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行:我就觉得,有许多内心的成长数值是体现不出来的。强者胜多败少,总能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许他就有内在的原因。

当然啊,不同的觉悟用出来的战术都不同

商陆:我得抓紧时间,把这天盘斩出去,否则要出大问题了

易天行:是你自己来找我联盟,还是你自己想办法?道长~

商陆:我有思路,但是不急

易天行:术士权衡利弊,趋吉避凶,更胜常人。

易天行:我能理解。

商陆:只要天盘的天药找不到我,我就不是天盘

商陆:@楚太上话说偷着天吃的是什么天药

他没吃,他把天药咬坏了

商陆:咬的那个天药?

@%>商陆找到你,你也不是。天盘神兵、天药、天盘身,这是三个东西。自己不努力,想当天盘都没门

商陆:那就好!但是也得斩法,天盘修不起啊

看看天塔,飞升陷阱,天盘没坑。天塔可以设飞升陷阱,天盘最多也就是个算苍生。

商陆:@楚太上那问题是天盘并非是我的道途啊

13把天道神兵了

商陆:而且我修不起啊,我他妈得先整两本天书,还再整80万仙金,你把我卖了,我也没有这些东西

易天行:我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说我当初要换龙血的时候,师傅要叫我小畜生。

又因为啥明白了

易天行:要不是师父求的药,我这会儿估计就阿巴巴了。

易天行:感觉我要是没师傅的话,别说136年纯阳肉身 阳神了。

易天行:这他妈的还能不能有智商继续修炼还两说。

——《魔潮桉》——

——《易天行线》——

八月二十三,下午三点,易天行。

邹寿锡道:“哈哈,比你修法跳脱的少清门人多的是。”

易天行:“我的好师伯,那教我怎么快速行为神意高手叭……这没到半步神意,我上擂台赢了两场都没什么长进……总不能我跟着巨鲨·刀明去砍砍砍叭……“

易天行:#给师伯揉肩,控制在100力量

易天行:“难点在于,非必要,我其实不想伤人性命……看看我劣迹斑斑的曾经……“

邹寿锡道:“神意没有捷径,修行,练功。”

易天行:“那我又怎么正好找到该死的又正好跟我练的剑术差不多的人去打败……“

易天行:#阿易陷入沉思

易天行:“想想,我这个条件,还是只能先提升技艺,再提升某门武功的造诣。“

易天行:“无奈啊——“

易天行:“弟子改日去海上逛逛……杀杀流寇什么的……“

邹寿锡道:“有什么好无奈的。”

易天行:“咳,弟子想来,也是良善之辈-“,说到这,不好意思的挠头。

易天行:#露出健康且腼腆的笑

易天行:(人话:我是好人)

易天行:黄级任务西犁村:西犁村被猪妖骚扰,偷吃庄稼,村庄的人集资了20两银子请人除去猪妖。

易天行:#说着,掏出了自己记事的小本本。

邹寿锡悄悄看了眼,没有自己的名字,今天又是稳健的一天。

易|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天行:“哦,还有猪妖任务……像这种单纯的打打杀杀,宗门肯定不会就这么发布任务~“

易天行:#小本本上是我接的各种任务以及自己的剑道规划啊什么的……

易天行:#体现一个阿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易天行:“既然还有任务,那弟子先退下了~“

易天行:“下次直接把瘟癀派连山头封锁空间 百万金阳剑气,烧灭炼化了叭……“

易天行:#都囔着离开……

易天行:#良善之辈~

易天行:#裂虚空踏剑光,在西犁村口,缕缕阳光之下,翩然而降……

易天行:#对照任务,看着地图……再打量一下周围环境。

易天行:“应该没来错地方。“

易天行:#找个路人,问问是哪边在请人除去猪妖……

易天行来到西犁村,西犁村外多是田地,村口牌楼上书‘西犁村’,村口有满是梵文的凤凰碑刻,这应该是凤凰文化与佛教文化的融合结果。西犁村与东犁村一东一西,二者分割线上远处的遁甲山上,正是摩罗寺!

