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七星酒店黑天鹅西餐厅。

秦苒慢悠悠的给咖啡里加着奶,看着对面悠闲喝咖啡的上官龙庭。

“真辞职了?”

“辞职这事儿还有能有假?”

上官龙庭放下咖啡杯:“反正我现在养老的钱是足够的,没必要让自己活那么累啊,优哉游哉,一年在江湖上接几单就可以养活自己了?”

“这计划听上去挺诱人的,可惜我还是个学生,否则我也跟你学了。”

“嗤~”上官龙庭笑出声来。

“你那课有上的必要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能力?嵇真,他中医方面有没有你厉害?还给你上课?”

“他在很多方面肯定是比我强的,人家在中医圈浸染几十年,见过的病患比我吃的饭都多?我拿什么跟人比?”

上官龙庭怔了下:“也是,经验这一块,你肯定还是不如嵇真的......对了,能不能带我去蹭蹭你们的课啊?”

“他的课实操多,现在主要搞研究课题,你一个从来不接触中医的人,去蹭课也听不懂啊。”

“我辞职没事干,打算学学中医看。”

秦苒震惊得看着他:“啊,什么?那你打算跟谁学啊?”

“跟你啊。”

上官龙庭乐呵呵:“为了跟你学中医,我决定搬到北城来住,这样离你近一点,你有空就可以给我上课。”

“那我没空,我忙着呢?”

秦苒拒绝得彻底:“你没事搬北城干啥呀?这大老远得搬家不累啊?”

“哎呀,搬家就累一次,不搬,为了过来找你上课,得飞多少次啊?”

上官龙庭毫不在乎:“我这两天要租房子,约了中介,下午去看房子,你有没有时间陪我去?”

“我没有时间。”

秦苒拒绝得彻底:“我下午飞滨城啊,要周一早上才飞回来,你找房子......我打电话给我师弟,他应该有时间,让他陪你。”

“你师弟?”

上官龙庭眼睛一亮:“他会中医吗?”

“他和我是一个中医师傅教的。”

秦苒眼睛一亮:“对了,你可以在他住的附近住一套房子啊,离他近,你不想学中医吗?可以跟他学,他现在没找到合适的兼职,还有时间接你这份补课?”

“你的意思是......他给我上课要收钱?”上官龙庭有些不确定的问。

秦苒声音淡淡:“你说呢?这天下哪里有免费的午餐?”

上官龙庭撇嘴:“我可以去华清大学蹭中医科,那是免费的。”

“去啊,谁拦着你了?”

秦苒冷哼出声;“你去蹭课,跟我师弟给你一对一补课,效果能一样吗?”

上官龙庭:“......那指定不能。”

“这不就得了吗?你在华清大学蹭一个学期的中医科,学到的知识,我师弟可能半个月就跟你讲完了,你不用算时间成本的?”

“行,那赶紧给你师弟打电话,就说我请|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他吃饭,然后请他给我当中医补课老师......”

秦苒拿起手机给石月清打电话:“月清,你这会儿在哪里呢?”

“我跟恒源骑车逛胡同,在古巷里溜达,看人家古老的大杂院。”

“别逛了,打个车到七星酒店来,有人请你吃饭。”

“谁要请我吃饭?大师兄吗?”

“是我的大师兄,你也可以喊他大师兄,赶紧过来,见了就知道了。”

石月清结束电话,一脸遗憾的看向恒源:“不好意思啊,我大师姐让我过去,说找我有点事,改天再跟你一起出来逛了。”

“秦苒真是你大师姐啊?”

恒源看向石月清:“她看着比你小几岁吧?”

“师兄姐弟,不按年龄排的,而是按拜师的先后顺序,我大师兄都31岁了,他也得叫秦苒大师姐呢。”

恒源恍然:“原来真像小说里说的那样啊?”

石月清要打车去七星酒店,恒源即刻说开车送他过去。

“你高中才毕业两个多月,就有车开了?”石月清震惊的看着恒源。

恒源笑:“暑假期间学的开车,拿了驾驶证,车是零花钱买的,代步车而已,又不是豪车。”

石月清看着眼前这辆宝马车默:“.......”北城人都这么有钱吗?一个高中才毕业的学生,代步车就已经是宝马起步了?

最主要,人家还说这是他零花钱买的,那试问他家得多有钱?

“我们也就小康家庭,我这辆宝马也才五十多万。”

恒源开着车淡淡的说;“跟你大师姐的老公比起来,我们就是九牛一毛啊?”

石月清也不懂,疑惑的问:“陆云深那么有钱吗?”

恒源笑:“石月清,你是真不了解你大师姐嫁了个什么人啊?”

石月清:“......”他又没时间去专门了解陆云深。

再说了,陆云深有钱是陆云深的事啊,他又不跟陆云深打交道,他只跟大师姐秦苒打交道的。

等石月清赶到七星酒店西餐厅时,上官龙庭和秦苒都已经喝完一杯咖啡了。

上官龙庭要给石月清点咖啡,石月清赶紧拒绝了。

“谢谢,咖啡我喝不惯,我还是喝白开水吧。”

上官龙庭笑着问秦苒:“你们学中医的,是不是都讲养生?”

“这话说得,谁又不养生呢?那外国人出的保健品少了吗?”

秦苒冷哼出声;“喝咖啡只是一种习惯而已,我也不喜欢喝咖啡啊,只不过今天是陪你喝一杯而已。”

“白开水才是万灵丹啊。”

上官龙自己找着台阶下;“那点餐吧,石师弟吃牛排可以吧?”

“谁是你师弟?别乱叫,我师傅已经不再收徒弟了。”

“啊?你师傅不收徒弟了啊?”

上官龙庭一脸遗憾:“我还想着中医这一块就拜进石门去,从此以后做石门的弟子。”

“你想做石门弟子,不要拜我师傅为师啊,石门除了我师傅,还有别的师傅啊?”

上官龙庭一脸求教样:“别的师傅还有谁啊?”

“我师弟石月清啊。”

秦苒笑着给他介绍:“人家就是石门当家的,师门除了我那几个师弟,其他都是他的徒弟了。”

“原来你已经是大师了啊?”

上官龙庭瞪着秦苒:“你咋不早说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veshu。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ddyv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