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周安安来说,自己和孙志泽的感情,其实真的算是很顺利很幸运了,没有什么太多狗血的事情发生。

虽然,现在出现了“亲妹妹”事件会让她心里不太舒服,但至少没有太离谱。

孙志泽带着周安安来到了西餐厅,却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

今天倒的确是他疏忽了一些,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过年要去哪里的这种事情,周安安应该不会特意打电话给自己。

而现在,他也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同之处,平日里咋咋呼呼格外活泼的安安,今天明显心不在焉。

“安安?怎么不点餐?”孙志泽探头看着周安安时不时就发呆的模样,诧异的同时又感觉有些可爱,“想什么呢?都这么入神?”

听到孙志泽忽然提问,周安安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啊,没什么大事,到时候我应该就能够想通了。”

她本身的确也不想和孙志泽因为别的女人的事情,在这里揪揪扯扯,更何况,对于孙志泽来说,那个“亲妹妹”,真的是亲妹妹,也不知道自己提出吃醋不爽不开心什么的,孙志泽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个善妒的女人呢........

别看周安安平时咋咋呼呼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内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某些小纠结的。

好在,她纠结,但是孙志泽作为陆之言的特助,对于察言观色或者是做决定什么的,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方式。

所以周安安很多时候,并不能够真的将孙志泽隐瞒了去,除非是孙志泽自己主动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还是会提出来,并且解决。

也许,这就是周安安能够和孙志泽一起两年后,依旧很少有吵闹的情况存在了。

彼此包容,彼此理解,是两人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

虽然.........总的来说还是孙志泽在理解和包容着周安安。

不过,他乐在其中。

所以,现在周安安的状态瞬间就让孙志泽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不打算让这事情搁置下去。

毕竟,谁也不知道到时候等来的究竟是周安安的想通,还是她提出分手。

在孙志泽这里,他的确见到过很多小情侣,就是这样一个不愿说,一个不愿意问,;一个心思细腻得将所有情绪都憋在心里,一个大大咧咧地完全不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

他可不希望自己和安安最后也发生类似的情况。

“安安。”孙志泽的声音淡淡的,可是却好像有一种莫名的魔力,迫使周安安的目光投向他。

“啊.........怎么了。”周安安仿佛被剥开了魂儿似的,就连回应孙志泽的声音都有一种莫名的游离感。

果然。

孙志泽瞬间意识到,自己提出来的做法,是无比正确的。

若果只是普通的小问题,不至于让周安安显示出这样飘忽不定的模样。

“安安,我们虽然还没有见过家长,可是也已经谈了两年了,你也知道,你的很多情绪和表现,我都是心知肚明的,你这样犹豫不定地瞒着我,我都看得到。”

既然周安安不愿意说,那自然就是孙志泽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希望这种事情积压在两人,搞得两人都格外心烦。

周安安看着孙志泽认真的神情,在说还是不说当中纠结。

保全自己的面子,其实也挺重要的吧........可是,如果不说,好像对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的确会有很大的影响。

罢了!

周安安感觉自己的小脑袋瓜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转过了,最终,还是败在了孙志泽的目光之下。

“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周安安叹了一声,想到等会儿要说的话,感觉自己的脸都有些发热了起来。

孙志泽先随意点了两份周安安平时喜欢吃的菜,然后挥退了服务员,单手托着腮,目光直直地看着周安安,等着她说出自己的心结。

周安安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你家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她叫什么名字啊?”

孙志泽愣了一下,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周安安为什么会突然提到他的那位妹妹。

“她啊,她随自己的母亲姓,名叫赵暖织。”虽然疑惑,但是孙志泽还是非常耐心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哦。”周安安情绪不高地应了一声。

孙志泽这么一瞧,就明白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轻声问道:“怎么了,我记得你们之前不是还接触过吗?”

上次在阮语姐和陆总的婚礼上,她甚至还因为接到了赵暖织的电话,产生了误会,当时在婚礼台下就很不高兴了,估计要不是因为估计场合,周安安都能和他吵起来。

好在,自己后面稍微解释了一下,安安了解了情况之后,就没有再生气了,可是现在为什么突然又提了出来?

莫非,赵暖织私下又和周安安接触过?

又或者,赵暖织对她说了什么话,让安安椅子心不在焉的?

周安安却轻叹了两声:“是啊,自从上次接到了那个电话,我就一直都觉得不对劲,只是因为相信你,才一直没有提出来。”

可是不提出来,不代表没有这个心结。

孙志泽也非常通晓这个道理,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伸手轻轻揉了揉周安安的后脑勺,像是在安抚自家炸毛的小猫似的,无论是动作还是语气都显得格外的温和。

“没事的,你现在提出来也好,心里有疑问和不满,我们解决掉就是了。”

孙志泽的态度,给了周安安非常大的安全感,稍微思索了一番,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想法尽数告诉对方。

包括她自己认为,那赵暖织对孙志泽实际上是有超越兄妹之情的好感的。

了解到了周安安的想法,孙志泽是觉得又心疼又好笑。

吃醋的感觉,他也不是没有过,知道周安安为了赵暖织,一直憋在心里头这么久,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的责任似乎还要更大一些。

“抱歉,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了。”

按照孙志泽的想法,无论赵暖织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只要自己没有那个意思,那就不会出什么意外,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习惯果然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即便是有了女朋友,他一时间竟然也不觉得这个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在,周安安及时提了出来。

周安安没想到自己说完之后,得到的不是孙志泽的诧异或者嘲笑,反倒是对方先道歉了。

怔愣的同时,周安安听到孙志泽继续道:“赵暖织现在也已经有二十三岁了,完全有自主生存的能力,再一直呆在孙家,总归不是个办法。”

周安安看着孙志泽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就充满了小星星。

这些事情|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是她一直想说,可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的内容,可是孙志泽却就这么说了出来,没有半点犹豫。

仿佛,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没有契机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

孙志泽一侧头,就看到周安安满面春风地看着自己,甚至连最开始那股子心不在焉的同时甚至又带了点怨气的样子,也消失殆尽了去。

孙志泽虽然是察言观色的老手,但也的确不太能明白,自己明明只是说了几句话,怎么就让自己女朋友对他变了神情,一脸花痴样?

周安安忽地凑上前,在孙志泽的脸上,狠狠地印了一个唇印:“爱死你啦!!”

孙志泽依旧懵逼,可是并不妨碍他也跟着开心。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八一为你提供最快的嗑生嗑死!顶流夫妇今天官宣了吗更新,小助理:爱死你啦免费阅读。sS 2 3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