在村中转着,这村子里多是黄砖垒砌的房屋,木制或是砖制的院落围栏,村民们多有养牛、养羊、养鸡的,颇为古怪的事,在某些石阶、青石上有些怪异的摩擦痕迹或是角抵痕迹。

易天行:“嗯……“

易天行:#申请侦查,看看有没有过路的

易天行找了个过路的村民,这村民牵着老黄牛,慢悠悠的,一步两步,摩擦摩擦,在这粗糙的地上,摩擦。

易天行:“这位……兄弟~听说你们这边集资请人除去猪妖?“

易天行:“可有此事?“

易天行:“在下少清派·慕容宁~来出差除猪妖的~“

易天行:#给村民拱手恭敬道。

村民道:“村长似乎是请了少清派的人铲除猪妖,那猪妖本是村中一只小猪羔子,意外钻进佛窟葬阴瓮,出来就不是人了,这个祸祸哦!粮食祸害了好多!”

易天行:“那佛窟,应该自成小洞天,一只小猪仔就能钻进去~“

易天行:“这说法是从哪里流传来的?“

村民摸着老黄牛牛头道:“这是听那些个在佛窟葬阴瓮外的江湖客说的,那猪崽子出来就多老大了!”

易天行:(贸然进去肯定有希夷之祸,不然这么多高手,不必逡巡不前,里面的好东西也肯定会被挖出来了。)

易天行:“啊~没事,我先抓住猪妖再说~“

易天行:“请兄弟带路叭~见见村子里话事的人~“

易天行:作势,剑气铺路,托起黄牛和村民

易天行:“指路叭~“

易天行:(就是脚下直接剑气交织成一大块地板)

易天行来到村长家,村长乃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打开一本《春秋》,翻来覆去的说着一句话:“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不息谓之易!儒家所说的大德,大德曰生,简单明了,却又直指天地间最深刻的道理。说的好,说的好。”

易天行:(想来他们也是运气好,不然他们上哪找一个金丹上游实力的剑修帮忙[emoji])

易天行:#剑气回身,对村长行少清剑仪

这村长家中并非不事生产,恰恰相反,家里有诸多农具,还养了一十五头牛,掌握了大量的生产资料。

易天行:“在下少清派·慕容宁,应村民之邀,特来解决猪妖一事。“

村长放下《春秋》,拱拱手道:“这位少侠,身手不凡,剑目英眉,端得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不知可否解在下忧愁?”

易天行:“哈,先生抬举了,我并没有什么学问,但是愿意听先生说说忧愁~“

村长一整衣衫道:“我之忧愁在于,村中有只猪仔意外进入佛窟葬阴瓮中,身染古龙之血,化做了大妖怪,祸祸村中粮食,让人烦恼不堪。”

易天行:“哈,说意外就是意外吧。“

易天行:#无奈的笑。

易天行:“任务上只是叫我过来降妖的,我没有意思要节外生枝。“

易天行:“猪妖出没的踪迹,有人总结了吗?“

易天行:“我还需要另外看看猪妖拱过的地。“

村长前方带路,村中农田的土地上,多有被拱得一片狼藉的痕迹,什么玉米、土豆、辣椒、窝瓜、南瓜,无一幸免,不知道的还以为给摘去做东北大乱炖了。

这猪妖留下的痕迹,看起来深的很,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易天行:#沿路用火龙言灵摄取猪妖气息……

这猪妖留下的痕迹,看起来深的很,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易天行:“啊,最新的痕迹是哪一处呢?“

火龙言灵并无摄取诸气的能力。

易天行:#看看太阳,估算一下目前什么时辰

八月二十三,下午五点,易天行。

易天行:“这样叭……村长,你就告诉我村里还有哪些完好的地方……“

村长道:“村里完好的地方是房屋、畜生的窝棚,还有祠堂。”

易天行:“房屋我能理解,窝棚可能是有点念旧吧……祠堂?“

易天行:“咱们去祠堂转转?“

村长在前带路道:“那,我们走。”

易天行:“对了,村长……村里祠堂供的什么呀?总不能是大西洋菩萨吧?“

易天行:#边走边打趣道

村长道:“大西王菩萨?”

村长想了想道:“这个王菩萨是谁?”

