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烧烤

画宝进了书房,发现这书房多了一个大屏幕,画宝坐在书桌前,只听见七七开口:“宿主可以开始选择课程了。”

画宝没有犹豫地就选择了中医学。她还是想早点给家里人看病,让他们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现在的她,对医学显然并不精通,是个外行人。

选好之后,只见大屏幕上弹出了一个人,全副武装,看上去很先进很严肃的样子。

七七开口解释:“宿主,这是科技星球编号1639号授课师,请宿主绑定课程。”

画宝按照提示绑定了课程之后,只见书桌侧面弹出了一个抽屉,里面放了五本书。

画宝眼神一亮,拿过了书,大致翻了翻,却翻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前三本书很厚很厚,画宝目测一本书有七八百面,说的全是药理常识,操作手法,里面还配有人体构造图等等。

但是这后两本,却记录了很多疑难杂症!很多药方,甚至是在画宝从前生活年代从来没出现过的!

这些药方,哪一个放在现代,那都是震惊世人的药方,可如今,却在自己手上。

画宝表示,运气太好了!

画宝根据提示预习了功课,然后便跟着授课师的视频,学习了起来。

但也没学多久,因为木家众人回来了。

吃了晚饭,木家几个孩子便随着画宝学习了起来。

朗朗读书声在这个家里显得尤为亲切。

这两日,木家也没能再找到何首乌,这种药材实际上并不常见。

而画宝,也没打算再去找,这些药材虽然来钱快,可是她觉得,以木家人的性子,这样得来的钱用着不踏实。

所以画宝又想出了新的赚钱大计。

薛氏这两天也在发愁,这何首乌找不到了,但这一家子的吃用都还要费钱,可这次盖房子,那挣来的一百七十两银子就去了大半。

这目前的吃穿用度是不愁,可是未来,迟早有花完的一天,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啊!

薛氏一边想着,一边给画宝煮了个鸡蛋。委屈啥也不能委屈孩子,画宝大病初愈,又小,身子骨正弱,该好好补补。

“画宝!来吃鸡蛋!”常氏正忙活着,瞥见了婆婆给画宝煮好的鸡蛋,帮忙喊了一声。

画宝跑了过来,开口对薛氏说:“奶奶,咱们以后全家人都要吃鸡蛋,每天早上吃一个!”

薛氏笑得皱纹都出来了,“好好好,知道我们画宝懂事,来,先把鸡蛋吃了。”

画宝无奈,开口道:“奶奶,就煮几个鸡蛋吧,费不了太多钱,吃好了才能有更多力气干活,身体好了比什么都重要!”

“这……”薛氏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后,薛氏还是拗不过画宝,去煮了很多鸡蛋,在画宝的注视下,自己也吃了一个。

画宝看了眼正在忙活的娘亲和常氏,便开口:“母亲,大娘,你们可不可以帮我买一些黄豆、盐巴、酒、油、姜和五花肉?另外,我还想上山一趟。”

薛氏眼神一亮,画宝莫不是又想出了什么赚钱的法子?虽然这些都不是便宜的东西,但薛氏知道,如果做成了,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利益。

常氏也是惊喜非常,开口道:“画宝你等等。我跟你娘把手上的活腾一腾,我叫你大哥陪你去山上。”

画宝点点头。

没过一会儿,木金便回来了。

却被自己的娘推了出门。

“快陪你妹妹去山上!”常氏开口道。

木金:“…”

说着,林氏和常氏便出门买东西去了。

而画宝,带着木金去摘了小茴香和八角回来。

在出门之前的前两天,画宝还画了烧烤架的模样,让钟木匠给做出来。

做完这一切,林氏常氏也回来了。看见这烧烤架的样子,疑惑地问:“这是做什么用的?”倒是没有问画宝要多少钱,这些日子与钟工匠相处,木家人与他也熟悉了一些,钟木匠也不会收她的钱,只是好奇这架子是做什么用的。

画宝嘿嘿一笑,教常氏把五花肉腌制了一番,用了八角、酒、姜,然后,画宝准备把小茴香捣碎,这玩意捣碎了之后差不多就是孜然粉了,香的很。

但是画宝力气小,只能让薛氏林氏帮忙。

过了小半个时辰,画宝才把五花肉拿出来,此时的香味,遮都遮不住,弄得连刚下完工来木家蹭饭的钟工匠都直咽口水。

“画宝,你这烧的啥,咋这么香呢?”钟工匠眼巴巴地望着。

这钟工匠也没啥别的爱好,从来都是只爱喝酒吃肉|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可像这么香的肉,却从来没闻过。也难怪钟工匠这么馋!

画宝笑眯眯地开口:“师父,这才刚开始呢,您别急,等会儿,那肉才香哩!”

钟工匠索性不走了,搬了个小凳坐在画宝旁边,巴巴地望着。

惹得木家人笑得不行。

钟工匠也不在意,摇头晃脑地开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不爱吃?”

不过木家人倒也是十分期待。

只见画宝拿出了肉,刷上了油,把炭火一开,顿时,滋滋响,那肉一阵喷香,这还没完,画宝烤了一会儿,又撒上了用小茴香做的孜然粉,别说钟工匠了,就是木莽这一向不重口腹之欲的,也感觉饿到了。

“画宝,这叫什么肉,可以吃吗?”钟工匠盯着那肉问道。

“师父,这是烧烤,当然可以吃,香的很呢!”画宝看着钟工匠,手下的动作却没停,刷一会儿油,再烤一会儿,可心疼坏了木家人。

“画宝呀,那油贵,你放的时候仔细着点啊。”林氏忍不住叮嘱道。

画宝笑了笑,却把油量减少了。

最后撒上一层孜然粉,画宝把烤出来的两串先分给了木莽和钟工匠。

钟工匠一拿到,便咬下了一口。

那在嘴里爆发!

木莽和钟工匠三两口便把肉串吃了个干净。

木莽也是眼神一亮,这肉被酒一泡,完全没了腥味,反而肉味纯正,再配上那孜然粉,真是味觉嗅觉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画宝接着烤,因为何首乌赚了钱,林氏常氏也没含糊,买了不少五花肉,但也就刚好够全家人一人吃一串。就这,还费了大把银子。

“好吃!好吃!”木马一边被烫着嘴,一边吃着,看得画宝一阵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