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没有在「唤神者」的话题上多聊,夏德虽然只承认了「守夜人」长剑,但这实际上已经肯定了自己的身份。只是现在还不是完全坦白一切的时候,他依然选择等待众魔女齐聚月湾,再告知那些涉及他核心秘密的事情。

不过夏德也有些庆幸自己昨晚忽然变成了龙,这样一来这位女伯爵的注意力就全部放到了「龙」|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上,反而没有在意他在变龙之前挥剑接引雷霆的事情。原本夏德还担心她会因此看出什么,现在看来,经由夏德的手释放的「阿黛尔的回归性原理」,与那位时间大魔女还是有很多不同的。

「光所蕴含的色彩包含万千,由此才会出现不同色彩的龙。虽然‘月光龙只是你的变形术效果,但谁也无法否认的是,那的确是龙。」

眉心脂红色的胎记继续随着蹙眉的动作而抖动:

「你一开始说自己有红龙的力量,现在又变成了‘月光龙,你真的不是光的被选者吗?那月光,真的很迷人。」

「也许你应该怀疑我是月亮的被选者。」

耳边的「她」此时也笑了一下,夏德摇了摇头:

「关于我是否是被选者的话题不必讨论,我不可能是。但经过昨晚的事情,我想各方势力都会动起来。」

「是的,异常的龙已经出现在了月湾,全新被选者的故事已经拉开了帷幕。古老种族的阴影正悬浮在月湾的大地之上,谁人又能知道,命运这次又会将橄榄枝丢向何方。」

她说起话来像是在演唱歌剧:

「教会和那些有意染指被选者名额的非法组织自不必多说,月湾的七大家族也会有所行动的。他们在意的不是距离普通人很远的超凡世界,他们在意的是自己是否会在预言的灾难中毁灭。我们的先祖承受了恩惠,我们的祖先一代代的享受权力和财富,而偿还代价,却轮到我们这一代人。」

这并非是表达自己的不满,实际上她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家族的血脉注定了我要面对这一天,我也一直在期待着预言中的命运到来。我是占卜家,窥见未来与理解命运是我的使命。当那注定发生的灾难降临月湾,我会在毁灭的时刻,代表贝琳德尔家族做出我们的选择。」

看着她意气风发的样子,夏德便又问道:

「你似乎确定了那预言一定会成真?」

金发魔女微微点头,同时将手放到自己的右侧肩膀处:

「特别是你将遗物放到这里以后,星空在向我进一步的揭示自己的奥秘,月湾市必将毁于一场灾难,悬挂在整座城市上方的死兆星在我眼中,简直像是夜空中的太阳。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好,那些他们原本不肯开放给我的家族藏书,在巨龙出现后,说不定会看在都面临着麻烦的份上让我瞧一瞧。」

「那么贝琳德尔家族的盟友又有谁呢?」

魔女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轻声说道: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盟友呢?不过如果真要说,伍德家族应该是可以信任的。」

昨晚那场大战造成的影响,不是魔女向夏德解释几句就能说清楚的。不管是三条龙袭击港口,还是深海邪物投影出现在近海,这都是物质世界和平了几百年都未曾发生的事情。那条银色「月光龙」的出现,已经让教会开始怀疑「唤神者」又一次的比任何人都要率先知晓了被选者的秘密。而昨晚出现的那些【龙飨教团】的高环术士,也让教会意识到,这个原以为已经没落了的邪教团体,实际上在如今的蒸汽时代依然有着强大的力量。

市民们在讨论龙与预言,教会则担心当第七位被选者现身,对应出现的影响整个世界的全新灾难又会是什么。

女伯爵还警告夏德

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再在城里闹出很大的动静,教会的神经高度紧张,城里的环术士们都等着他们抓住【龙飨教团】的邪教徒以宣泄怒火,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被教会特别关注。

因此,虽然她已经为夏德找来了「克劳利蒸汽浴池」附近的下水道地图,但依然不建议夏德今天就去探索:

「教会怀疑那些邪教徒藏在了下水管道里,现在正在全城钻下水道搜查。你如果今天去,大概率会一头撞见教会的队伍。」

这天上午夏德一直在贝琳德尔小姐身边待到了上午十一点,他们并不是一直在庄园,九点多的时候便一起出发去了城市议会,夏德在一旁充作书记员,参加了月湾市城市议会的会议。

而会议间隙,马丁·爱丁顿伯爵和年迈的莱纳德·霍桑伯爵都找到了贝拉·贝琳德尔,和她谈到了昨晚的事情。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伯爵并未因为贝琳德尔小姐的年龄和性别而轻视她,他们很认可她的能力:

