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年和六爷的点点滴滴。

这么多年,六爷偶尔会把我一个人扔下,自己出去一阵子。

那时候,我以为六爷不过是嫌和我在一起无聊而已。

可现在看,他是不是利用这段时间,去教顾子六呢?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就听李天义低吼一声:

“我不相信有人能凭空取牌。顾子六,你身上一定藏脏了!”

顾子六坦然的靠在椅子上,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天义,冷声反问:

“然后呢?你是想搜身,还是看闭路?”

话一说完,顾子六慢慢起身。

他看着李天义,一步步的朝着对方走去。

“我可以让你搜。但千门规则,你应该还记得吧?如果没有证据,你是不是该自断一手呢?”

说话间,顾子六已经走到了李天义的身边。

此刻的李天义,竟有些慌了。

坐在我前面的靳无双,“啪”的一下,打开折扇。

他冷笑一声,冲着李天义说道:

“李天义,你好歹也是摘星榜四强的千手。如此的表现,真的辱没了摘星榜的名号!”

李天义立刻转头,看向靳无双。

他苦着脸,竟有些委屈的说道:

“靳爷,你说的容易。上届摘星榜,我连入围的资格都拿到。这些年到处云游,拜访天下千手。就为了能进摘星前三甲。可现在,我却这么不明不白的输了。我怎么可能甘心?”

“那你就搜身!”

李天义并没接靳无双的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张凡,他急忙说道:

“裁判,我要求检查河牌。我敢保证,这幅牌里一定多出了两张2。那就可以证明,顾子六藏牌了……”

我听着,慢慢的摇了摇头。

李天义的千术我并没看出深浅,但他的心态着实太糟糕。

能走到这个位置,已经是他最好的成就了。

果然,张凡慢慢摇头,说道:

“李先生,你的说法只适合街边散局,并不适合千门正赛。就算是河牌多出两张牌,怎么就能认定是顾子六藏牌了?你要知道,这大厅之中的千手,可不可能为了冤枉顾子六,而提前埋牌呢?摘星榜只讲眼见的证据。所有的推测,就算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接近事实,都不会当成证据的……”

这就是比赛和平日里打牌不一样的地方。

没有百分百的证据,都不可以认定出千。

洪爷侧头靠向我,小声说道:

“小六爷,你说这顾子六身上一定有脏吗?”

我点了点头。

“那同样的牌,他是怎么拿到的?”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

“这几天比赛,用的不都是这种定制牌吗?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几张,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你能抓住他的千吗?”

“不知道!”

我不是敷衍洪爷,我是真的不确定,我到底能不能抓住顾子六的千。

李天义举着手掌,看了又看。

好一会儿,他才哀叹一声,说道:

“罢了!规矩是你们定的,我遵从就是。不能进前二,我就争前三。顾子六,你赢了!”

说话间,李天义愤愤的离开了牌桌。

看了下时间,张凡走到中间的位置,开口说道:

“下午两点半,将进行四强赛第二场比赛。请各位回去休息一下,我们下午继续!”

众人起身,纷纷的朝外走着。

我跟在人群中间,回头看了二楼处一眼。

百合帘后,有人影晃动,但却依旧什么都看不清楚。

因为下午是我的比赛,并且对手还是靳无双,众人难免有些紧张。

吃饭时,贺小诗坐在我旁边。

她随意的吃了几口,便心不在焉的冲着我说道:

“初六,距离比赛还有四个多小时。要不,你去和侃爷聊聊?”

我笑了下,没等说话。

小朵便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说:

“初六,那个靳无双很厉害吗?你应该比他厉害吧?”

话音刚落,就见餐厅的门被人推开。

一群千手簇拥着靳无双,正大步走了进来。

此刻的靳无双,一脸孤傲。

摇着折扇,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当他路过我身边时,忽然停住了脚步。

他看都不看我一眼,而是冷傲的说道:

“摘星榜真的越来越差了。李天义这种人,都能进四强。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

他话音一落,身边的一个千手立刻附和道:

“靳爷,李天义还不算什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不也一样进了四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