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一切仿徨已在昨日,一切过往已成云烟。

装饰简单却尽显奢华的一间会客厅里,白皇后一席白裙,戴着王冠,平静地听述着搜查队第七遍的战场整理报告,不发一言。

过了很久。

“确定战场无人生还?”

白皇后似乎才反应过来一样,再次问道。

“是、是的...无人生还......”

不清楚白皇后和李坏的关系还以为白皇后是在担心李坏的搜查队队长唯唯诺诺地说道。

白皇后又是长久的沉默,沉默得让站也不是跪也不是的搜查队队长有些尴尬。

就在他犹豫着是否应该劝一下总统大人节哀的时候。

“好的,我知道了。”

白皇后淡淡地说道。

“是!”

随着如蒙大赦的搜查队队长迅速退下,整个大厅又只剩下了白皇后一个人了。

克林姆尔宫已经毁在了战火之中,但并不妨碍白皇后仍旧有新的可供使用的宫殿。

她是最后活下来的狼,也将成为开基乃至于整个自由国的王,整个自由国都将对她予取予求。

她本应该很开心才对。

但是...

静谧的夜里,白皇后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方。

乌云已经散去,皎洁的月光洒在她洁白的肌肤上,呈现出圣洁的素银色。

一切本应是微风拂面般地美好。

可为什么,我就是笑不出来呢?

为什么...

会这样呢?

白皇后抚住自己的心口,轻轻问道。

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终究还是。

入戏了吗?

白皇后苦笑一声。

后悔吗?

也许吧。

但人生是没有后悔药可言的。

她沉默地坐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璀璨的星空,如同一座石雕一样就这么坐了许久、许久。

一直到秋天的凉意渗入骨髓,眼泪已然成痕,白皇后才站起身来。

无论如何,过去的,都过去了。

此刻的她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休息。

白皇后慢慢地向浴室走着,一边走,一边褪去束缚。

普通人不知努力多久才能买来一身的名贵礼服,如同垃圾一般被她随意丢弃着,叮铃铃的如同硬币滚动声音的,是铂金镶砖的王冠。

月光照射在她曼妙的玉体上,月光下的她孤独而又清冷,如同刚刚打败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在自己的领地上默默巡视的疲惫狮王。

狮子之所以让人畏惧。

是因为它们没有同情,也不会软弱。

白皇后也是如此。

鳄鱼般的眼泪,只是对于过去短暂的缅怀。

伤心的柔弱女孩,早已死在了不知多远的从前。

只需要洗个热水澡,她就会继续凶狠地活在这世上。

浴室外,白皇后轻轻掀开浴帘,热气伴随着她的动作迎面而至。

白皇后第一时间警惕地向里看去,等到她看清楚里面的情景后,她的眼神却是一僵。

空旷的浴室里,一个浑身赤裸满身血污的男人,正在浴缸里泡着澡,头枕着浴缸的边缘,满脸疲惫像是睡着了一样。

似乎被掀开浴帘的声音所惊动,男人双眼缓缓睁开。

“要一起泡个澡吗?”

李坏眉眼低垂着,声音沙哑地问道。

sdldwx/xs/66344300/18827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