鲉王微转目光,看向了那一堆东西,竟然全都是斑斓带鱼!

而且数量非常之多,粗略一数怕不是有被劫走数量的一半!

也就是说,这里足足有原本库存的三成五之多,甚至比它们现在仓库里的还多。

唯一的遗憾,是所有的带鱼都出现了极为相似的表现——丧失平日的活力,变得十分呆傻笨拙。

这反应斑斓带鱼出现了和不死者类似的情况,灵魂遭到了重大打击。

“抱歉鲉王,等我将它们抢回的时候,它们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鲉王愣了愣,看着诚恳道歉的灰鲨,心里忽然感觉有些凌乱。

尸鲸是不死生物,摧毁灵魂都不算稀奇,能追回这么多已经很是难得。

如果换成另一位领主,随便哪位都可以,鲉王都会毫不犹豫地向对方表示最真挚的感谢。

这么多斑斓带鱼,其价值已经超乎想象,对方却还能送还回来——光这一点,这就已经足够它由衷地认可与感谢了!

但问题却是……抢回这些的领主是灰鲨。

要知道它本来是抱着怀疑,甚至是仇恨的态度来见灰鲨的,猛遭这一出,思路便一下就被这只不按套路出牌的灰鲨给打乱了。

心思凌乱之下,鲉王不禁又多看了石昆两眼。

这眼神望去,正好又注意到了他身上大大小小,一看就“十分凄惨”的伤口。

其中有些甚至还残留着浓郁的腐蚀性的死灵气息,以至于伤口久久不能自愈,明显是与强大的不死生物狠狠干了一架!

放牧鲉王目光沉凝,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

而普通放牧鲉们也很能理解眼下情况,对不知善恶好坏的灰鲨领主同样感到心情复杂。

无数对眼睛在两只庞然大物间流转,要么就是两两之间相互交流,自然没有谁会去关注灰鲨身边那个小小的跟班。

说实话,幻彩乌贼相较人类已经不算小了,哪怕不算触手,主体都还比死亡骑士稍大一些。

但在这两个领主级海兽面前,它还是不太够看,存在感显得十分微弱。

“灰鲨领主,抱歉,我刚刚失神了……可以和我说一说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你说你带着歉意而来,我现在有点……迷茫。”

相较之前,鲉王的态度已经明显有所转变,虽然还称不上完全反转,却也温和了不少。

它现在最大的困惑是——灰鲨到底是罪孽深重的不死者同谋,还是自己这边被冤枉了的无辜伙伴?

“你们没见到灰鲨领主身上的伤吗?快去把生之蚌珠取来给领主疗伤!”

“啊不必不必,这就不用了!”

“你身上的伤怎么会不用!生之蚌珠是魔法物品,可是能够……”

“鲉王,我们还是回到刚刚的问题上吧!”

见灰鲨拒绝得斩钉截铁,鲉王都不禁微微一惊,而后才困惑地点了点头。

它怎么会知道——以石昆现在的状态,可承受不了生命系法术,那会使得他本就只是勉强维持的伪装彻底暴露!

要知道利维坦血脉的自愈能力何其强大,要抵抗这种源自血脉的本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石昆现在的灵魂还不够强大。

还好,还好,鲉王没有坚持……石昆在心里默默庆幸。

“鲉王,其实我身上的这些伤……也是我应得的惩罚。”

“惩罚?”,鲉王露出了困惑之色。

“没错,这是我意外帮助到了尸鲸应有的惩罚,是我太小看了那只‘狡猾奸诈’的尸鲸!”

石昆说着正义凌然,连鲉王目光都不禁因此而触动,在场所有的鲉鱼也都为之一静。

只有幻彩乌贼默默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而后又低下了头去……

“怎么说?你真的参与了尸鲸的阴谋?”

石昆看了一眼鲉王,目光闪烁着,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追踪尸鲸的去向,直到今日才了解到了放牧鲉族中发生的越狱事件。

照这个时间点稍微往前一推,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自己是上了“可恶的”尸鲸的当!

“这狡猾奸诈的尸鲸假装弱小,任由我咬下了一口它的血肉。”

“以我的智慧,怎么想得到——它实际上是为了借我的口,将它的手段送到你们内部?!”

“唉啊,它怎么能这么做呢!竟然利用我!”

“但……唉,尽管如此,不管我是不是无辜的,我终究是这件事情的间接参与者、推动者,我应该……唉,接受应当的惩罚。”

石昆先是“怒不可遏”,而后又“十分自责”,切换之流畅自然,令鲉王见了都连连叹气。

放牧鲉们早就窃窃私语起来,连那只被石昆震慑了的鲉将,都再一次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没鲉注意到,石昆话里话外,已经在悄然间将自己成功定位成了无辜者!

乌贼始终只是默默地听着,偶尔有反应也只是抬头看上一眼鲉群,而后又立刻收回目光,像是有点心虚……

鲉王又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近卫鲉也将不死者检验结果报给了鲉王,令他越发受灰鲨触动。

但放牧鲉终究是高智商种族,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仍没有完全信任灰鲨。

在它看来,这里面似乎还有些许疑点。

鲉王思索着,不禁又望向了石昆身上的伤……

“鲉王。”

“呃?”

“我这里还要格外感谢你们给我提供的援助,如果不是它,我也不可能成功找到狡猾的尸鲸!”

“噢?”,鲉王收回眼神,顺着石昆目光对视上了乌贼。

石昆注意到鲉王目光转移,心中微松,继续道:

“我了解到真相之后,倍感煎熬。”

“我愧对善良的放牧鲉们对我的信任——错误绝不能延续!”

“正好,这个时候乌贼成功找到了尸鲸的踪迹,于是……”

石昆眼中闪过了一道狠厉之色,连带起放牧鲉们也被感染,流露出了期待的神采。

接下来,石昆便在一众放牧鲉目光注视下,像是说书一样将自己大战不死尸鲸的经历给说了出来。

整个故事,哦不,是“经历”——整个经历跌宕起伏,听得放牧鲉们心惊肉跳。

再加上石昆生动的演绎,包括鲉王在内所有鲉都像是亲身经历了一场“大战不死尸鲸”的史诗!

热血沸腾,整片空间中都响起了鲉群用来表达崇敬的尖啸之声,连鲉王都受到了影响,差点都要加入其中。

而石昆则大为惭愧,连连叹自己没能将尸鲸|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拿下,连斑斓带鱼都只收回了一半。

但到了这个时候,不论是鲉群还是鲉王,都已经放下了怀疑。

它们再也不复最初的戒备,全然将灰鲨视视作了自己种族的忠实伙伴!

“灰鲨领主,结果已经很好了。”

“你看看你的这些伤,真让我们心疼!”

双方其乐融融,完全打成了一片,只有乌贼默默地听着,眼观鼻、鼻观心,心虚到像是就要在此坐化……

sdldwx/xs/21487874/18955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