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样的话,那要不要试一试我昨天新写的剧本呢?”

坐在沙发上和博士聊天的工藤优作听到柯南的话语,笑着侧过身子,看向抱着游戏手柄的众人。

“剧本?”

三小只眼里流露出好奇的神色。

“哦,博士之前和我提到说你们会玩的那种推理游戏,昨天我闲没有事的时候随手写了一个小游戏,你们要不要玩玩看?不过只有七个人的角色。”

对于工藤优作的提议,柯南表示第一个赞同。毕竟电子游戏他不行,推理游戏还能输吗?

“诶?只有七个人能参与的话,那我就……”

园子摸了摸发梢,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哀开口打断了。

“你参加吧,我就不参加了,等会儿还得去厨房忙着准备晚饭呢。”

本来就因为没有同龄人而感到有些无趣的园子如果再被单独扔在一边的话,那未免有些太过失礼了。

“你们不是正好七个人吗?”

有希子有些奇怪地伸手画了个圈,将他们几个圈在一起。

“诶?有希子阿姨你不参加吗?我记得有希子阿姨一直都最喜欢跟我们玩游戏了吧?”

园子有些惊讶地看着有希子。于是下一秒就被扑上来的有希子扯住了脸颊用力扯了扯。

“叫姐姐!不许叫阿姨!”

好好“蹂躏”了一番园子后,有希子才心满意足地放下双手,表情无奈地解释道。

“虽然我也很感兴趣,但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看过剧本了,知道了凶手是谁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法参与进去嘛。”

“那不是还有博士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到,博士连连摆手。

“哎呀,这种推理游戏不适合我了啦。我还是看你们玩就好了。至于准备晚餐的事情可以交给有希子哦,上次在美国吃的饭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呢。”

说着,博士将小哀再一次按到半夏身边坐下。

“那博士,借你们家的传真机一用。”

说着,工藤优作便走回隔壁屋子,将自己保存在电脑上的文件传真过去。

被博士改造过的传真机动作十分迅速,工藤优作还没回来就已经将所有的文件全部都打印完毕。

“董事长之死?还真是十分直白的名字呢。”

从博士手里接过分好的文件后,半夏有些稀奇地看着剧本的封面。

“哦,已经好了吗?感觉比我们家的传真机要快上不少啊。”

重新回到博士家的工藤优作有些惊讶地说道。

“毕竟是我改装过的,如果不是成本有些太高的话,没准儿我还能靠这个成为大富翁呢。”

博士洋洋自得地竖起大拇指,对自己这难得的几个没有爆炸的作品表示很满意。

“早知道上次你来美国的时候我就拜托你帮我改装一下了。好了,孩子们,因为只是一晚上的作品,所以难免会有些简陋,不过用来打发时间还是很不错的。”

工藤优作将订书机钉起来的六份角色剧本放在桌面上,又将单独挑拣出来的一份剧本递给了园子。

“这份剧本是侦探的剧本,因为没有任何需要扮演的部分,所以非常适合新手。”

“哇!侦探的剧本诶!好想玩侦探的剧本哦。”

三小只齐齐用羡慕的眼神看向园子。

“那要不我和你们换?”

园子伸手接过工藤优作手里的剧本,扭头看向三小只。

“算了,我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这种简单地剧本就给园子姐姐练练手好了。”

只玩过一两次就自称“老手”的三小只大方地挥了挥手,表示他们是关爱萌新的前辈。

短暂的角色挑选后,半夏挑中了死者司机的角色,最后挑选的小哀被分到了死者女儿的角色。

“既然大家都挑选好了各自的身份,那游戏就要开始了哦。在游戏开始之前我得提醒你们一句,整场游戏当中只有凶手可以撒谎,其他的人都不可以撒谎哦。”

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游戏当中的有希子自告奋勇地担任起游戏的主持人。

只见她清了清嗓子,抑扬顿挫地诵读起故事的背景。

“晚上9点20分

拥有数百亿身家的松下大富被发现死于自家书房的床上,其脖子上有被锋利的凶器刺中而严重出血的痕迹,在尸体周围除了脖子上的毛巾以外,没有发现抵抗痕迹与被盗物品,死亡推断时间是晚上8点到9点20分,最早发现案发现场的是来找过被害者的厂长松明佑真,通过他,松下大富的家人们也知道了松下大富的死。”

“松明佑真?谁是松明佑真啊?”

园子低头看着自己的剧本。

由于是对新手最友好的角色,侦探的剧本里虽然没有自己的剧情,但却包含着众多其他角色的信息,因此内容也是最多的。等到有希子将背景介绍结束,她还没有将自己手里的剧本看完。

但此刻也只能暂时将它放到一边,先把游戏进行下去。

“我我我!我是松明佑真!”

