜亮出了皇城司提举的腰牌。

“皇城司查案。”

“原原原来是皇城司的大人,小的有眼不识,大人莫怪!”

刘管事慌里慌张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能看出来是他心虚。

偏偏段景曜和楚昭云不再开口。

刘管事沉不住气问道:“两位大人找在下,可是清歆园里出了何事?”

见眼前二人还不开口,刘管事不由自主想起来前几日主子交代他的一件事。

只是给主子的朋友帮忙,按理说不应当有什么差错才是……

“是不是清歆园里有游人报案?还请大人明示……”

等刘管事自己心里乱了阵脚,段景曜才开口问道:

“三|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日前,你带了一队牛粪车入城。”

刘管事心里一咯噔。

方才他隐隐有预感,兴许就是牛粪车的事。

果不

其然,真让他猜对了!

刘管事心里强装镇定,解释道:“园子里很多花需要牛粪,所以就定期运牛粪入城……上一次就是三日前,没错,大人说得对,三日前我引了牛粪车入城。”

“几车几桶?”

“十一车,共四十三桶。”

“牛粪用在何处?”

“就就用在花田。”

“花田何处?”

刘管事硬着头皮用手指圈了一块地。

段景曜又问他:“你想好了再回答,牛粪到底用在何处?”

“就用在了这处花田里。”

刘管事话音刚落,段景曜便拔剑刺向花田。

利剑一番扰动,惊得刘管事大呼:“花!我的花!”

段景曜手里动作没停,一边翻着土壤,一边答他:

“不管你的花多名贵,皇城司双倍赔给你。”

“我……不敢、不敢……”

段景曜把刘管事圈出来的土全用剑翻了一遍,问他:“刘管事可是记错了?三日前施肥,四十三桶牛粪,眼下怎的半分痕迹也没有?”

“许是我记错了……是、是在……”

“若是再记错,怕是这些花都保不住了。”

正准备再说一处应付段景曜的刘管事,听了段景曜这句话就开始冒虚汗。

他再说,段景曜再翻,这些花就真都毁了。

花毁了,他也就完了。

可他也没法子说些别的来应付段景曜。

想了好一会儿,刘管事才支支吾吾:“是我记错了……脑子糊涂了,清歆园这般大,牛粪自然是用在园里各处了。”

“辛苦刘

管事把施肥的人都找来,我来一一核对四十三桶都用在了何处。”

“……”刘管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多大的本事能在段景曜眼皮子底下去串通小厮?

东家只说帮朋友一个忙,怎的会牵扯进皇城司的案子里?

“大人,清歆园平日里不留花农们,他们只过来了那两天,今日去寻,一时半会也寻不到……”

“看来得去一趟皇城司,刘管事才能说实话。”

“!”刘管事张了张嘴,惊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一辈子老老实实,这次也只是听了主子的命令而已。

怎的就要去皇城司了?

皇城司地牢是什么地处!

不死也得扒层皮!

刘管事讨饶道:“大人饶命,我、我什么都没做……”

一直沉默的楚昭云这才开口:

“刘管事或许不知内情,但自己引进来的牛粪车里藏了什么,刘管事是知道的。在此处说实话,还是去了皇城司地牢再说实话,刘管事自己选。”

“我……”

刘管事一听到皇城司地牢就忍不住双腿打哆嗦。

流言蜚语他可没少听!

他一家老小都不在汴京城,他留在汴京城无非是为了报答主子的恩情。

可主子要是借他的手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也别怪他嘴不严!

更何况,主子只让他听令行事,他又不知道行的事是为了哪般!

刘管事心一横,决定实话实说。

“是……牛粪车里藏了人,运进了城。”

“是何人?有几人?”

“有三十

八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何人……”

楚昭云眉心一动,三十八人?

军器所里有三十七人。

段景曜又问:“你为谁办事?你家主子到底是何人?”

“我家主子就住在城北,叫何大志……他本是南地人,早些年发了财就来了汴京城。”

一听这个名字,段景曜才想起来,清歆园的主人确实是姓何。

只不过何大志从不作妖,在皇城司眼里也不是特别的人物。

正想着,段景曜又听刘管事说道:“这次是主子说帮他朋友一个忙,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朋友?”

“我也不知是谁,我平日只负责清歆园里的事。”

“进城的人都去了哪里?”

“不知道,三日前我带着他们进城后,到了清歆园,在后门有人等着,带走了他们。”

“那人是谁?”

“不知……”刘管事面色涨红,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分明说的是实话,可他自己听来也觉得一问三不知像是在扯谎。

段景曜又问:“牛粪车是你是送出城的?”

“不是,是那人……”

段景曜又问了几个问题,刘管事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问清了何大志的住处,段景曜说道:“皇城司你是不必去了,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去府衙里待着,清歆园门口有察子等着你。”

“啊?”刘管事还想求饶,但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去府衙总比去皇城司来得强!

几人沉默了几息,刘管事突然抬眼看向段景曜和楚昭

云。

“两位大人,他们究竟犯了什么案子?我看他们都是老实人,年纪大了,都没什么坏心思,他们能害了谁……”

闻言,段景曜和楚昭云心里五味杂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veshu。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yv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