来到西犁村祠堂,这里供奉着一坨灰尽,还供奉了一根尾羽,那尾羽如同孔雀尾羽一般瑰丽,像是传说中的凤凰羽毛。

易天行:“⊙⊙!哇!“

易天行:“村长,要不介绍一下?“

村长道:“这是‘凤凰余尽’,东犁村中的采药人捡到了凤凰**之前的一根尾羽,他们将这凤凰**剩下的灰尽供奉在村子的祠堂里,以求庇佑村庄。我听闻此事,便把羽毛和灰尽买回来了。”

易天行:“这东西一般……不都是人家鸟兽修炼用的吗?就这么供着,是图个心理安慰嘛?“

村长道:“这东西反正是好东西,我听一个苦行僧说,这宝物可以庇护一方,乃是凤凰**留下余尽的祥瑞之相。凤凰涅槃之日,自有异象出现。”

村长笑呵呵^_^的道:“要不然,在下就是再怎么富裕,也不会买这么个东西。”

易天行:“行呗……我就问一下,现在村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好的地了……村长觉得猪妖还会过来吗?“

村长道:“村子里农田还有粮食在,那猪妖定然会再来偷吃东西、祸害粮食的。”

易天行:“猪妖再过来的话,如果你们在旁边戒备,那家伙估计有警惕……“

易天行:“我能无声无息瞬步八方……“

易天行:“这样叭……我先去给余下的还有粮食的地方种下一些感应手段……你告诉我野猪的出没时间,然后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家里,不要在外乱跑,我好排除目标。“

易天行:“这样一来呢,我就可以很快的排查是哪里出问题。也能快速的去抓住猪妖~“

易天行:“您看,这样怎么样?“

易天行:“也避免了人员可能的损伤……“

村长拱手道:“少侠好手段啊!希望可以尽快斩除这猪妖,免得又生祸害。”

易天行:“对了,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任务只让我降妖,那么我就降妖……只是,还希望村长敲打一下村里的某些人……不要借猪妖这件事情,进一步去压榨村民,不然太过火了,自有天收。“

易天行:“村长管理一村,这总办得到吧。“

易天行:#话里话外已经表明了自己看出了这件事情的一些端倪,只是自己并不想深究罢了。但也不想看见有人做的太过火。

易天行:#说着已经开始在还有粮食的各田地,埋下微观剑气毯,100道剑气每处……

易天行:(这样的话,如果有一定体型的动物在这边活动,我应该是能够感觉到的。)

易天行埋下剑气,布下陷阱,静待猪妖。

——《秋风和线》——

秋风和,八月二十三,早上八点。

秋风和度过了几天游山玩水的时光,指斗坟大陆里无坟可斗,斗螺大陆里看别人斗陀螺。

秋风和:和师傅说:“不同的洞天真是有不同的妙处啊!开眼界了。”

崔雪历道:“不同洞天法度纲常差异皆由开天之时而起,法度不同,自然不同。”

秋风和:“接下来徒儿去斗球大陆找何勉君兑现承诺了,两位师父一起去斗球大陆玩玩吗?”

崔雪梨道:“走走!”

秋风和:法度一转,斗球洞天,何勉君附近。

秋风和:走起!

秋风和带着崔雪梨两人来到斗球大陆,球数士何勉君甩起大陀螺!

为什么你一个玩熘熘球的不玩熘熘球改完陀螺了!

秋风和:“妙啊。”走上前去问道:“斗球洞天的人都开始玩陀螺了吗?”

何勉君道:“没啊,我只是闲的没事干,耍个陀螺!就像是有的人没事死个马之类的。”

黄老爷:指我?

秋风和:“何兄说话还是这么好听。”

秋风和:“对了,这两位是我的二位师父。”向何兄介绍师傅

何勉君哈哈一笑:“妙极了!”

崔雪梨道:“你好,你好,尿急了快去厕所吧!”

何勉君单走一个:“6”

秋风和:看他们两个挺合拍的,“我们这次来是来兑现承诺,和您描述一下所走过的那几个洞天。”

何勉君洗了洗耳朵:“洗耳恭听。”

崔雪梨洗了洗耳朵,大叫一声:“坏了,我脑子进水了!”

崔雪历连忙过来帮崔雪梨控控水。

水分沥干,裹上面包糠,炸至金黄,香极了!

秋风和:伸出一只手,学着之前鬼雷蛙的样子,让手中电磁成像,辅以描述

秋风和:为何勉君介绍所走过的几个洞天的风土人情

秋风和:有自己错漏的地方,则有师父帮忙补充。

秋风和:师父……?你怎么把自己给炸了

秋风和变成了人形摄像机,射出影像,清楚极了!

崔雪梨道:“控控水!”

崔雪历道:“张开嘴,迈开腿。”

秋风和:“师父水真多。”

何勉君道:“这话说的,没毛病。”

秋风和:“确实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何勉君好奇的道:“这水都控三分钟了,还没控干净?”

