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竹青看他一眼,目光对上他的:“我追随殿下期间,自然是忠心的,但我若要离开,谁都拦不住。我的最终归宿是江湖,不是朝堂,我终究会离开京城。”

秦容垂下眼皮,掩住眼底的一丝悸动。此女洒脱如风,又如一道让人向往却不敢去抓握的闪电,令人心生妄念。

他们赶回京城不多时,秦容被刑部侍郞急急请去刑部,说是假冒雪映夫人的女尸昨夜被烧毁。如此以来,查找凶手和雪映夫人都没了线索。

而敬王秦鸿此时正因为雪映夫人失踪,线索中断,在刑部大发雷霆。

秦容到刑部装模作样的安抚秦鸿一番后,又正儿八经地道:“本王已查到失踪少女案中的失踪少女皆被人掳掠进一个杀手组织,训练成各种风情的杀手,于侍郎不如从失踪少女查起,说不定不禁能查到此女身份,又能找到雪映夫人。”

于侍郎连连点头,连忙安排人手加紧调查失踪少女案。

敬王秦鸿脸色奇差,|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他千方百计阻止秦容查失踪少女案,没想到兜了一圈,反让刑部更加注意此案。

待他返回王府,得到消息,琅鸢阁派去凉城的顶尖杀手在栗子坡被截杀,更气得掀了书桌,将书房昂贵陈设摔碎一地。

“秦容!你给我添堵,我就不会给你添堵么?”敬王大叫一声:“来人,备车,本王要进宫见母后。”

“殿下,娘娘最近礼佛,让殿下无急事不要打扰她。”徐羽急忙阻拦。

秦鸿恨恨道:“事关我三弟的婚姻大事,不急么?”

徐羽眼见主子又在发狂边缘,不敢再阻拦,立即道:“属下马上备车。”

**

叶竹青在秦容房间向他禀报琅鸢阁的布局地形时,皇后身边的太监来宣:“睿王殿下,皇后娘娘请您移步敬王府,娘娘要和您一起用进晚膳。”

秦容皱眉,皇后要在敬王府召见他?不满转瞬即逝,客套假笑:“初风,带路公公去前厅喝茶,路公公,且容本王换一身衣服便去。”

太监恭敬行礼出去。

“殿下与皇后娘娘关系很亲密?”叶竹青秀眉轻蹙。

“要说亲密,自本王母妃逝去后,本王便记在了皇后娘娘名下,名义上,她是本王嫡母。”

“呃,要说不亲密呢?”

秦容轻哼:“本王威胁到她亲生儿子的地位,若本王能无声无息的消失方为孝道。”

叶竹青点头,认真道:“臣女以为,殿下今夜需要一位护卫,女护卫。”

秦容唇角情不自禁勾起:“叶竹青,你真是想本王所想,急本王所急。这样吧,从现在起,睿王府每月付你两百两月银……”

话未说完,便被叶竹青打断:“别,谈钱便成了交易,臣女追随殿下不为钱,只为殿下记着我的情。”

情?秦容明知她说的话不过是讨好他,虚伪之极,心脏仍陡然漏跳一拍,随即自我鄙视,她和他哪儿来的情?

“不过车马费,还是需要的。”她笑嘻嘻的补充了一句。

秦容:“……”继而一本正经道:“好,车马费每月两百两。”

叶竹青一脸欢喜:“多谢殿下。唉,说起来,为殿下奔波办事还真费银子,臣女那点月银根本不够。”

秦容轻哼一声,换汤不换药,不过是将解子换个名目而已,她便受之无愧了。“叶竹青,你很有当贪官的天赋。”

叶竹青不以为耻,反笑道:“谬赞谬赞。”

