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巨森蚺和鼠大仙已经出发去找陈夫人后,霍司谨叮嘱大水牛:“宁老太爷和宁家祖宅虽然已经都不在了,但宁老太爷阴损手段太多,还藏了这么多年,宁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们都别大意。”

大水牛忙点头:“司谨少爷放心,我们会保护好自己和大家的。”

崽崽打着哈欠推开房门悄咪咪走出来,耳尖的她正好大水牛的话,于是软乎乎追问:“大水牛,兔黑黑在哪里?”

“小大人,兔黑黑一早就跟着司晨少爷去学校了。”

崽崽笑起来,黑亮的大眼睛一点点亮起来:“那好吧。”

陆淮哥哥和小哥哥在一个班,所以有兔黑黑一个跟着就行。

倒是冥胥哥哥……

崽崽想到她过来医院之前奶爸说的冥胥哥哥已经被柏爷爷接回家了,崽崽有点儿想去柏家看看。

但大哥哥腿不行。

将思衡看崽崽终于醒了忙拉起她小手:“崽崽,我们吵着你了吗?”

崽崽摆手:“没有,崽崽自己睡饱了。不过燕玲姐姐还没醒,我们小点儿声哦。”

将思衡咧嘴笑:“好。”

霍司谨和大水牛又聊了会儿,准备挂断电话时大水牛忽然拔高了声音。

“山神的气息。”

霍司谨崽崽和将思衡同时开口:“什么山神的气息?”

之前也就是在明月寺的时候他们从孙名礼身上见过少许山神的气息,难道是孙名礼来了?

崽崽最先出声:“大水牛,怎么了?”

大水牛连忙解释:“小大人,咱们家门口来了个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身上有久违的山神气息。”

崽崽急急出声:“大水牛你问问他是不是姓孙。”

“好的小大人。”

庄园里不是精怪就是知道精怪的霍家主子们,所以大水牛直接迅移去了大门口。

在对方准备按门铃时率先出声:“先生贵姓?”

男人柔和一笑:“您好,免贵姓孙,叫孙名礼。”

大水牛一直没有挂断通话,电话这头的崽崽将思衡和霍司谨听得一清二楚。

崽崽看向霍司谨:“大哥哥,崽崽得回去一趟,孙叔叔是明月山山神,轻易不会离开明月山,他这次过来一定有事。”

霍司谨点头:“我安排司机……”

崽崽和将思衡同时摇头:“大哥哥(司谨哥),我们……”

两个小家伙看看霍司谨后面跟着的保镖同时改口:“我们已经安排好车子了,我们自己下去就行,大哥哥(司谨哥)再见。”

崽崽走了两步,忽然侧头看向将思衡。

没等崽崽说话,将思衡握着她小手的手紧了紧,小嘴微微抿着,半垂着头眼巴巴地瞅着她。

霍司谨在旁边看得好笑。

“崽崽,这里是第一医院,是咱家的地盘,而且大哥哥身边还有不少保镖,崽崽放心。”

将思衡抢先开口:“崽崽你放心,等我们一回去,我就让家里安排人过来这边盯着,保证不会有事。”

他就是想和崽崽在一起。

而且医院这边确实没什么危险。

真要有危险,他分|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得清轻重缓急。

崽崽眨眨眼,然后点头:“那好吧,那大哥哥,我们真的走了,还有还有,燕玲姐姐昨天晚上哭了很久,哭得可难过了,等她醒了大哥哥你仔细看看她情绪哦。”

霍司谨笑着应下:“好,大哥哥记住了。”

崽崽牵着将思衡回到病房,房门一关,看李燕玲还没醒来,两个小家伙手牵手直接迅速离开。

他们回到霍氏庄园也不过眨眼工夫,大水牛甚至还没让孙名礼进门。

“孙叔叔。”

大水牛愣了愣:“小大人,小将少爷,你们回来了。”

将思衡冲他挤挤眼:“大水牛,你去忙吧,这边我们来。”

大水牛求之不得,他不擅长人际交往,只喜欢干活。

大水牛礼貌地冲孙名礼点点头,快速走人。

崽崽和将思衡带着孙名礼进庄园,直接到主动别墅一楼大厅。

“孙叔叔坐。”

先过来的大水牛已经麻溜地准备好了瓜果和茶水。

“孙先生,您喝茶。”

孙名礼笑着道谢:“谢谢了。”

大水牛一个点头,溜走回厨房继续干活。

小大人今天肯定在家里吃饭,那一定要做很多很多好吃的,时间有些紧迫,但家里精怪多。

于是大水牛冲窗外喊了声:“摘菜了,炖肉了,削土豆皮了……”

结果平时四五六七八个帮手,今天就来了杨牧一个。

大水牛这才想起来因为宁家老太爷的阴狠毒辣,整个帝都都不太平,精怪们都去帮忙了。

杨牧之前一直在养伤,今天算是第一天过来帮忙。

一进厨房看到摆放在不远处一整只处理干净涂抹上了佐料腌制入味等待烘烤的全羊嘴角一抽。

“水哥,这羊……”

他是羊精怪,这……

大水牛瞥了眼不在意地挥挥手:“杨牧啊,习惯就好,你看看你脚边那一盆,那都是我牛大骨呢。”

杨牧顺着大水牛说的低头看,然后瞳孔地震。

行吧。

大水牛作为主厨连同类都不放过,他一个来打下手的还能多说什么?

大水牛似乎猜到它的心思,忍不住笑起来:“放心吧,我是直接抽走了它们神魂送走后才开始处理它们的身体当食材,它们走得很安详。毕竟是家禽,成为美味佳肴是它们的归宿。”

杨牧:“……”

说得很好,以后别说了。

厨房里很安静,杨牧话不多,专注干活,大水牛话也少,活还多,都快忙得脚不沾地了。

除非需要杨牧帮忙做什么,一般他也不开口。

倒是客厅里,崽崽和将思衡听到孙名礼来的目的同时变了脸色。

“崽崽,小将,明月寺最近来了几个大学生,有男有女,身上有很淡的尸油味道,那味道多年前我在山脚下一位姓宁的玄门大师身上闻到过。”

崽崽忙追问:“那位大师呢?”

孙名礼回的很快:“那位大师后来到了帝都,最后消失的地方好像是兰其湾。”

将思衡想到巨森蚺出发前的话:“所以这次制作出尸油香水的邪术师并不是孙叔叔你遇到的那个。”

崽崽补充:“也有可能是他后人。”

将思衡压住火气,可还是没忍住磨牙:“之前我觉得严家墨家纪家已经很坏了,可到了宁家这里,真是只有更坏,没有最坏。”

崽崽问孙名礼:“孙叔叔是因为尸油香水所以才来找崽崽的吗?”

孙名礼点头又摇头:“尸油香水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和崽崽你以及庄园里的精怪们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