崔雪梨从嘴里掏出一根水管:“是水泵,我用了水泵!”

秋风和:“阿这……”

秋风和:摸摸原初师父的水管,“下次换上个喷火的。”

崔雪梨就要脱裤子:“我装了喷火的!”

崔雪历道:“婷婷!有碍观瞻!”

何勉君伸出手比划一下道:“差这么大点就看到了。”

秋风和:“别别,外人在呢,咱回家再疯。”

秋风和:阻止原初师父发癫

崔雪梨脱了裤子,里面是……另一条裤子!

崔雪梨道:“嗨嗨嗨,上当了!”

秋风和:“嗨,就这。”

崔雪历遗憾道:“嗨,就这?”

秋风和:“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秋风和:不行,我是长生劫,我要澹定,不能随便吐槽

何勉君道:“啊?就这!”

秋风和:转而对何勉君道:“何兄见笑了”

何勉君一本正经道:“没有,挺新奇的,主打一个没见过。”

秋风和:“说回正事,何兄,二位师父。你们知道有人能只凭一个雀阴魂就能活下来的人吗?”

秋风和:“是在另一个洞天遇见的,情况有点古怪。”

何勉君点了点头道:“我听闻有的神兽莫说是只有魂或是只有魄了,便是只有性灵,无有魂魄,一样活的好好的。”

秋风和:“那这样的话,还算的上是原本的那个神兽吗?”

何勉君讶然道:“这当然不算是原本的神兽了,只有原装的神兽,配合性灵才是原本的活着。”

秋风和:“所以只有一个魂魄,应该也不是原本的人了,只是为什么只剩下一个魂魄了呢?”

何勉君道:“要么是外力致使,被魂魄拆开了;要么是内力使然,自己把魂魄拆了。”

秋风和:“不知是何原因,我手里现在还有这一条魂魄,暂且拿着吧。”拱手对何勉君道:“那么就此告辞,若是何兄有朝一日到了九州,便叫风媒来找我,到时候必定酒肉款待。”

何勉君道:“好好好,我一定要以宝证道,球破虚空!”

秋风和:“哈哈哈,再会了!”

何勉君道:“再会!”

秋风和:和师父离开这里,回到归墟大壑之中,同两个师父道:“师父,按照上次我们计划的修行路线,徒儿准备从练气开始。若是以《玉清神霄天雷》为根本,手中正好有一门《神霄练气法》,需要采集雷煞。”

秋风和:“若是去往因雷劫而濒临破灭的洞天,大概能采集到不少的雷煞吧?”

崔雪梨道:“这应该是可以的。”

秋风和:“好,徒儿去去就回。”

秋风和:神霄天雷锁定在归墟大壑中由于雷劫濒临破灭的几个洞天,保持自身稳定的同时进入一个洞天,采集其中的雷煞之气

秋风和来到一处破碎洞天,这方破碎洞天中,天雷闪烁,地雷滚滚,十方雷煞,混沌一方。在这方世界里,众生皆是恋爱脑。有龙皇霸气哥,霸气外露,杀了黄老爷的马,勾搭马县长的夫人;有乡村小村医,情挑十里八村俏寡妇;有神帝转世,痴傻十年,一朝觉醒,为了挚爱之约,奔赴雷海;有魔王征服十方山河,兵推万里,只为博得美人一笑;有妖皇戴冠,夫人重病,一年杀死数百医生,治不好就让你们陪葬!

这方洞天,唤做情丝界。

秋风和:本来还想收一些阴民,只不过这方洞天这人这样子,我感觉自己配不上他们高尚的追求

秋风和:我还是先吸收一些雷煞,吸收完了就撤吧

秋风和:用神霄玉清天雷控制天上雷煞,将其采集为己用

秋风和:先收集1000万缕雷煞之气

秋风和玉清神霄天雷一展,千万缕雷煞之气收纳而来,周遭天宇为之一清,雷煞囤积在一起,化作一颗黝黑的珠子。

妖皇震惊道:“吓我夫人一跳,我要你陪葬!”

秋风和:不能跟恋爱脑一般见识啊!玩不过人家啊!