秦容无语失笑,唤初风找来一套护卫衣饰让她换上。又吩咐初风将失踪少女案的线索理清,呈交刑部侍郎。

敬王府。

秦容随敬王府管家走进主殿正厅,扮作普通护卫的叶竹青安分守己地站在门外。

厅内主位端坐着一位四十左右岁的美妇,气质雍容华贵,发丝高耸,点缀凤头钗,一身极品紫色云锦缎袍,腕间一只上品羊脂玉镯子,面相看上去慈祥和蔼,正是当今皇后张芊翎。

“儿臣见过母后。”

皇后笑着冲他招手:“现下是在宫外,我们母子之间不必这般客气,过来,坐在母后身旁。”

“多谢母后。”

秦容施礼后,被皇后张芊翎拉着坐在她右侧。“母后怎地突然出宫了?”

“母后这些日子一直在礼佛,祈求皇苍眷顾我大毓,日子虽清苦,倒也安心。只是有些挂念你们兄弟二人。”

“劳母后惦念,是儿臣之罪。”

“你这孩子与母后越发客气了,你虽不是我亲生的,可也是养在我名下,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待你与鸿儿并无两样。”

秦容点头:“母后为天下表率,素来对我们兄弟甚是亲厚。”

张芊翎转向秦鸿道:“鸿儿要多向你三弟学学修身养性,沉心静性。”

秦鸿皮笑肉不笑道:“三弟自小聪慧沉稳,儿臣怕是学不来,但能有这么睿智优秀的弟弟,儿臣与有荣焉。”

三人正说着话,下人高声通传:“江小姐到——”

门外的叶竹青心下暗笑,果然宴无好宴,别说,睿王与江轻眉还真是天注定的缘份,纠缠不休。

精心装扮后的江轻眉更明艳动人,神采飞扬,脸上一扫因圣树之难带来的阴霾,根本未注意到站在门外的叶竹青。

“臣女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万福。”江轻眉双膝跪地,

“好孩子,快免礼。”皇后笑得极为欢喜。

江轻眉再行福礼:“臣女见过两位殿下。”

秦鸿满目惊艳,神情柔和:“表妹快快请起,请入座。”

江轻眉起身,含情脉脉地看一眼秦容,羞涩一笑,坐在秦容旁边。

秦容面色未动,朝她点了点头。

皇后张芊翎笑咪咪地道:“本宫听说前几日轻眉出了点事,郁郁寡欢,真怕这孩子憋出病来,便趁此次出宫,特意召她来见见,容儿不会跟她见外吧?”

秦容道:“她是母后的外甥女,也算是儿臣的亲戚,一家人自然不会见外。”

“容儿说得不错,我们是一家人呐。”

秦鸿双手轻拍,婢女立即端上美酒佳肴。

皇后道:“本宫这一生,最骄傲最欣慰的便是你们两兄弟,个个一表人才,能力出众,本宫啊,就希望你们兄友弟恭,齐心协力帮你们父皇守护好江山。”

她端起酒杯:“这一杯酒,本宫敬你们俩兄弟,愿你们兄弟齐心,为我大毓建功立业。”

秦容和秦鸿连忙双手端杯站起:“多谢母后。”举杯饮尽。

身后婢女分别为他们重新斟满酒。

“自从你们兄弟封王分府,彼此之间,生疏了不少,今日你们兄弟各自罚三杯,长长记性。”

皇后有命,两人自不敢怠慢,分别连喝三杯。

随后,秦鸿热络起来,三弟长三弟短地喊着秦容喝酒。

江轻眉因为皇后在,说话极为谨慎,优雅有礼,端庄贤淑,皇后看着甚是喜爱。她只在气氛恰好时,起来敬了几杯酒。

叶竹青瞧着厅内的热络气氛,微微摇头,这皇家好起来就是母贤子孝,兄友弟恭;斗起来,就是你死我活,恨不得剥了你的皮。

眼见江轻眉知书达礼,不禁笑了笑,或许,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大概一个多时辰后,秦容趴在桌子,似乎醉得不醒人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s23us.co 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