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s23us.Co m 饭后大郎就吵着元熙要学马,二郎虽然平时不喜欢舞枪弄棒,但对骑马也有很大的兴趣。

“你们都想学骑马?”元熙瞳仁黑亮,眼眸柔软的凝着两个儿子。

大郎二郎使劲点头,“想。”

元熙微笑,看向捡桌子的灼萝,“我能不能——”

话没说完,就听灼萝道:“不行,这么晚了,哪都不许去!”

大郎央求道:“娘,我们和爹就去玩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灼萝斥道:“玩什么玩,都玩一天了,还没玩够啊。对了,先生留的课业你写完了吗?”

大郎皱着眉头,他一向是不爱做作业,他看向二郎,二弟一定做了。

接收到他得眼神,二郎扬声道:“娘,我写完了。”

灼萝拿着抹布从厨房里走出来,道:“那也不许去,明天还要上学,你们得早点睡觉。”

大郎二郎转过身朝着元熙吐舌头,娘不让去。

元熙见他们悻悻的耷拉下脑袋,不想他们不高兴,于是便向灼萝求情道:“我就带他们出去骑一会儿,很快就把他们带回来。”

灼萝却态度坚决,“那也不行,想学骑马等哪天不上课再去。”

过去牵着大郎二郎,“你爹一来你们两个就不听话,娘告诉你们多少次,刚吃完饭不能做剧烈运动,对肠胃不好,要是弄个胃下垂怎么办?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元熙看着她一面絮絮|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叨叨,一面打水给两个孩子洗手,心有所动。

离开的时候,刚上马,卫羽便调侃道:“大哥,你也不行啊,在嫂子面前,你都不敢说话,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家啊,得是嫂子当家。”

元熙脸色阴阴,他也没看出个眉眼高低,还在那说,“不过大哥,说真的,大嫂厨艺真好,这方面,大嫂是真贤惠。对了大哥,明天咱们还能过来吃饭吗?”

元熙看他一眼,“你要是想来,我可以陪你来。”

“那当然想了,就咱们衙门里的饭,根本没法和大嫂做的相比。”卫羽是个大老粗,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没心眼。

但再回味一下元熙的话,就察觉出意思,他笑吟吟道:“大哥,你自己想来,怎么还拿我当借口?”

元熙瞥一暼他,没搭理。

卫羽骑着马凑近过来,低声询问,“大哥,你和大嫂怎么这么生疏哪?按说你们是一家人,要不就大嫂带着孩子们跟着你住,要不就你去大嫂那住,像你们这么生分,哪像夫妻,还怎么追四胎?”

元熙阴恻恻冷视他一眼,这话还用你说?

卫羽一看他那眼神,立刻心领神会,他要是再多说一句,就要挨揍。

他捂住嘴,“大哥,我刚才放屁哪。”

元熙走后,杨翠兰也问了灼萝相同的问题,“你们两个人哪像两口子,比街坊四邻还生分哪。瞧你对他的态度,爱搭不理的,我瞅着都不得劲。”

灼萝正看今天的账目,闻言抬起头,她觉得委屈,“我哪有爱搭不理啊?他在这吃饭,我不是也没撵人嘛。”

“咋,你还想撵人啊?你可别忘了,他可是你丈夫。”杨翠兰一根手指头戳她头上,“妹妹,你可长点心吧,元熙已经不比从前。”

“他从前只是一个山沟沟里的穷小子,但现在他可是有了权势的将军,一城的都尉,人长得又好,盯着她的小姑娘不知道多少哪。”

赵英在一旁一直偷听她们说什么,到了这八卦环节,她按捺不住,凑了过来,“翠兰姐说的对,师父,你长点心吧。”

突然来的一声,吓了灼萝一跳,“你从哪跑出来的?”

“你别管我从哪跑出来的,我从地底下钻出来的。”赵英绑着她的胳膊,强迫她从账目上挪开眼睛,认真听她说。

“师父,你听我的,赶紧让元熙住过来。他一个大男人,住在外面,很危险的。”赵英双眼瞪得溜圆,挤鼻子噤眉头,五官都扭曲在一起。

灼萝摁了摁她脸上挤在一起的肌肉,“我看你这个样子,我觉得我挺危险。”

她只觉得她们俩小题大做,“他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危险?还能有人杀他啊?”

“师父,你平时挺机灵的人,咋听不出来我的意思。我意思是他自己在外面,很容易被外面的小姑娘迷惑,你得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

她边说,杨翠兰在一旁点头,无比赞同,还附和道:“对对对……男人还是得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才安心……”

“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相中他吗?光我听说的,就好几家贵族小姐姑娘看上他了,现在,我师父夫可是抢手货,你还不看牢他!”赵英一番苦口婆心,说的口都渴了,猛灌一碗水。

“师父夫?”这是个什么新叫法。

灼萝撇着嘴“啧啧”几声,“有那么大魅力吗?我咋没看出来?”

脑子里浮现出元熙的样子,呃……

这么一想,确实是个优质男。

灼萝表现的很不屑,“要是这么轻易就能被别人抢走,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杨翠兰瘪瘪嘴,“你就装吧,我看要是哪天人家不要你了咋办!”

灼萝笑着道:“那不是很好,我就更没束缚了,可以安心搞事业。男人嘛,有什么好,他们只是我们通向成功之路的绊脚石。”

灼萝一番豪言壮语,并没有激起杨翠兰和赵英的共鸣,两人挥挥手,“洗洗睡吧。”

灼萝对着她们哼哼鼻子,臭男人有什么好?

晚上睡觉,灼萝做了个梦,梦见元熙给了她一份休书,还在她面前左拥右抱。

更可气的事,三小只也跑到他那边,不要她了。

灼萝气的从床上坐起来,闭着眼睛喊着梦话。

把杨翠兰吓得不轻,赶紧将她叫醒。

灼萝半天才缓过劲来,杨翠兰看着她脸色,“这是梦见什么了,这么吓人?”

灼萝转头瞅她一眼,一巴掌拍她身上,尿唧唧道:“都怪你和赵英。”

杨翠兰马上恍然大悟,她捂嘴大笑,“你这是梦见元熙了?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你没少想他啊!”

“谁想那个狗男人?”灼萝摁住杨翠兰,往她腋下挠,“让你笑话我,我非要好好收拾你一下……”最新网址:s23us.C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