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岛深处走。

越走越深,气氛越来越紧张,两人的身上都出了汗,脸上也全是汗珠。

俞晚晚的手紧紧的抓着曲言给她的大剪刀,耳听八方,眼观四处。

一声声鸟叫,像是要夺她的魂,她手里的汗拿东西都滑。

曲言还在前面叮嘱她,“姐姐你紧跟着我,不必要太害怕。”

他手里拿着那个大匕首,把挡路的小树和草丛都给清除了,动作有力且麻溜。

因为不确定秦悦被他们带到岛的哪个位置,俞晚晚仔细观察每一处,她发现岛上是有路的,而且是焦油的路,但都开裂了,裂缝里生出杂草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树。

证明这个岛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野兽岛。

忽然,她感觉到一米外的树丛在动,目光看过去,吓得浑身僵硬,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前面曲言的胳膊,“曲言那是什么?”

小声的问完,她屏住了呼吸,明显的感觉到曲言和提了一口气,再没吐出来。

两个人的心一起提到了嗓子眼。

两条花花碌碌的蟒蛇,盘着身子,立着脑袋看着他们这个方向,准确地说是看着他们两。

曲言提着嗓子安抚俞晚晚,“别害怕,这种蛇好像没有毒。”

俞晚晚不敢太大动静,从牙缝里挤出要说的话,“你也说了是好像。”

她看看曲言,看到曲言额头豆大的汗珠往下滚滑,她嘴角无声的抽搐,这小子比她还害怕,她赶紧转了话锋,反过来安抚曲言,“我们往前走,蛇不是主动攻击的动物。”

她鼓起勇气,走到曲言前面。

曲言忽然在后面嘿嘿笑,“如果他们饿了的话就不一定了。”

俞晚晚很无语,深吸一口气,转头皱眉看着曲言,“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吓唬我的?”

曲言咧嘴,两排牙在他麦色的皮肤衬托下格外的洁白整齐,一张笑脸阳光干净。

俞晚晚有种看少年子卿的感觉,狼狈的面上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我发现你这孩子,第一眼看着挺老实的,接触起来也很调皮。”

本来想用挺坏的来形容,可他还是个孩子啊!!!

如果不是把他和秦悦联想到一块,他可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嘛,比子卿还小一大截。

曲言又嘿嘿笑,“我说怕你太紧张太害怕了,调节一下气氛。”

说着他蹦跶蹦跶到俞晚晚前面。

俞晚晚发现曲言刚才的紧张和害怕都不见了。

她的心里也跟着稍稍放松了一些。

两人大概又走了十多分钟,什么都没发现,曲言又好奇的问俞晚晚,“姐姐你来这里要找什么啊,一点痕迹都没发现吗?”

俞晚晚这次没有隐瞒了,实话告诉曲言,“找秦悦。”

刚才她不想让曲言和她一起来冒险,所以不敢告诉他秦悦被绑架来这个岛上了,现在他来都来了,瞒着也没意义了,告诉他。

果然,曲言听到俞晚晚说来找秦悦,脸色突变,“你说什么?”

他紧张的双手眼珠子要瞪出来,“秦悦来这里干什么?”

问完又不等俞晚晚回他,他开始四处张望,比俞晚晚之前还要仔细。

脚步继续往前。

边走边喊着秦悦的名字。

声音里听出来他有多紧张多担心。

俞晚晚跟在后面道:“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这里,定位她在这里。”

“秦悦!”

曲言大声的喊。

俞晚晚担心他没把秦悦喊出来,就先把岛上的野兽喊出来了,“曲言你别这么大动静。”

这边,闻飞和玛雅飞机在空中转悠了好一会,没有看到岛上有人来过的痕迹,但秦悦平时私人的耳钉定位的确就是在这个岛上,他们找了个相对好降落位置降落。

停下来后,玛雅竖起耳朵不确定的对闻飞道:“老大,好像有人在喊秦悦的名字,”

闻飞刚才也隐约听到了,他不确定,竖起耳朵听。

“秦悦。”

果然听到了一个男人声音喊着秦悦,而且他敏锐的听出来是不久去找秦悦的那个黝黑的青年。

闻飞的眉头不自禁的拧紧,紧接着又一个不屑的眼神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问玛雅,“查到她精准的定位了吗?”

玛雅抱着平板,举起又放下,转方向,急的衣服都汗湿了,“这岛上信号实在是太差了,现在秦悦那边直接断了。”

闻飞不再指通过定位确定秦悦的位置了,他大步往前走。

玛雅担心的跟在后面,“你这样太冒险了。”

一边担心着,一边又欣慰闻飞那奋不顾身去找秦悦的脚步。

如果秦悦看到这一幕,会开心吗?

走了大概二十多米,闻飞停下脚步,看着一处被压倒的树丛,面色大惊。

玛雅快步凑近,也紧张的变了脸色,“有血。”

闻飞弯腰抹了一点血到手指上,放到鼻尖上嗅了嗅,表情又放轻松了,“动物的血。”

玛雅也舒了一口气。

闻飞又注意到一棵树上被剥掉的一块皮,声音突然激动起来,“她是在这里。”|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

说着他继续往前走,趟过半人高的草丛树木。

与此同时,俞晚晚和曲言这边也在往岛的正中央寻找。

忽然,曲言加快步伐小跑,“姐姐,你看这几棵树上都被剥掉了一快皮,而且明显是刚剥的。”

他靠近一棵大树,指着书上被剥掉的一块皮对俞晚晚道,又指了指另外几棵树。

俞晚晚也凑近也仔细观察了,的确是刚弄的痕迹,而且不止树皮被剥掉,树干还被挖了凹进去一点。

谁弄的?什么意思?

曲言又想到什么,激动道:“秦悦真的在这里。”

俞晚晚不解曲言为什么这么确定,“你怎么这么确定?”

“这几棵树上都有虫子,秦悦把虫巢挖了。”曲言指着被剥皮的树,然后又指着没被剥皮的树,“那些光光静静的,没有被剥皮。”

俞晚晚看来看去,也不确定这几棵被挖皮的树是不是真的有虫子。

又听曲言道:“我昨天见到秦悦的时候,她就在给一棵树挖冲窝,挖的可认真了,不让人发出一点声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