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像麻袋一样,被扛在唐龙肩上的关瑶,不停地蹬着两条小短腿,红着脸喊道:“你倒是放我下来啊!”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

唐龙面无表情!

接着,对着她的小屁屁。

轻轻拍了一下!

“你既然受伤了,就乖乖别动!”于是,他把仍不安分的关瑶,抱到小摩托的后座上,接着便骑上了车,向着学校外驶去……

……

一个多小时后——

“Rua……”

傍晚。

莫约,六点时分。

在好一阵折腾后,疲惫不堪的唐龙,总算回到了家中。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接着,无力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便倒在沙发上,没过多久,就打起了鼾来。

……

“Duang!”

才刚刚入眠!

一阵很是急促的敲门声!

在刹那间!

就撕碎了他的梦境!

“谁啊,真烦!”

而,睡意正浓的唐龙,瞬间就暴躁起来。他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趿拉上他的人字拖,摇摇晃晃地就去开门!

“儿子啊,你太棒啦!”

门刚一打开!

一个狂喜的中年男人!

立马就跃了进来!

他二话不说,就抱着唐龙,高兴得直蹦跶。那一脸如痴如醉的表情,仿佛就像喝了十斤老酒似的,浮夸而令人惊悚!

“爹啊,你这是咋啦?”

唐龙一脸尴尬!

“千万不要叫爹啊!”

这位在股海中,时浮时沉的男人,最为害怕的,就是听到跌这个字了,短短一瞬间,他的神情,立马就严肃了起来:“要叫家长!”

“好吧……”

一听这话,唐龙不禁很是无奈。这个老男人,真是有点不可理喻呀。不过,望着他眉飞色舞的模样,唐龙也瞬间好奇了起来:“家长同志,您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

“现在啊,你老爸,有两个消息!”

唐桦一脸神秘,他挑了挑眉,对儿子说道:“第一个,是好消息,第二个,是好上加好的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啊?”

哟呵!

唐龙不禁笑出了声!

这个老男人!

开始玩这一套啦?

有意思!

“那……先听听好消息吧!”

唐龙思索片刻,说道。

“这好消息呀……”

唐桦搓着手,他还没有从狂喜之中,回过神来:“你爸今天和胡主任炒股,炒着炒着,不知不觉就挣到了这个数!”

他伸出了食指!

“一百块?”

“滚啊,你老爸就这点水平?”

“一千块?”

“还是太少了!”

“总不会特么是的一个亿吧!”

唐龙有点吃惊!

“嘿嘿,十万块!”唐桦挠了挠头发,接着憨笑着说道:“一个亿,其实……也不是没可能啊……你爸的第二个小目标,就是挣它一两个亿哦!”

“你就吹吧!”

唐龙无奈地擦了擦汗,接着,他食指和大拇指一搓,对唐桦说道:“老爸啊,你都挣了这么多钱了,能不能表示一下下啊!”

“噢哟,买教辅是吧!”

这老掉牙的讨钱台词,唐桦都听了无数遍了,他大臂一挥,在手机上就是一阵操作:“以后就直白一点,别绕来绕去的……你爸这就转给你!”

“叮——!”

“支付宝到账,一千元!”

天哪……

一千块零花钱啊!

唐龙晕了!

这够买多少书呀!

“儿啊,这点够不够呀?”望着唐龙,那一脸惊愕的样子,唐桦憨憨地笑了笑,说道:“不够的话,再转你一点?”

“够了,够了!”

唐龙点了点头,接着,嘿嘿地笑道:“老爸啊,那么那个……好上加好的消息,是什么呢?”

“这呀……待会儿告诉你!”

唐桦神态诡异,他一边上下打量着唐龙,一边拉着他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说:“你这头发,也太长啦,跟杂草似的,老爸带你去打理一下!”

不久,唐桦开着车,带着唐龙,前往整个鸿川,最为高档的发廊!

这个发廊,可谓是金碧辉煌。每个角落,都是明光烁亮的,充斥着奢华的味道。在一处有着一个人高的落地镜前,一位头发似鸡冠一样的托尼老师,拿着各色各样的工具,开始在唐龙的头上,一|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阵捣鼓起来!

而唐桦,则背着手!

宛如一个派头十足的监工一样!

站在老师的身旁!

目不转睛地认真观摩着!

不久之后,在托尼老师的一阵急速操作下,唐龙就像是做了整形手术一样,整个脑袋,都彻头彻尾地变了!

“卧槽……真他娘的帅!”

一旁的唐桦,不禁发自肺腑地感叹道:“和现在网上,那个打篮球的那个……姓蔡的小伙儿,有得一拼啊!”

老爸,你这是啥话啊!

唐龙一脸愠怒!

您不会说话,就少说点呀!

他很是难受!

都像跳起来捶人了!

一旁的托尼老师,也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着,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男人,是在夸他呢,还是在骂他:“这剪的……还行吧!”

“剪的太好啦!”

唐桦不住地鼓掌道。

“呃呃……”

而此时,唐龙望着落地镜中,他那头蓬松的头发。这奢靡堕落的模样,不禁让他感觉,非常的不适应!

有一说一!

酷,是酷了不少。

不过,看上去……

是像个精神小伙呢?

还是像……?

反正看来看去,就不像是个好学生……

唐龙僵直地站在原地!

呆滞了很久!

“儿子啊,你倒是快点啊!”刚刚付好钱的唐桦,又急忙拉上唐龙,向着发廊外跑去,并且,不住地催促道:“老爸还要给你添置添置其他东西呢!”

之后的好几个小时,唐桦便开着车,带着唐龙,在鸿川市中,一阵狂兜。这个老男人,硬是逼着唐龙,买下不少东西。把浑身上下,甚至是眼镜儿,都换了个遍!

终于,在买完昂贵的套装之后,唐龙望着镜子中,带着金丝边儿眼镜,顶着一头潮流的头发,衣服松垮而不失时尚,穿着一双耐克球鞋的自己时,不禁感觉很是困惑:“爸,你花这么多钱,把我打扮成这样,是干啥呀!”

“你懂个啥,这是明星打造工程呀!”唐桦眉头一扬,说道:“你想想呀,等关瑶妹妹看见你时,那得多么魂不守舍啊?”

“滚啊!”

唐龙一脸的尴尬!

这个老男人!

天天盘算点啥啊!

“哎呀!”

而唐桦,却理直气壮地说道:“你敢说你和关瑶,现在关系不好吗,今天放学,我都看你,送她回家啦!”

“你……!”

望着唐龙那语塞的模样,唐桦则微笑着继续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好上加好的消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