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 崔琦笑着点她:“早什么,说起来十四岁,虚岁都十六了,过不了两年就及冠了。那些知根底的好姑娘,自然是要早早定下来的。便是咱们那时候,不也是十二三岁便订了亲的。”

林容只觉得那画卷上的仕女图,都大同小异,只画神儿,并瞧不出具体模样如何,道:“婚姻嫁娶,还得他自己喜欢才好。”

一时用了午膳,林容替崔琦又施了一回针,外头便有人来回话:“六小姐,袁府二太太并四姑娘到了。”

崔琦免不得出去见客,林容这才静下来,往外间去,在靠窗的桌子上,略瞧了会儿书,这一两日的事便像走马灯一般在脑子里晃过,更觉得倦乏,撑颔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伸手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阿昭从后面跑过来,手上拿着一支荷花,扑到林容膝上:“瞧,新摘的荷花。”

林容笑笑:“去荷塘里划船了?”见她鞋袜都湿了,裙子上都是泥点子,又替她换了衣裳鞋袜。

阿昭点点头:“阿爹替我摘的荷花,他说你也喜欢在荷塘里撑船的。”

林容闻言,顿时沉了脸,她这辈子在这里,只在荷塘里撑过一回船,便是老姑奶奶去宣州那回,打湿了鞋袜,被陆慎骗到小楼里,强行……

阿昭只抱着林容脖子央求:“小舅舅那匹小红马可漂亮了,能不能叫我骑一骑?”

林容摇头:“不行,你太小了,还不能骑马。”

阿昭嘟着嘴:“可是小舅舅都有,那小马只比我高那么一点点。”林容还是坚定的摇头,阿昭哼一声:“阿爹肯定会同意的。”又忽瞧见桌上放着一个风筝,她不知道多惦记着去放风筝这回事,立刻把那小红马的事情抛下来:“咱们要去放风筝吗?”

林容正要说话,便听见沉砚的声音:“主子,衣裳取来了。”

林容回头,见陆慎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正端坐在外间的圈椅上,手上捧着方才自己搁在案上的残茶,身上的衣裳已湿了大半,不知沉眸想着什么,似乎并未听见沉砚的回话。

不多时,沉砚又回了一句:“主子?”

阿昭立时从林容身上下来,手上拿着风筝,蹬蹬蹬往外跑:“阿爹,你送我一匹小枣红马吧?咱们明天骑着小马,去放风筝,好不好?”见陆慎没回应,又加了一句:“娘亲也去,好吗?”

陆慎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摸摸阿昭的脸,问:“方才教你的诗,你还记得几句?”

阿昭顿时支支吾吾起来,她的心思哪在这上面,一心想着摘一朵最大的荷花,念了一句:“江南可采莲,莲叶……”便实在答不出来了,小眼睛滴溜溜的转,拿着风筝便要往外跑:“阿爹,我困了,我要午憩了。”

林容忙唤翠禽:“快跟出去,别叫她淋雨了,备热水来,替她沐浴,不然明儿又得咳嗽了。”

翠禽应了一声,立刻追了出去。

陆慎搁了茶,转头沉沉望着林容,见她已转身背对着自己,坐在书案前,薄纱帐随风乱舞,终是没有一个字,只得抱了衣裳,往屏风后而去。

林容见他进了净室,正想掀帘出去,便听得陆慎在里面吩咐:“另送一副玉带进来。”

沉砚侯在门口,立时从包袱里寻出一条玉腰带来,双手奉给林容:“夫人。”

林容立在那里,只觉得火大,又压了下去,冷冷道:“你自己送进去。”

沉砚低头,似乎大气不敢喘一般:“求夫人体恤奴才,主子肩上的伤还没口,又不肯换药,又不肯治。求夫人劝一劝。”

林容只觉得万分莫名,到底是接了那腰带,转身往屏风后去。

第97章

林容捧着腰带立在软帘旁,把那玉带搁在一旁的小几上,冷冷道:“沉砚胆子越发小了递东西也不敢进来。”

陆慎也并没有说什么淡淡瞥了她一眼拾起玉带,便背过身子去。

林容立在那里,并不在乎,只叮嘱道:“阿昭年纪太小绝不能教她骑马摔到了可不是好玩的,等她大一些再说。她只是觉得新鲜,过一两日便忘了你千万不要应她。”

陆慎只淡淡嗯了一声并无余话,问:“还有事么?”

这幅情状倒像是她上赶着一样,林容气结,忽又觉得好笑,脸上反浮一丝笑来摇摇头,也并无一个字掀帘出来。刚到门口处,便听得陆慎道:“江州的事,大体已经办结,明日便要带阿昭回洛阳了。再叫她在这里多待半日,晚上我便派人来接她。”

林容顿住回:“知道了。”一时推门过廊,慢慢踱步而去,也并不知走到哪里,随意在一处石凳上坐下,怔怔呆了半晌,不知过了多久,听见远处崔琦的声音:“十一,你怎么在这儿,叫我好找?”

林容这才回过神儿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坐下日头下,已出了一头的汗。崔琦拉着她在藤萝下阴凉处坐定:“是不是不舒服?”

