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后,老A的邀请函下发到了T师。

高城看着自己手里近三十份邀请函,气得直骂娘。

“死老特也忒不讲究了,啊!有他们这么干的吗?我们养几个尖子容易吗?这是想要一网打尽!不给底下人留活路了?”

旁边的营长劝道,“这只是邀请,战士们有权力拒绝的。”

“拒绝个大头鬼!咱们手底下人什么样,你不知道吗?上回那两个小老A来了那一手,下面都憋着火呢,有邀请函的要去,没收到的估计待会儿就得来找咱们了!”

营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里暗道,这怪谁啊,那两个小老A还不是你招来的,比试也是你提的,现在着急上火,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嘴里却是劝道,“人家说了,这次全师只要4个人,大部分人还是能留下的。”

高城一拍桌子,梗着脖子骂道,“说道这个我更生气!咱们的兵什么样?个顶个的都是好样的!他们就那么看不上?只要4个,寒碜谁呢?”

营长叹了口气,“你看看你,人家要你的人吧,你生气。人家不要你的人,你还生气。我是没办法了。”

说着拿起自己的帽子,“师部那里找我有事儿,这些邀请函你发下去吧。”

不管还在跳脚的高城,径直出了办公室。

高城瞪着桌上的邀请函,恨不得眼睛里能喷出火来,将其一把给烧了。

瞪了老半晌,才冲着门外叫到,“那个谁!小崔!”

高城的通讯员从旁边的值班室里跑了出来,“副营长,您叫我啊!”

高城抓起桌上的邀请函,一把塞到了他的怀里,“把这个发下去,告诉他们参不参加自行决定。”

“是!”通讯员应道。

“还有,告诉他们,没收到的也不用来找我,找我也没用。为啥没收到,让他们自己寻思去!”高城继续补充道。

“是!”

“行了,你去吧!”高城摆了摆手,让通讯员去发邀请函了。

通讯员走后,高城烦闷地抓起桌上的烟,点着狠狠地吸了一口。

“这都什么事儿啊!”

此时的高城却不知道,军区最大的那把锄头已经对着他手下最看好的连长,挥动起来了。他要是知道了,估计得更郁闷。

等到邀请函发下去之后,整个师侦营的士兵都在谈论老A的事。

甘小宁和马小帅两人窝在车里,也在谈。

甘小宁看看外边没人,把战车门带上,看着马小帅,“你去吗?”

马小帅说,“我想去!”

这两人比较着同一份师部命令,是分别收到的,他们仔细地比较着每一个字,似乎这样就能揣测出未知的将来。

甘小宁说,“我也想去。上次七连跟老A对抗的时候,你还没来。当时咱们被打了个一比八的战损,他们是真的狠。”

马小帅点了点头,“许班长和成班长他们在比武时露的拿一手,真是帅爆了。看见他们就想起打仗,我形容老A就这几个字。我也想像他们那样!”

甘小宁看着他乐了,“有志气!咱们虽说天天战车天天搂火,但是到底没见过过真打仗的时候是什么样儿的?”

马小帅有点不好意思,“我很逊。你们叫我高才生,虽然我现在当排长了,但是在短兵相接的军事技能上我真的比不过你们。”

甘小宁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我更逊。上次对抗我武装到牙齿,兴冲冲地冲进了树林,结果没跑几步就被老A给毙了。所以我更想去那里,他们纯粹。”

马小帅郑重地点头。

另一边702团,团部。

王庆瑞手里拿着一张邀请函看了一眼,然后叹息了一声,将其放到了桌子上。

抬头看向了对面站着的军官。

“你想好了嘛?真的要去?”

一身常服的伍六一,昂着头回到道,“报告团长!我想好了!”

“就算我打算重新组建七连,让你去当连长,你也要去?”王庆瑞问道。

伍六一听到王庆瑞的话,吃了一惊,“啥?重建七连?”

“是嘛!七连只是改编,又不是撤编,为什么不能重建呢?”王庆瑞反问道。

“上面决定要把七连改编成电子侦查营,配备地面作业车和无人侦查机,你也是军校毕业的,是个老侦察兵,如何把这些东西运用到实际的侦查任务中去,你也能快速掌握。再加上你是老七连出来的,我觉得你最合适。你再考虑一下?”

“团长,那新七连的人什么时候能到啊?”伍六一问道。

“新兵马上就来了,我们的计划是从新兵里挑选一些文化水平高的,补充进七连,然后再从电子营抽调一些骨干,设备会随着新兵一起来。时间不多了,你要考虑清楚。”王庆瑞继续说道。

“团长!不用考虑了,我留下重建钢七连!”伍六一坚定地回答道。

这有什么好选的,钢七连解散是他们老七连人心中永远的痛,现在有机会能够重建七连,有什么好犹豫的。

什么老A、老B的,那是他之前在警卫连待着太无聊了,天天待着白帽子到处纠察违纪的人,要不就是站岗执勤。想他堂堂穿甲弹,到了警卫连,连枪都没打过几回,早就憋坏了。

所以老A的邀请函一到,再加上比武时成|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才他们的刺激,他就迫不及待地来找王庆瑞要求参加了。

结果王庆瑞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他现在恨不得马上跑去接受新装备,什么邀请函?谁爱去谁去,反正他肯定是不会去的。

王庆瑞看着高兴地快跳脚的伍六一,拿起桌上的大茶杯子,悠哉哉地喝了一口。

铁路你个老小子,花招耍的是不错。

想挖老子的人,老子来个釜底抽薪,看你怎么办!