秋风和:身影一闪,瞬移到一处雷电交加之处

秋风和:再在雷煞浓郁之处继续收集雷煞之气,收集出十颗同刚刚一般无二的黝黑珠子

秋风和荡空一方,收集了十颗雷煞珠子,我说一个数,一个亿。

秋风和打量周围,天上雷海有十一个窟窿,妖皇叫喊着,要让你陪葬再十次。

秋风和:再次转换地界,继续吸收,千万缕雷煞凝成一枚黑球,每次吸收十枚,或将洞天内雷煞吸收至2/3,或再收集149颗为止

秋风和抽离了149颗。

天上还是混混洞洞的雷海,一片汪洋。

妖皇:陪葬!

秋风和:拜拜了您

妖皇夫人:我还没死呢……

妖皇:不管,陪葬!

秋风和:转身回到归墟大壑去找师父

秋风和:“师父,徒儿采集到了足够的雷煞之气,可能需要闭关一段时日。”

崔雪历道:“好好好,好好修行。”

崔雪梨道:“打好根基吧!”

秋风和:“徒儿也是此意。”

崔雪历:“说基不说……”

秋风和:在归墟大壑找一处适合修炼的幽静地方

商陆:(好名麻麻都有一亿雷煞了,我什么时候有80W仙金)

秋风和:将雷煞之气化作雷煞真炁,以真炁填充《神霄练气法》,每道雷初时需要三十六口真炁才能填充满,练气一层时,最多需要1296口真炁。以1,590,076,656雷煞之气突破练气九层,达到筑基

秋风和16亿缕雷煞,一日从练气0层突破练气九层,越入筑基!

秋风和归墟功德在身,身处归墟大壑之中,练气之法上限更改为一千层!

你可以九层往上,继续修炼!

(д;):(练气三万年)

大魔头柳寒烟:(别突破啊,1000层!极致练气。再弄极致筑基,极致金丹,极致元婴)

秋风和:一千层什么鬼,卷狗给爷死!

秋风和:出关,找师傅:“师父,我终于练气九层了。”

秋风和:(可以是可以,但是不想当卷狗)

易天行:(一个仙人,他终于练气九层了。)

商陆:(突然发现我不配修行功德仙道……)

商陆:(好名麻麻是什么卷狗)

仙人秋风和,今日证就,练气九层!

秋风和:(十六亿雷煞已经很极致了,一千层那是疯子)

秋风和:(太疯了不是什么好事)

大魔头柳寒烟:(现在是成仙容易练气难的版本了)

商陆:(兔兔,你这仙金怎么弄?)

秋风和:“师父,我可以修行筑基之术了么?”

崔雪历拿出《长养圣胎》、《筑基之法》道:“好耶!”

秋风和:“谢谢师父!”双手捧过来,学习两门武功

秋风和:《长养圣胎》:功德仙道的黄篇。引气入体,脉开道庭。服金津玉液,衍化杨枝甘露,精气神皆足,气脉初通,身体强健,长养圣胎。开启‘精’属性、‘气’属性、‘神’属性;体质 5(最多提升至180);每日消耗1缕金津玉液,令自身气脉运转圆融进度 1%。

秋风和:《筑基之法》:功德仙道的黄篇。乃天父地母,自然孕育,道则交织,烙印真灵,其名为元胎,寿二百,乃称‘筑基大神通’。内里无魂无魄,彷如混沌血肉,只需烙印神魂,注入精魄,便可成为主宰。

秋风和:有上中下三品,每品上中下三等,共计九等,算上‘无品’,便是十等。

秋风和:每一等便是一门道基神通,最多也就是九门道基神通。

秋风和:无品道基是对应需要观想对应三十六口真炁以下数目层级大道之象的练气之法;

秋风和:下品道基,需要观想对应三十六口真炁这一层级大道之象的练气之法;

秋风和:中品道基,需要观想对应七十二口真炁这一层级大道之象的练气之法;

秋风和:上品道基,需要观想对应最低一百零八口真炁这一层级大道之象的练气之法,越多越好。

秋风和:下品道基的上中下三等对应练气三层、练气六层、练气九层;

秋风和:中品道基的上中下三等对应练气三层、练气六层、练气九层;

秋风和:上品道基的上中下三等对应练气三层、练气六层、练气九层及其以上,越多越好。

秋风和:上品上等道基最极致的尽头是对应十二万九千六百口真炁的大道之象修成练气极致一千层突破而来,这种极致道基突破金丹之时,哪怕是最劣质的金丹法,也会结成一品金丹。

秋风和:“金精玉液……这个东西现在我没办法产出了,不过听说丹霞派可以买到,我们去丹霞派看看?”