林容摇摇头,问:“你身子这样重,怎么还要去应酬袁家的女眷?本也不是正经姻亲,紧着自己身子才是。”

崔琦闻言便气道:“我这两年在府里足不出户,竟不知陛下已属意立袁四娘为新后,谁都知道,偏偏瞒着咱们姓崔的?现时封后的圣旨还未下呢,便把自己当主子,使唤起我来了。”一时又吩咐丫鬟:“去,把十七弟叫来,他这几日待在陛下身边,这立后的事,他知不知道?”

这画面实在似曾相识,林容笑笑,替她打扇:“莫生气,莫生气!”

崔琦见她这样,也笑笑,点她的额头,又叹:“你啊你,说得好听是心宽,说得不好听,庵堂里的尼姑也比你多三分活人气儿,人活在世上,哪儿能样样都不在乎呢?”

林容无奈:“六姐姐,你好心宽慰你,你倒说起我来了?”

崔琦笑:“你只问问你自己的心,究竟是不是一丁点都不在乎,没有一丁点不高兴?”

一时语罢,林容正要说话,却见崔琦止住,抚开层层的绿茵藤萝,便见远处石桥上,一十四五岁的女孩子正袅娜福身,同陆慎行礼。

陆慎略伸手,虚扶了她起身,负手立在那里,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不知同那姑娘说了些什么话,那姑娘盈盈一笑,便羞赧地退在一边了。

林容心道,陆慎这人在旁人面前倒是有礼有度,实在可恨!

待陆慎走远,身后的随从也都从桥上过,崔琦这才回过头来,见林容脸上的笑已隐了下去,盈盈望着她笑:“瞧,还是有那么一丁点不高兴的吧?”

林容摇摇头:“只是觉得这姑娘年纪小了些。”

崔琦听了不语,摇着扇子好一会儿,正色问道:“十一,往日你在雍州同陛下闹得难堪,我后来也听说了些,可自你出了事,他到底是日日念着你的,日日受折磨。你也别怪我多事,也别怨我替谁说话。只现如今,你到底是怎么个打算?”

这样的私事,便是崔琦,林容也并不想谈论,只喔了一声,笑:“喔,六姐姐是嫌我烦了,要赶我走?”

崔琦摇摇头:“你虽不说,但我也瞧得出来,你那年从洛阳回来,大病了一场,病好之后,便生出红尘离世之感。可这世上谁又是真正的世外之人呢,便是尼姑道士也要化缘求香火的。”

这件事,林容并不肯深谈,也并不打算同谁商量,笑着转了话头,岔开来。

傍晚,果有人来接阿昭。

阿昭正坐在榻上玩九连环,闻言抬头,问她:“喔,阿爹说过的,我们要回洛阳了,娘亲,你会去洛阳吗?”

林容不肯骗她:“大概是不会去洛阳的。”

阿昭立即涌出泪来:“为什么?”又想起她说不想见阿爹的话来,带着哭腔道:“你可以不见阿爹,只同我一起,不成吗?”

又闹着并不肯走,林容只得应允她:“倘若有空闲,一定去洛阳看你。”

哄了好一会儿,那哭声也止不住,终是哭着叫奶嬷嬷抱走了。

陆慎回江州行宫的时候,阿昭还在生气,默默地坐在榻上,玩林容给她做的方块儿小积木。见着陆慎回来,只瞧了他一眼,也不像往日那边扑上去抱着他的脖子唤爹爹,并不理他。

陆慎叫人服侍着除了外袍,静静歪在旁边翻书,不时把那叠得好好的积木,抽开一块儿来。阿昭开始不理他,随后分了一半,堆到陆慎那边去。见他还是捣乱,嘟着嘴生气,委屈得直掉眼泪。只也不像平日,早就把自己的委屈一股脑全说出来,等着陆慎问:“好好的,谁惹着你了,连爹爹回来也不理?”

阿昭这才抽噎着问道:“为什么你不带娘亲跟我们回洛阳?你不是说,咱们是来接她的么?你说话不算话,来之前,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陆慎放下书,淡淡道:“她不愿意回去!”

阿昭又问:“为什么不愿意回去?”洛阳是她的家,是她长大的地方,她尚且不懂,为什么娘亲不愿意回家呢?

陆慎沉默:“我做错了事,她不肯原谅我。”

阿爹也会做错事么?阿昭发怔,忘记哭了,问:“那……那你道歉了吗?小舅舅说,做错事,是要道歉的……”

阿昭一双紫玉葡萄似的眼睛望着陆慎,叫他一时语塞起来,良久道:“算道歉了吧!”

阿昭闻言有些泄气,道:“这么严重吗,道歉了也没用?”歪着头坐在那里想了大半天,道:“那实在不行的话,你求求她吧。等她高兴的时候,你求求她,说不准就原谅你了呢。上次我想去看牡丹花,我求了娘亲两次,她就答应我了。”

陆慎望着女儿,并不说话。阿昭摇他的手:“阿爹,你听见了没有?”

