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我好像不狂就有人会对我客气一点一样似的。”花荣毫不客气的一句话呛回去。

完全把这里当了自己的地盘一样,随便看了一个地比较顺眼就御剑上去站在了上面。|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可是他这么一站,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心脏一抽。

我的个乖乖啊!这位大爷哪里不好站偏偏要选这样一个地?这不是公开打脸!

因为现在花荣站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八君子’巨像中排首位的那一位老君巨像的头顶上!

试问这位老君自己都只是端坐在掌心,他一个外来人竟然直接站在人家头顶?!

这样不是代表了要在这里,要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位居最高位,在这里作威作福?!

花荣扫视他们一眼,看出来。

有意见?

有意见就对了。

他就喜欢这样看他们恨他入骨,又干不掉他的样子。说得他好像怂了,他们就会对他以礼相待一样。

龙女和小黑不懂花荣的行为,只是感到他在这尊石像头顶落脚,还当众坐下来以后,在这里所有人的眼神以及这里萦绕的气氛都变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点隐而不发的平和,那么现在就是蓄势待发的大风暴前的平静。

“屠龙仙人行事乖僻洒脱,真是几载不见,依旧如常。”

这一尊巨像的所有人‘孝君子’绵里藏刀的阴阳怪气说。

乍一听是夸奖,但是仔细听可以听出他这完全是威胁与警告。

花荣就当自己没听懂的,反正感到这里舒服他就坐这里了一样,十分随意回答:“我等逍遥天地,做事随心所欲,自然不会受一些边边框框的束缚。”

这话说得没让这位‘孝君子’气得七窍生烟。

表面还是如常,可以心里肯定在大声咒骂:你逍遥就逍遥,非要坐老子头顶上是个什么意思!

花荣知道他们没有一个是当众会撕破脸的虚伪货色,所以框定他们不敢轻易撕破脸,让他们有本事就上来会会。

进了这里,萧天游一等人反而都消停了。

因为他们在这里的都是‘大神’,他们互相话里藏针那是神仙打架。自己这等在旁边看看就好,要是敢出声牵扯进去。

他们不确定这位无崖子会不会对他们动手,但是这几位剑仙谷里的老怪物肯定会把怒火转移发泄到他们身上,轻则损失百年道行,重则被一掌劈死,连个说理的地都没有。

花荣也是笃定了这一点,所以他在这里就是胡闹翻了天,也让他们敢怒不敢言。就因为他是……无崖子!

“不知无崖子兄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孝君子’是被花荣掐住要害没有办法反击了。

在另外一边的‘廉君子’开口,十分公平浩然的询问,询问他这一次突然回谷的来意。

花荣听见他开口了,知道他被称为‘廉君子’,相反是八君子里最不讲脸的一个。

为了获胜,他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得出来。

相反排在最末尾的‘耻君子’还稍微讲点脸,所以现在挂了。那个成为了一缕剑魂飘着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