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酸

这几日,木家也是忙翻了天,盖房子、下地干活、卖烧烤,哪一样都不是轻松的活,可是木家却每个人都乐呵呵的,都是好事,怎么能不高兴呢?

这些天,画宝一直在读书,用积分兑换了水笔,把笔记记得满满当当,画宝一边读一边询问系统:“我不会的问题怎么办,可以与授课师联系吗?”

七七开口:“宿主,你暂时没有与授课师联系的权限,我将会为你解答。”

画宝抽了抽嘴角,原来七七这么万能,早知道不花积分兑换课程了,应该直接让七七教她!

“宿主,我只负责回答问题,并不授课。”七七听到了画宝的话,开口道。

画宝十分无奈,这七七啥都好,就是爱偷听她的想法。

“请宿主注意,我们已经绑定,我并没有偷听。”七七道。

画宝:“……”

就在画宝读书的这些天,木家的地基已经打好了,地暖也安上了,钟工匠对这个地暖很感兴趣,他腰背不好,一到阴天下雨的就浑身酸痛。

但画宝设计的这个水地暖,通过加热水输送给下面的地板从而达到使整个屋子温暖的效果,钟工匠想想都觉得很舒坦,只是自己好好的屋子,翻修起来也不是很方便,看来这个冬天,只能来木家多走走了。

还有那些各种奇怪的又实用的东西,也让钟工匠很感兴趣,比如说抽水马桶,听画宝说,这抽水马桶是利用了水的重力,将水的势能转化成水的动能,从而达到冲走污物的效果。

钟工匠听不太懂,但是他却能做出来,因为画宝给的图纸很详细,每一步怎么操作都一清二楚,根本不用他操心。

抽水马桶可以解决,那些百叶窗,推拉门,淋浴头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担心,那些都好做,没什么太难的技术含量。

钟工匠忙得不亦乐乎,每天接触这些新鲜的东西,自己也会产生一些新的想法,况且,画宝几乎每隔一周就会给他一张图纸,那里面展示的东西足够他兴奋很久。

他也从来不问画宝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是哪来的,他只是默默做好手上的工作,没事去画宝家蹭个烧烤。

画宝家日子好了,当然就有人眼红。

比如说陈大娘,她又跟村里的几个大娘嘀咕来嘀咕去。

“你们说,这木家怎么就这么走运,自从木画卿那病秧子落水之后,那他们家是越来越红火,怎么的,哪天我也让我家陈二丫落个水,看看能不能这样好过。”陈大娘说着,翻了个白眼。

可却遭到了旁边几个婆娘的白眼。

连曾氏都看不下去了:“你这婆娘好狠的心,那陈二丫可是你亲闺女,听说上次落水你家那个还打算把陈二丫送出去顶罪,你们一家人可真坏透了!这小娃子懂什么,定是你这长舌妇在娃子面前说道,那二丫才会把木画卿推下去。”曾氏说着,旁边几个婆子都应着她,整的她洋洋得意的。

陈大娘讪讪的:“哎,我不就随口一说吗,而且你们说,这木家奇不奇怪,凭啥他们能卖烧烤这么挣钱?我们也要卖!”

旁边一个婆娘也说:“就是,这好日子不能只给他们一家过,我们也要吃香的喝辣的!”

这时候,曾氏一听到钱,也不顾什么二丫不二丫的了,连忙开口:“就是就是,我们去找村长,让木家把方子交出来!”

这时候,几个婆娘兴冲冲的,就打算去村长家逼迫村长,再去木家兴师问罪。

看着这场面,张氏的丈夫马起刚打完猎回来,知道自己也不好多管闲事,回去喊了老妻张氏。

张氏一听出事了,停下了手上的活,连忙就喊了薛氏,让薛氏带着儿媳妇去村长家。

于是,村子里又是一行人匆匆忙忙的赶去。

村长李大福家里,此时李大福的妻子庞氏正一脸无语的看着陈大娘几人。

这几个老婆娘,成日里好吃懒做,现在还想坐享其成,真是好大的脸!人家木家的配方是人家自己倒饬出来的,凭啥给她们,更何况人家木家过得好,那是人家勤快,看看人上上下下,一家子多团结,哪像这些婆娘,家里事都理不清楚,还想挣钱?

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么想着,庞氏却没说,只是一边嗑着瓜子,一边任她们气愤填膺地说道,时不时抹掉脸上的唾沫星子,然后无论她们说啥,一概不搭腔。

等这几个人终于说累了,看见庞氏悠哉悠哉的,可就心里不高兴了。

“哎,我说你这人,你可是村长的媳妇,这些事情都得你管,你怎么不吱声?”

陈大娘手一插腰,蛮横地开口,要不是村长的地位在这,恐怕她会更加蛮横。

庞氏抹抹手,拍了拍身上的瓜子壳,开口道:“你们这些破事我不想管,反正,我是不会去木家要方子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可气坏了几个老泼妇,但也被刚进门的薛氏张氏等人给听见了。

薛氏心里有数,这庞氏是个值得交的,起码,门儿清!不像这几个糊涂的老婆娘,真是人见人怕。

看见薛氏来了,庞氏倒还客客气气的:“薛大姐,你吃过饭了吗,来我家吃一顿?”

薛氏也笑眯眯的:“哎,我们家吃饭早,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不,我带了些烧烤来,想着你们夫妻|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俩天天忙里忙外也顾不得吃口好的,这才带来了,都是自己做的小吃食,大妹子可不要嫌弃。”

“怎么会呢,你这话见外了。”庞氏笑着接过了烧烤,旋即看向那几个婆娘。

“你们没事就回去吧,别平白扰了我心情。”

这下子可炸开了锅,那几个婆娘看见庞氏和薛氏这么亲近,连忙开口:“哟,我说怎么村长的媳妇不管事呢,原来人家早就有门路了,这不,还聊上了呢,指不定啊,就偷偷跟着木家挣大钱哩!咱们活不活死不死的,人家才不管咧。”

薛氏和庞氏皱皱眉头,这可算是污蔑了,她们也没打算跟这几个泼妇讲道理,庞氏开口便说:“你既然这样污蔑我,那我们就去找县太爷没,一定能还我一个清白,哼!”

一听要找县太爷,几个婆娘都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