陆慎垂眸,又翻过一页书来,淡淡道:“过些日子再说吧。”

第二日,到底也并没有更改行程,崔颢恭送了陆慎的车驾出城门,回转来,已经是晌午了,恭恭敬敬地禀过了两位姐姐。

林容只当无事发生,倒是崔琦追问:“真的出城去了,没留下什么话儿,也没吩咐什么?”

崔颢只摇摇头:“陛下命我好生读书,不可荒废学业。”

崔琦叹了一声,到底是放了林容:“行了,你要去天水阁,我也不拦你了,叫人护送你去,只别太晚了。”

林容到底如愿,拿着宣平侯府的帖子,入了心心念念许久的天水阁。那书阁修建得颇大,听人说藏书近四万册,是江东大儒蒋太傅所建。

那阁中寻常并不许人出入,只借书,也只得在待客的厅轩中看,看完了立刻归还,不许人带出阁外。也不知是宣平侯府的帖子起了作用,还是陆慎给的文书起了作用,主人家另僻了一间静室,供林容观阅书籍。

林容一面瞧,一面把那精妙处、疑惑处誊抄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又或是几个时辰,又或是一小会儿。林容一抬头,便见静室外,夕阳斜照湖面之美景。叫恍住了好一会儿,忽见那边立着个青衣男子,见林容望过来,拱手同她见礼,身旁还放着一盆花。

林容搁笔,推门出来,颔首见礼:“蒋先生,您怎在此处?”

此人二十来岁,正是陈毓仁口中的敏行兄,他抱起那盆花:“上月舣舟姑苏等地,赴宴,见一园中,似种着林大夫口中说的曼陀罗花,花叶形状有些相似,本想命人送了去给你。不想,刚一回家,便听人说你到叔父的天水阁来,这才赶了过来。”

林容也只在现代的册子上见过,隔了许多年,也并不能很确定,想着制药了试一试,当下也不客气,将那花儿接了过来,笑着道了谢。

蒋敏行实在是谦谦君子,道:“救命之恩,该是我谢林大夫才是。”也并不多叨扰,略说了几句话,便告辞离去了。

陆慎的车驾走得也并不快,这一日也不过五六十里里,天刚一擦黑,便在驿站停驻歇息。阿昭生了一整天的起,又不见林容来送她,哭了小半个时辰,叫陆慎从马车上抱下来的时候,睡得正香。

陆慎洗漱了,正欲安寝,便见沉砚在窗外禀告:“主子,今儿晌午夫人去了天水阁,在哪儿瞧了一下午的医书。后来,碰见了蒋太傅的侄子,两个人似是旧相识,说笑了几句,送了一盆花给夫人。”

他说着顿了顿:“奴才的人打听了,说是这位蒋公子年十八,外出游玩时溺水,是夫人救上来的。”

陆慎闻言眼皮不住的跳,溺水叫她救上来的,那必定是跳进河水里,浑身湿透,不是抱着他,就是拖着他。陆慎坐在那里半晌,越觉得胸口不顺,还说笑了几句,谈什么事情可以说说笑笑呢?

他忽地站起来,碰落了茶杯,顿时惊醒了一旁的阿昭,坐起来,揉揉眼睛:“阿爹?”

陆慎抱了阿昭起来:“咱们回江州去,好不好?”

阿昭一听便立刻来了精神:“是要去求娘亲回洛阳吗?”

陆慎嘴角抽搐:“是去接,不是求!”

第98章

林容从天水阁回宣平侯府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崔琦等着她,还未就寝,见她回来忙吩咐人摆饭一面替她夹菜一面道:“怎么这时辰才回来,差点打发人满城找去?”

林容喝了口虾丸鸡皮汤:“看书忘了时辰,一抬头,天便暗了。阁里的人也并未催我走那书还剩七八页就索性瞧完了,这才回来。”又伸手去搭崔琦的脉象,道:“便是没有动胎气也别累着。”

崔琦笑笑试探问道:“你在江州,那天水阁,什么时候想去便去,也不急于一时的。晚上看书,仔细眼睛。”

林容便道:“六姐姐过几日,我便走了。”

崔琦立时红了眼眶:“这么急多住几日,不成吗?”

林容正色道:“六姐姐,崔十一娘已经亡故了,这里到底不是我应该多待的地方。”

崔琦捏着帕子擦了擦眼角:“日后,我坐船去瞧你便是左右也不远,一两日的路程。”又替林容布菜:“多用些,家里的膳食到底比外头强些。”

林容一时感怀,笑:“六姐姐到底是疼我,不忍再劝我了。”

闻听此言,崔琦本笑着,又涌出泪花来,伸手去抚林容的脸:“倘若你觉得好,我便替你高兴。”又说了许多话,叮嘱了许多事,衣裳首饰不知搬了多少过来,一一拿着单子同林容分说,末了叹气:“这些东西,连你往日出嫁时的一半都没有,崔氏比之往日,到底是不如了些。”

林容只笑:“我不过一个小大夫,平日里青衣粗布,便是夏日里绢罗也只得一身,寻常不是替人看病诊脉,便是往田地间看药农种的药材。倘天气好,往周边山里去寻药材,一连几天也不会下山的。那里用得到这些金钗玉镯、绫罗绸缎?”

最新网址:bi xiasheng hua.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