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帮衬

吃完了,众人还是意犹未尽的,咂巴着嘴,回忆舌尖上的美味。

木莽看了看画宝,开口问道:“画宝,这个烧烤,你打算去镇上卖吗?”

画宝点点头:“祖父,您觉得呢?”

木莽沉思了一会,开口道:“这个烧烤架,有心人一看便会做了,但是你这些奇奇怪怪的调料、他们一定配置不出来,只是,这肉串这么费油费调料费肉,你怎么定价?”

钟工匠听了,倒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这木莽当真是个有成算的人。

画宝道:“这肉串,我打算定价三十文一串。一斤五花肉十二文,一斤可以做40串,也就是平均一串肉串光肉的平均价钱就是半文钱差一点,刨去油,姜,酒,大概还能挣个二十左右。一串可以挣二十文,四十串就是八百文。”

木家人懵了,除了木莽和木戈、钟工匠听懂了,其他人都没整明白画宝在说什么。

画宝观察着家里每个人的神色,缓缓开口:“总而言之,一斤肉如果卖得好,可以赚上八百文。而且,还不用担心别人跟咱们抢生意,因为调料的配方、他们没有,就无法做的这么好吃。”

这下,木家人倒是听懂了,可是他们却犹豫了起来,别看画宝说的诱人,可真有人愿意用三十文买一串几文钱就能买到的肉吗?

画宝看懂了大家的顾虑,开口道:“这就需要师父帮忙了。”

“哦?怎么说?”钟工匠来了兴致,这小丫头,净想着压榨他。

“师父,您就让您手下的工匠们乔装一下,扮成小老百姓的样子,分开这些人,隔一段路就喊一嗓子,就说,镇东头的宽窄巷子,那木家烤肉可真香,快去排队,否则就抢不到了!然后,您在派去一一些人,假意排在我们家摊位面前,做做样子。总共十来个人就够了,每个参与的人,都可以吃上一个肉串。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没有一点手段,怕是真的不好卖出去。”

这下子,可轮到众人震惊了!

这就是现代的造势,可是在这个落后的时代,很多人根本想不到,这也就导致了木家一时间回不过神。

木莽虽然也很诧异,可他见识多了,自然清楚这画宝的脑子不是一般的好使,这样的方法,可以说,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但他莫名就是觉得,能成!

木莽开口:“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去做吧。”

钟工匠也是全力支持画宝。

次日,木家人忙里忙外,终于把烧烤要用的东西给准备好了,木莽今天也没去地里,跟着画宝和画宝的爹娘一起去了镇上。

这镇上有一户人家,还算宽裕,今儿个日头好,那家中的公子小姐便去了制衣店打算买下几套成衣。

“兄长,今天母亲答应了,给我买一套粉色成衣,用那新到的布料,这银子虽在你手上,但你可不要小气,不然我回去告诉母亲!”只见一身鹅黄色衣服的活泼女孩娇俏地开口。

她兄长也被缠得没办法,开口道:“好好好,怕了你了……”

就在这时,只听见街上有人喊道:“快去镇东头的宽窄巷子,木家买的烤肉串真好吃!去晚了可就买不到了!”

这女子很疑惑,这叫什么烤肉串的,当真那么好吃?没听说过呀,这是哪里的吃食?

那公子也是奇怪,看了妹妹一眼,道:“不然,咱们去看看?”

这妹妹也是个跳脱性子,听到好吃的,转眼就把衣服给忘了。

这样的场景在很多地方上演,于是,去宽窄巷子的人越来越多了。

当人们一进巷子,便闻到了一股喷香的香味,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味道,简直太让人嘴馋了!

又一见,那木家摊位果真有人在排队,不过也不多,就两三个人。但是,那两三个人拿到了肉串的,都吃得满嘴流油,看上去好不诱人!

于是,人们不自觉的就咽了口口水,然后,上前问木莽:“叔,这肉串多少钱一串啊。”

木莽沉稳开口:“三十文一串。”

一听这肉串这么贵,人们顿时就回去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再闻闻那味道,于是很多人在摊子边上停留。一时间,小小的宽窄巷子里挤满了人。

木莽也不管,照样做着手上的活。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开口道:“哎,叔,给我来两串!这玩意恁香,实在受不了了!”

木莽收了钱,画宝就甜甜笑着把肉串递给那人。

这人尝了,见众人都望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真香!”

众人更加忍不住了,有一就有二,陆陆续续的,大家都来买了个一两串,能在镇上住的,家境也都不错,手头还算宽裕、自然就要想办法改善伙食。

但你别说,这肉串贵是贵了点,但真香!

包括那公子小姐,此时也是坐在了摊位旁的桌子上,吃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三斤肉就卖完了,很多来买的人只能悻悻而归,木莽等人也不啰嗦,开口道:“明日来的人,若是可以带上两个认识的人来,三个人都可以打九折!”

众人一听,还有这么好的事,心里暗暗嘀咕着,去找自己那些好友来。

说完,木莽几人便麻利地收拾好了摊位,离开了这里。

当然,这九折的主意也是画宝提供的,他们现在刚开始做生意,一切以知名度和口碑为准,至于其他的包括利益,都可以暂时放放,放长线钓大鱼。

当时听到这番话木家人不能不说不震惊,但他们都已经有些习惯了,时不时的就要被画宝惊吓一下,如今的他们,已经刀枪不入了,再震惊,他们也不会表现出来。

但是钟工匠想得就比较深了,他总觉得,这小小的沉枝村,甚至是镇上,已经不能困住画宝了!

&|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nbsp; 晚上照旧是分钱的时候,木二数钱,画宝计算。

“今天买了三斤肉,一斤肉盈利八百文,三斤就是两千四百文,一两银子一千二百文,也就是二两银子。除去送给十个帮工的肉钱,就是说,赚了二两银子少两百文。那么桌上就有三两银子少三百文。”画宝开口。

木二数了一会,确定没有漏缺之后,便开口道:“爹,桌上正好三千三百文!”

木家人却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他们现在觉得,跟着画宝,一定能赚钱。

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们要依赖画宝,相反,看着画宝做了这么多,他们心里都是十分愧疚十分心酸,要不是木家穷,哪需要一个小孩子这么费力挣钱?

这个晚上,木家人都睡得很安稳,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谁不高兴?

次日,画宝便待在了家里,木大一家子去卖烧烤。

而木家也果真信守了承诺,老顾客带两个新顾客,便能打九折。那生意又是比昨天好了很多,好在木家也多准备了一些肉,可就算是准备了五斤肉,也都不够用的,来买的顾客太多了,这也导致生意的暴火,并且,还顺便带起了刘婶的生意,让刘婶颇为感动。

“木家小子,可多亏了你们家,我这两天生意可真不错,连着两天都卖光了!”刘婶一脸喜色,连声道。

“您这么照顾画宝,还这么客气干啥,刘婶,我们画宝还想着要报答您呢,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帮咱们家卖烧烤,我们每天给您三十文的工钱,您也可以顺便卖自己的东西。”罗氏开口道。

刘婶差点眼泪都掉出来,这三十文对她来说,可算是救命的钱,她知道是木家在帮衬她,但她拒绝不了啊,自己生病的儿子还在家躺着,她也没必要矫情,说什么感恩的话,她说不来,但她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木家!

看着刘婶激动的样子,罗氏也是深有感触,画宝可真是个福娃娃,把福气带给了身边的每个人…

于是很快,这镇上就知道了,这木家的烧烤真是一绝,那滋味,让人尝了之后还想尝尝,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