「我们要不要找时间聚会一下,如果这座城市真的面临灾难,荣耀的七家族也有责任守护这里。」

三位伯爵看向暂时休息的议会厅,将这座城市视作自己领地的他们都很相信传说一定会实现,因此短短几句的交谈,便订好了这周四晚上,以霍桑伯爵的小孙女满月为借口召开宴会。等到两位伯爵离开,一袭黑色裙子,脸上戴着面纱的女伯爵才对一旁的夏德说道:

「他们说的话,连标点符号也不能信任。如果不是有可能危害到他们的权力和财产,就算月湾市死掉一半的人,他们也只会在演讲台上哈哈大笑着‘我以前就感觉月湾市的城市化太严重之类的话......周四陪我参加一下宴会吧,如果要跳舞,还请充当一下我的男伴。」

夏德听得出这是正式的宴会邀请: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女士。」

夏德点头说道,女伯爵则看起来相当忧愁:

「最近的事情越来越多,好在我身边还有玛蒂尔达和你在。如果当初我没从凡妮莎那里把你要过来帮忙,我都想不到我要怎么应付现在的场面。你瞧那边那个人。」

她又指向了议会大厅最右侧第一排端坐着的黑衣人,对方正在与夏德不认识的一位戴假发的男人的交谈:

「那是......」

「威纶戴尔的来客。威纶戴尔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取消月湾市的特殊独立权,将七大家族的权力收归安茹王室。如今南北领域剑拔弩张,月湾再次成了国境线上的焦点。现在七大家族不仅要面对那则传说,还要面对威纶戴尔方向的政治压力......甚至传闻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灰手套王牌灰头鹰,也来到了本地。」

她叹了口气,见夏德一副古怪的表情,便又问道:

「我记得你是双面间谍,你不会认识灰头鹰吧?十多年前,他可是在月湾暗杀了不少人,才让那次差一点完成的月湾市独立公投取消。七大家族当时都牵扯其中,那时我的年龄还小,但也记得每一次聚会大家都人心惶惶,好在最后我们还是挺过来了。」

「灰头鹰,嗯,的确认识,大家都是同僚。」

他没好意思说,自己现在每晚睡觉的位置,就是灰头鹰去年夏天去世的位置。

十一点多在城市议会门口与贝琳德尔小姐告别以后,夏德便急匆匆的去了蜘蛛巷。原本与贝恩哈特先生约定的见面时间是十点半,他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才到蜘蛛旅店,好在那位吸血种子爵也迟到了。

阿尔芒·贝恩哈特比夏德晚到了十分钟,在夏德对面落座的时候还不住的道歉:

「真是抱歉,上午被别的事情拦住了

昨晚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有个朋友昨晚在码头附近受到了战斗的波及,我上午去看望他了。」

「我也是刚到,昨晚的事情的确惊险。贝恩哈特先生,我们原定的今天探索下水道的计划推迟到明天吧,今天实在是不适合做这件事。」

「没问题。」

这位吸血种子爵也知道今天教会正在全城大搜查:

「昨晚......」

他稍稍压低了声音,左右看了看才问向夏德:

「你不会刚好在场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

端着装着劣质红茶的酒杯的夏德问道,贝恩哈特先生理所当然的回答:

「哦,你在月湾,月湾又爆发了大事件,我当然第一时间想到了你。还记得米堡、亨廷顿的事情吗?所以,昨晚你......」

见夏德微微点头,他倒吸了一口气,然后试探着问道:

「那么,传闻中比山峦还要巨大的龙......」

「的确出现了,不过应该没那么大吧。而且,当时还出现了一个邪物的幻影。」

夏德简单以第三人称描述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贝恩哈特先生捂着嘴听着,当然听出来了桌对面的年轻人绝对不只是旁观。他听完以后便灌了一口酒,说着「我就知道」「看来不能在月湾停留太久」之类的话。

夏德又安慰道:

「昨晚的月光龙,不会是月湾古老传说中,必将毁灭城市的那条龙,那龙反而保护了这座城市。」

「但【龙飨教团】既然拿得出三条龙,应该就有更多的龙。怎么感觉从去年秋天开始,我去哪里哪里就要出事呢?」

吸血种子爵忧郁的抱怨着,夏德心中的「她」则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最终毁灭这座城市的不是那条月光龙?】

「因为我就是......」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同样叹气,因为他的确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

sdldwx/xs/68638890/781504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