崔雪梨道:“走。”

来到丹霞派,丹霞派中霞光万道,丹云连顷,山门之中山头十余个,每个山头结庐数十。山门下牌坊上书‘丹青霞彩’。下有石碑,上书‘子午常餐日月精,玄关门户启还扃。长如此,过平生,且把阴阳仔细烹’。

最近丹霞派得到了一门丹元子所创功法,叫做《阙丘天功》,真是好机缘。

因此,丹霞派近来有不少人串门。

秋风和:“值得庆贺啊。”跟着两位师父进入门派之中

秋风和:“不知道这门功法有什么奇特之处?”问向一旁前来祝贺的人。

路人感慨道:“这门《阙丘天功》,乃是丹元子步天歌中的一门天书级数功法,能化作一根虚空之楔,钉入世界之中。”

秋风和:继续道:“原来如此啊,真叫人羡慕,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等机缘?”

秋风和:心中思忖,之前风媒说的一处黄泉浮上来的洞天就与丹霞派有关,怕不是从那处洞天而来?

路人道:“听闻是在朱凤山中发现的,那地方前一阵子还有采药人发现凤凰**,不过这《阙丘天功》隶属于南方朱雀井宿,应该和凤凰没有太多的关联,估计是巧合罢了。”

秋风和:“凤凰**……”摸了摸下巴,看向两个师父,继续问道:“那位采药人还好吗?”

秋风和:“他叫什么啊?从哪能找到他?”

路人道:“我只知道那是东犁村的一个采药人,不知道他叫什么。”

秋风和:“那也多谢您了。”

路人拱拱手道:“在下不过是平平无奇的路人罢了,有什么值得谢的呢?”

秋风和:不,说这话的人总感觉他不平常,拱手道:“您不吝将消息告知在下,另在下解惑,自然是要感谢的,不知兄台姓名?”

秋风和:进入丹霞派的山门

路人拱手笑道:“在下苍季子,出身七星观。”

大魔头柳寒烟:(七星观终于有其他人了)

易天行:(他娘的,快跑)

易天行:(这一看就是坑。)

秋风和:“在下四岳门秋风和,我前段时间刚从蜀地而来,还曾在松江府见过莫道仙真人一面。”

秋风和进入丹霞派山门,这里许多外门弟子处理药材,内门弟子多有奇葩,什么都想丢进炉子炼一炼。

秋风和:“当时一同镇压了囚魔窟海祸,苍兄来此是为什么而来的?”

路人苍季子道:“原来你见过观主。”

路人苍季子道:“我奉观主之命下山镇压希祸夷祸这样的祸事,此次来到丹霞派,是为了处理太阴拜月水解局之事。”

易天行:(玄级……这他娘的路人的元婴是吧)

秋风和:“希夷之祸……”身为异物会的一员,见到这种事自然不能视而不见“在下乃丁级挥犀墨客,遇到希夷之祸不能坐视不理,不如一同处理太阴拜月水解局,在下兴许能帮上些忙。”

路人苍季子道:“在未来,有人向海中排放大量稀释的帝俊之血,放出了归墟大壑之下的希夷之祸,引发海中妖魔异变,同时伴有东南沸海万顷波涛。因此,海之百灵秘怪,恍忽毕出,蜿蜒虵虵,穹龟长鱼,踊跃后先。如若有东海之神号令一般!深海之中,伟大的存在浮出水面,盘旋萦绕自深海之中飞向高空,宛如千百头黑龙出渊,倒吸江海之水亟待逞凶,无数海族进行血腥祭祀。瀛洲犬精挥洒庞大的祭仪,献祭临海城市上万居民,篡夺了深海部落的祭祀成果,篡夺其邪神神性、神道权柄,并最终演变成了瀛洲修行界与跟深海部落的大对决。”

秋风和:“这还得了!”

路人苍季子道:“正因这般祸事,四位阳神身陷失道之劫,化作太阴拜月水解局,只求镇压一丝可能。”

秋风和:(这tmd是路人?!)

易天行:(路过的一般仙人。)

——《save》——

路人苍季子:起勐了,我遇到个路人,练气九层,是个仙人。

易天行:(我个强度170的,还在外面跑任务呢。对面村长也许他娘的脱了衣服一身肌肉。)

易天行:(这边的世界就是这么藏龙卧虎。)

易天行:(20两银子就把我请出来了……想想刚出道的还是真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