元太兴奋地举起手,装模作样地将右手握拳放到嘴边咳了咳后,便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是松明佑真,是一个猪肉和牛肉的加工厂厂长,对了,今天晚上我们有猪肉和牛肉吃吗?”

还没介绍两句,元太的思绪就已经飘到了其他地方。

“有有有,今晚会有不少好吃的,所以玩游戏的时候就不要讨论其他的事情了。”

半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嘿,那就好。我和死者松下大富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乡,案件当天,因为找他有事情要说,所以晚上七点半左右我来到了松下家中。我们聊了一会儿后,大概八点左右就从他的书房当中出来了。”

“出来以后,原本打算回家的我结果在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松下家里,因为遗失了这种比鳗鱼饭还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就又哼哧哼哧地跑回去寻找我的手机。”

“花了二十多分钟,在9点20左右的时候,我便再次到达了松下家,走进书房的时候,本想拿了手机就走的我,却发现松下大富已经死在那里了。当时把我吓坏了,马上告诉了松下大富的夫人,之后又打了电话报警。”

虽然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掺杂了一些私货,但元太的介绍还算是条理清晰。

“那……既然提到了松下大富的夫人,那就请松下太太,松下雅慧自我介绍一下吧。”

园子很快就适应了自己侦探的角色,开始学着之前毛利大叔的样子开始询问其其他人来。

“好!那我要开始咯?”

高高地举起右手的步美在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后,便开始了她的自我介绍。

“我叫松下雅慧,是死者松下大富的妻子,是一个家庭主妇哦。在晚上六点左右的时候,我给家里的人准备好了晚餐,在吃完晚餐以后我便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一直在客厅当中看电视。”

“结果看电视的时候注意到弟弟正在四处闲晃,说起来我的弟弟是谁啊?”

步美四下张望了一下,想要找出来究竟谁才是自己的弟弟。

“是我了啦,明明我要比步美大才是。”

光彦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

“嘻嘻嘻,弟弟乖哦。”

步美坐直身子,努力伸长手臂,轻轻拍了拍光彦的脑袋。

然后便不等光彦作出反应,便开始继续自我介绍。

“除了弟弟外,我还看到小田妍护士上下班,然后也被松明厂长来回几次的访问打扰了看电视,一直到了晚上九点二十多的时候,松明厂长说手机被遗忘在了书房当中。结果他前去书房寻找的时候,发现丈夫……发现松下大富死掉了。”

“园子?园子?要继续指出接下来介绍的人了哦。”

见园子还在低头看自己手里的剧本,有希子不由得开口提醒道。

“啊?已经介绍完了吗?唔,弟弟已经表明身份了,那接下来就弟弟继续介绍好了。”

园子借着步美介绍的功夫将剩下的绝大多数内容看完,这才对众人有了基础的了解。

听到轮到自己进行自我介绍,光彦叹了口气,显然是对步美弟弟的这个身份有些纠结。

“我的介绍没有太多内容,名字叫松田雅智,是死者的小舅子,现在跟姐姐和姐夫住在一起,案件当天,在晚上七点十分左右回到了家中,松下大富简单地聊了会儿天后,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到便利店去喝酒。”

“因为还没喝到痛快,结果便利店却快要打烊了,所以八点半的时候,买了几听啤酒打算回家继续喝。回到家之后,我就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酒,快喝完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尖叫声。等我跑过去一看,发现松下大富已经在书房的床上死掉了。”

“诶!没想到光彦你这么喜欢喝酒啊。”

完全沉浸在游戏当中的元太不由得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光彦。

“不是我!是这个叫松田雅智的家伙了啦!”

光彦有些抓狂地说道。

“哦,不是都差不多吗。”

元太耸了耸肩,扭头看向园子,等待她指明下一个介绍的人选。

研究了一下手里的剧本内容后,园子扭头看向小哀,咧嘴一笑。

“接下来就让死者的女儿介绍一下好了。”

“松下美玉,职业是芭蕾舞者,晚上五点左右到家,六点左右和父母一起享用了晚餐,因为职业的缘故要勤加练习,所以吃完晚饭后一直都在房间里练习芭蕾。后来因为突然听到了母亲惨烈的尖叫,差点崴到脚。等跑出房间,赶到书房一看,才知道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身为科研人员的小哀完全无法和芭蕾舞者这样的角色共情,因此介绍的时候给人一种有些干干巴巴的感觉。

等小哀介绍完后,园子看了看手里的剧本,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好像死者的亲戚都已经介绍完了,接下来就是司机和护士了,你们谁先来啊?”

最后才被同时点名的半夏和柯南对视了一眼。

“你先还是我先?”

看着似乎因为角色性别的原因而有些郁闷的柯南,半夏憋着笑问道。

“你先吧……我还没想好该怎么介绍。”

柯南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剧本。

“那好吧,我就先开始了。我是田中铭洋,同时担任着松下大富的司机以及保镖的工作。在此之前,是在一家私人警卫公司工作,之后被松下大富的夫人,也就是松下雅智夫人面试进来。”

“在七点钟的时候我负责接小田护士上班,等送完小田护士前往松下家后,大概有一小时的空闲时间,所以就趁着这个时间去吃晚饭。晚上八点半左右,我再回到松下家去接小田护士,按照老板的吩咐把她送回家。等到九点钟,我把车开回到松下家车库,然后我就坐公交车下班回自己家去。”

半夏说完自己的行踪后,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柯南身上。

“柯南又抽到了女性角色诶。”

光彦忍着笑,看着柯南,一时间连自己变成了步美弟弟的事情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我能有什么办法嘛,谁能想到我就抽中了这个角色。”

原本已经酝酿好的柯南被光彦这么一打岔,瞬间就泄了气,有些郁郁寡欢地吐槽道。

“好了,快点介绍吧。就差你一个人了。”

第一次玩这种游戏的园子已经发现了其中的乐趣,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知道了……小田妍,是死者的私人护士。工作性质是周期性的,每周三次访问松下大富的住处,工作需求是照顾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松下大富,保证他的健康。明明是护士,为什么要做到‘保证健康’这种医生的程度啊?”

柯南忍不住瞪起死鱼眼,吐槽着这不合理的剧情。

“哎呀,只是这么说说而已,算是广告宣传?”

工藤优作笑着回应自己儿子的吐槽。

“行吧。案件发生的当天正好是每周三次的工作时间,晚上七点上班,被司机送到松下家,对松下大富进行注射治疗后,给他挂上生理盐水的点滴。在确认松下先生睡着了之后,在八点半左右就下班离开了。”

随着柯南的介绍结束,游戏的第一轮环节就圆满完成了。

作为正牌主持人的有希子终于有机会说出这场游戏开始后的第三句话。

“各位,你们是打算先讨论一下现在的这些信息呢?还是打算先进行线索收集呢?”

“线索收集?怎么收集啊?”

园子对这个环节有些好奇。

“当当当当!是通过随缘的抽卡哦。”

有希子笑眯眯地从博士手里接过裁剪完毕的线索卡。

原本整整齐齐的线索卡被博士裁剪成了大小不一的形状。

将线索卡分门别类放置好后,有希子开始给园子介绍规则。

“每个人可以选择六张线索卡查看,但同一个人物的线索只能查看两张。但是如果你翻出来的那张线索卡上写有‘可深入’的字样,那就表示这张线索卡可以进行深入调查,你可以自行决定到底要不要深入调查。如果选择深入调查的话,那就将消耗查看一张线索卡的机会。”

“抽到的线索卡可以选择将它们公开,展示给大家看,但如果不想公开的话也可以选择保密。”

“等抽完卡以后,你们可以选择是找个房间进行私下里的单聊又或者是就呆在这里进行大家都能听到的公聊。”

“还有,线索卡不能选择自己的哦。”

有希子将规则介绍完后,拍了拍桌子上的线索卡,示意众人开始选择自己心仪的线索卡。

没过多久,半夏就选择好了自己的六条线索。

“护士身上发现的证物:

护士随身携带的包里有不同种类的注射剂。(可选择花费一次机会深入调查信息)”

“深入信息:

注射剂种类1:治疗糖尿病。

注射剂种类2:治疗高血压。

注射剂种类3:生理盐水。

注射剂种类4:维他命制剂(有让人沉睡的作用)”

“尸体信息:

死者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现场也没有被盗物品。”

“小舅子房间发现的证物:

垃圾桶内发现的松下大富的保险契约书(其中的受益人为护士)”

“女儿房间发现的证物:

女儿的抽屉里,有这超大金额的支出记录,信用卡早已经刷爆了。”

“妻子房间发现的证物:

抽屉内发现的妻子的安眠药。(今天配好的量还在抽屉里并没有吃,时间已经超过了计划服药时间很久)”

仔细看过自己的得到的几个线索后,半夏心里不由得感到庆幸。

“似乎把握住了很关键的线索啊。”

将其中三张线索卡拿出来摆到一边,半夏喃喃自语道。

尸体没有挣扎的痕迹很可能是因为他被注射了药物,陷入沉睡当中,而妻子松下雅智的安眠药并没有少,也就代表并不是因为松下雅智的缘故而陷入沉睡,那目标就要转移到护士小田妍身上了。身为保险受益人,她有着足够大的动机。

就在半夏思索的时候,另一边的光彦已经开始准备私聊了。

只见他紧紧攥着他抽到的线索卡,眼神在半夏和柯南两人之间游荡,似乎是在思索,究竟先找谁谈话。

但很快,光彦便像是下定了决心,站起身走向柯南。

“小田妍小姐,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八一为你提供最快的毛利家的猫更新,第708章 董事长之死免费阅读。sS 2 3 u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